建設粵港澳大灣區 對標世界級城市群

  粵港澳大灣區協同發展起點相對較高,具有對標世界級城市群的底氣。圖為東莞市一家“無人工廠”的打磨機器手。資料圖

  文|中銀國際宏觀分析師 葉丙南、張婉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推動內地與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發揮港澳獨特優勢,提升其在國家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與功能。粵港澳大灣區地處中國南大門,毗鄰東南亞,是中國經濟最發達、最有活力的都市群之一。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的發展,有望崛起為輻射東南亞地區和中國南部經濟區的中心。

  風起青萍之末,建設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的想法由來已久。早在2010年的《粵港合作框架協議》中就已將建設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列為重點行動計劃。2015年,“一帶一路”國家戰略中進一步提出“充分發揮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福建平潭等開放合作區作用,深化與港澳台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發展規劃”,意味着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建設可能提速,未來有望成為繼長江經濟帶和京津冀一體化之後的國家區域經濟發展新戰略。

  三地優勢互補易於協同

  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的經濟基礎深厚,城市基礎設施相對完善。粵港澳地區語言相通,文化接近,經濟基礎良好,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完善,產業鏈完整。2015年,香港、澳門和珠三角地區的人均GDP分別為28萬元、33.4萬元和10.7萬元(人民幣,下同),而長三角和京津冀中經濟基礎最好的上海和北京的人均GDP分別為10.4萬元和10.6萬元。整體來看,粵港澳地區經濟發展階段相對較高,城市基礎設施相對完善,為粵港澳大灣區的互聯互通和深入融合積累了穩固的客觀條件。今年年底港珠澳大橋貫通,將極大地便利三地的交通網絡,粵港澳大灣區主要城市經濟將加速融合,生產和生活要素的流通將更為便利。

  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的產業協同優勢明顯,利於實現經濟一體化發展。粵港澳地區擁有相對深厚的區域經濟體量和獨特的產業優勢,粵港澳大灣區協同發展起點相對較高,具有對標世界級城市群的底氣。從發展定位來看,珠三角地區擁有密集和完整的製造業生產和供應鏈條,深圳地區更是互聯網企業和高新技術製造業企業的孵化器和集中地。香港的經濟結構以服務業為主,在旅遊、商貿、金融、教育、醫療等方面資源豐富。澳門整體的經濟體量在三者中相對較小,以旅遊、博彩和娛樂業見長。由於粵港澳的專長並不相同,同質化競爭的傾向相對較小,有利於發揮三地的獨特優勢,推動產業的發展與升級,完成資源的整合與優化,實現區域經濟的協同一體化發展。同時,粵港澳地區合作經驗豐富,市場化程度較高。從三地過去的發展來看,粵港澳地區在旅遊、商業、貿易、航運等領域已經積累了相當成熟的合作經驗。

  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建設與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相輔相成。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建設有助於通過三地互聯互通、互惠互利提升三地的整體實力,發揮三地在硬件製造、商務服務、財務融資、旅遊消費等領域的特長,更好地把握“一帶一路”發展機遇。

  做好頂層設計消除壁壘

  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發展需要對標國際一流灣區城市群。灣區城市群,是當前全球城市群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其中,紐約灣區、三藩市灣區和東京灣區,作為國際一流的灣區城市群,不僅經濟水平高度發達,而且通過吸納先進的管理理念、科技創新成果和人才資源,彙集和培育了大批高端產業,上述三大灣區城市群的世界500強企業數量超過100家,是全球頂級企業所在。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無論在經濟基礎還是地理條件上都具有成為世界一流灣區城市群的潛力,規劃定位應該立足於打造國際級大灣區。

  粵港澳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有賴於頂層設計規劃和協調機制的配合。雖然粵港澳三地的合作基礎和產業協同較好,但是我們也需要意識到三地法律體系、行政制度和監管政策等方面存在明顯差異,可能成為三地協同發展和區域融合中的制度瓶頸。在建設規劃中,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的發展需要做好頂層設計,在整體框架上提升三地協同發展的層次,最大化調動整合相關資源,促進要素資源跨地流動及最優化配置,同時要為三地合作提供足夠的政策實踐空間,鼓勵三地政府加快制度創新,消除行政壁壘,率先實現商事環境、要素市場和公共服務的協調統一,探索建立基礎設施、產業發展、商業服務、產權保護和人才儲備等多方面統一平台,調動市場主體尤其是企業家跨地經營積極性,促進三地產業協同融合,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灣區大市場。

  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的建設可以由點到面,逐步推進。在灣區城市群的規劃中,可以從三地現有優勢出發,以部分重點產業為推手,帶動整個區域的協調發展。歷史上,香港一度利用珠三角地區的勞動力優勢發展低端製造業,當前隨着內地經濟的轉型升級,這種傳統的合作方式可以進一步拓展至高端製造業。香港在研發、金融和商務服務等方面向內地企業“輸血”,內地企業通過轉型升級延伸反哺香港,延伸香港的產業鏈條,拓展香港發展空間。在金融領域,香港以傳統的金融業務見長,與深圳地區互聯網技術相結合,以科技金融的形式推進金融行業在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等領域的發展,從技術上實現金融行業的創新和迭代。

  香港宜把握髮展新機遇

  “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亞太航運中心和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具有得天獨厚競爭優勢,可以在大灣區城市群建設中發揮獨特作用。

  首先,在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的建設中,香港的競爭優勢有望得到進一步的發揮。香港具有“一國兩制”環境下背靠內地、面向全球的獨特優勢,是中國經濟圈的重要成員。香港是東西方文化的交融地,擁有與國際接軌的人才、技術和管理,是亞太地區跨國公司和國際金融機構重要聚集地,金融市場與國際金融體系融為一體,擁有完善的司法體系、規範的市場制度、先進的基礎設施、公正透明的監管環境以及較低的税率水平和交易成本。

  依靠上述比較優勢,香港作為內地與世界之間的橋樑,擔當內地跨境貿易、投融資和商務服務的平台,曾在內地改革開放進程中發揮了獨特作用。在灣區城市群的建設中,香港有望繼續發揮內地與世界“超級聯繫人”的作用,進一步發揮香港的競爭優勢,提升在國際貿易和金融服務中的地位。

  其次,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的建設有助於香港拓展經濟發展的新空間。近年來香港經濟面臨全球經濟環境嚴峻和國際金融競爭的雙重挑戰。香港是自由外向型經濟,經濟增長高度依賴貿易、金融、航運、旅遊、地產和專業服務,全球因素對香港經濟金融的影響遠大於香港內部因素。當前世界經濟政治的不確定性上升,“反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的思潮逐漸興起,美聯儲加息步伐逐漸加快,香港經濟金融市場面臨的外部不確定性上升。同時,國際金融格局也在動態演進,全球金融中心之間的競爭也日趨激烈。

  香港,既要面臨隨着資本帳户開放內地自貿區和金融中心的競爭,又要應對新加坡、倫敦等離岸人民幣市場快速發展。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的建設,有助於加快香港與內地經濟深度融合,以珠三角地區密集的產業鏈和深圳地區的科技創新為依託,發掘更廣闊的內地市場需求,通過深化與內地市場的互聯互通探索香港經濟發展的新空間。

  第三,粵港澳灣區城市群有助於改善香港的社會環境,延伸城市功能。當前香港面臨一定社會矛盾,例如房屋土地供應短缺、房價高企、人口老齡化問題較為嚴重,土地、勞動力等生產要素相對短缺,生活成本較高。當前香港就業市場結構性矛盾較為突出,一方面年輕的大學生就業困難,另一方面低端勞動力缺乏。粵港澳灣區城市群的建設,有助於降低三地的市場準入門檻,促進生產要素在三地的自由流動,還可以通過資源整合,一方面促進香港金融、服務業等領域的人才向外輸出,向珠三角地區提供技術人才,另一方面,珠三角地區勞動人口密集,也可以協助解決香港在人口老齡化趨勢下面臨的勞動力短缺問題。此外,三地還可以通過在教育、醫療、養老等方面的合作,優化資源,改善民生。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