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過去的自己致敬/游宇明

  人有三個自己:一是活在過去的,一是活在現在的,一是活在未來的。我們説“珍惜今天”,就是要做好後來的自己。然而,時間總是有連續性的,今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它要與昨天、前天發生種種關聯,無論昨天走過的路坎坷還是平坦,我們都應該有勇氣向過去的自己致敬。

  過去的幼稚值得致敬。人都是從穿開襠褲的時候走過來的,從只會發出動物般的叫聲,到可以一句一句地講話;從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行到兩腿能獨立行走,我們的肉體一步步從幼稚走向成熟。同樣,人的精神也是不斷成長的,從沒有主見到獨立決斷,從漫無目標到學會堅持,從心有旁騖到專心一念,都有一個過程。其實,幼稚本身就是一種自我教育。因為幼稚過,我們才懂得成熟的重要,才會想到以矯健的飛翔證明自己。

  過去的風雨值得致敬。一個人如果總是生活在晴天下,他就不知道風會吹得他感冒,雨會淋得他沉重。只有經過風雨,趟過泥水,歷過險灘,懂得了人世的艱難,也才會想到必須培養自己的智慧、眼光、毅力、耐心。   曾國藩當年做京官時,是個愣頭青,遇事總愛捅馬蜂窩,後來辦湘軍時學乖了,該堅持的依然堅持,但做事會考慮別人的感受,結果,底線守住了,事情也做得非常圓滿,因為善於薦人,一時之間天下督撫湘軍佔了三分之一,還曾贏得尊重人才的美譽。不難設想,如果曾國藩不知向過去的風雨致敬,他後來還會有如此的作為嗎?

  過去的榮耀值得致敬。所謂榮耀,指的是一個人在生活、事業等等方面獲得的好聲名。一個人能在某個時段獲得榮譽,只要沒有使用吹吹拍拍、弄虛作假的手段,總是值得我們自豪的。我們自然不能躺在過去的功勞上睡大覺,也不能老是覺得自己是高山,別人是小土包,但將榮耀視作對自己付出的補償,視作對未來人生的一種激勵,沒有什麼不對。向過去的榮耀致敬,本質上就是不忘初心,以便未來抵達新的高度。

  過去的執着值得致敬。人生一世,不可能沒有自己喜歡的東西。我喜歡交朋友,我的朋友就是愛好各異的,有喜歡讀書的,有熱愛旅遊的,有痴迷文學創作的,有鍾情釣魚的……我覺得只要一個人的執着不損害他人的利益,不違背社會的公序良俗,都是值得尊重的。就像我自己,現在有人將所謂“作家”的頭銜加給我,但我二十多歲的時候特別喜歡看電影,幾乎逢新必往,那段經歷對我的文學創作其實並沒有多少促進,但我從不後悔有過那麼一種時候。原因很簡單:那時我一個人生活在這座城市,正是那些或者幽默或者嚴肅的電影,撫慰了我的孤獨歲月。

  要向過去的自己致敬,必須使自己的今天變得強大。只有今天強大了,過去的幼稚、風雨才不會使我們喪失前行的勇氣,過去的榮耀、執着才不會讓我們陷入懷舊的泥沼。致敬過去,絕非為了就此止步,而是為了讓今天的前行更加矯健、更加理直氣壯。

  人畢竟是為今天和明天活着的。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