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韓國家族企業/延靜

  二十五年前,我奉命赴韓國履新,最讓我吃驚的是,韓國排列前十名大企業產值的總和,竟佔國民經濟總產值的百分之六十。由此我對這些大企業,特別是對大企業的會長(即董事長),不能不刮目相看。

  我剛到漢城(現首爾)不久,大企業會長希望與我見面的信件、傳真就雪片似地飛來。我在忙於公務的同時,儘可能抽出時間,與他們相見。我先後見到當時的現代集團會長鄭周永、大宇集團會長金宇中、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鮮京集團會長崔鍾賢等,與他們交談,介紹中國改革開放情況,了解韓國經濟情況,並一起共同進餐。這些大老闆接待我的地方都十分講究,鄭周永與我交談是在一個私家花園裏,金宇中是在他夫人開辦的酒店樓上專門辦公的客廳,李健熙則是在他居住、辦公的獨門獨户的院落。無論交談還是進餐,左右總有侍從服侍,端水上菜,萬無一失。

  不過,這些大企業老闆,也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在艱苦創業過程中,吃盡了人間之苦。現代集團誕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由鄭周永白手起家,最初只是一個小小的汽車修理店,後來經過幾十年千辛萬苦的奮鬥,才發展成為韓國首屈一指的大企業,集汽車、造船、重工於一身。

  大宇集團創業于上世紀三十年代,但後來居上,創造了驚人的業績。金宇中的綽號是“不知疲倦的人”,他一年中有一半以上時間遊走在國外,尋找商機和資源;在國內也經常身着工作服,深入生產第一線。他曾幾次宴請我,都是前一天剛從國外回來,之後一兩天又將出國。韓國大企業的不俗成果,是這些創業者用艱辛和汗水換來的。

  韓國家族企業的發展,成了這個國家經濟發展的頂樑柱。但是,第一代創業者過世後,因各種原因,這些企業開始走向衰敗。鄭周永二〇〇三年去世後,他的幾個兒子在繼承問題上發生糾葛,企業集團解體,一個兒子跳樓自殺,另一個兒子繼承了現代汽車,但也不如當年紅火。曾經排名韓國企業之首的現代集團,輝煌時期已經過去。大宇集團更慘,負債累累,資不抵債,早在十幾年前就宣佈破產。金宇中因向海外轉移資產,觸犯法律,被迫逃到海外生活了幾年。三星集團過去幾年雖發展比較順利,但現在李健熙已重病卧牀,他的兒子李在鎔又因捲入賄賂醜聞而被拘捕,三星集團也處於解體邊緣。韓國大企業集團的排名順序,這些年發生很大變化,在國民經濟總產值中的比重也有所下降。

  這次樂天集團為部署“薩德”讓出星州高爾夫球場,為人所不齒。樂天集團會長辛格浩我也曾見過,他在自己開辦的酒店中一間豪華的辦公室見我,風光一時。當時他已年過六旬,現在算來九十幾歲了。

  他的兒子辛東彬早就接管樂天集團,因擔心在中國的上百家門店受到影響,曾一度推遲簽署讓地協議,但最終還是作了錯誤決定。傳聞樂天集團也捲入賄賂風波,可能受到司法制裁,讓地背後是否有何“交易”,就不得而知了。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