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説天上掉不下餡餅/陳來元

  “天上掉不下餡餅來”,這是人們常掛在口頭邊兒上的一句話。長期來,我對此話也奉為至理名言,深信不疑。但我獲知我朋友家遇拆遷得到優厚補償的有關情況後,隨即改變了看法,因為我發現餡餅還真的會從天上掉下來。

  我有個年輕朋友,他母親是個老北京,在京城某地有座舊宅。十多年前,他家遇到房屋拆遷,拆遷部門在北京市中心的花市這塊黃金地段補償他母親一套約八十平方米的公寓房。兩三年後,新樓完工,房子交付使用。於是,我的這位年輕朋友辦理了婚事,搬進這套房子里居住,一家人喜氣洋洋。

  一晃五、六年過去,到了二〇一三年,我朋友的孩子都上了幼稚園中班,一家人早把當年拆遷的事給忘了。但就在這時,一條特大喜訊傳到了他家。原來是拆遷部門通知他母親,説他們當初給她的拆遷補償給少了,現在落實政策,他母親可用三十多萬元從拆遷部門在北京三環以內某個地方購買各七、八十平方米的兩套房子,總面積為一百五十多平方米。先前是得到了一套八十平方米左右的補償房,現在又可以用象徵性的特低價格購買兩套各七、八十平方米的政策房。難怪有人説,他們家房屋拆遷獲得的補償,是“買得少,饒得多”。

  在北京三環以內,總面積一百五十多平方米的兩套房子,少説點也值個千兒八百萬元的。這對月薪一般才幾千元的普通北京市民來説意味着什麼,我想就不必多説了。但這樣的好事、天大的喜事卻愣是給我這位朋友家遇上了,真是名副其實的喜從天降。他父親高興地説:“誰説天上掉不下餡餅?這兩塊大餡餅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砸到我們家頭上來了?”他們家的親朋在為他們家感到高興的同時,都深有感觸地説:“北京在處理百姓房屋拆遷問題上執行政策確實是很認真的,對被拆遷户也是十分優惠的。”

  還有一個沒有拆遷成的例子,從另一個側面也反映了北京有關部門是認真執行拆遷政策的。

  從北京北二環小街橋向北約二百米的和平里東街馬路東側,有幾間破破爛爛的窩棚橫在馬路人行道和路東的高樓之間,與其周圍滿眼都是綠地樹牆的優美環境形成巨大的反差。它雖然沒有妨礙市政交通,但嚴重影響到這一片街區的市容。

  這幾間窩棚據説是許多年前當地搞市政工程建設時,施工部門為民工臨時搭起的工棚。工程完成後,工棚沒有被及時拆掉,有民工就繼續在裏面長期住了下來。由於它的存在和建設美麗首都的要求很不相符,據説有關部門早想把它拆掉。特別是為了迎接二〇〇八年北京奧運會,需要讓北京的市容煥然一新,拆除這幾間破棚子本是順理成章的事。但這幾間窩棚是歷史遺留下來的產物,要拆除它談何容易,結果是,舉辦奧運會的強勁東風也沒有能夠吹掉它屋頂上的一塊油毛氈。據説,主要困難在於住户對拆遷的補償要求偏高,而有關部門根據政策規定卻滿足不了對方的補償要求,故只能不拆。至今,這幾間窩棚仍在,主人仍在裏面居住。

  以前,我時不時地也聽到過關於有的地方強制拆遷的消息,但卻從未聽説過北京有這樣的情況。北京和平里東街邊上的那幾間窩棚迄今仍毫髮無損地立在那兒,以事實説明北京有關部門執行拆遷政策是好的,只要被拆遷户不同意,他們不會對其房子予以強行拆除。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