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女作家的義舉/陸琴華

  抗日戰爭初期,毛澤東見到丁玲直言不諱地説:“你能不能幫我弄到一部《昭明文選》?”《昭明文選》是中國現存的最早一部詩文總集,由南朝梁武帝的長子蕭統組織文人共同編選,這部詩文總集僅用三十卷的篇幅就大體上包羅了先秦至梁代初葉的重要作品,反映了各種文體發展的輪廓,為後人研究這七八百年的文學史保存了重要的資料。這對一位終身離不開書的毛澤東來説,自然也是對這部書情有獨鍾,倍加仰慕。

  一九一八年八月,毛澤東開始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做圖書管理員時,在北京大學圖書館見過《昭明文選》,只是北京大學的書太多,他還一時沒有騰出手來閲讀《昭明文選》。一九一九年四月,毛澤東離開北京來到長沙主編《湘江評論》,開始從事革命活動,錯過了研讀《昭明文選》這部書的機會。

  丁玲是左翼作家聯盟成員之一,曾經出任左聯機關刊物《北斗》主編及左聯黨團書記,成為魯迅旗下一位具有影響的左翼作家。在編輯雜誌和創作的過程中先後認識了不少知名人士,左聯的有柔石、魯迅等。新月派的有徐志摩、梁實秋等,更有像宋慶齡和蔡元培這樣的社會活動家。

  一九三三年五月,丁玲被國民黨特務綁架,拘禁在南京。後來在宋慶齡、蔡元培、魯迅、羅曼·羅蘭等國內外著名人士抗議和營救之下,丁玲於一九三六年九月逃離南京,來到陝北。説真的,那個時候的丁玲已經成為到達中央蘇區的第一位知名作家了,令很多人刮目相看,自然毛澤東也不例外。當丁玲得知毛澤東拜託她弄一部《昭明文選》時,一時也很為難,表示無能為力。不過,丁玲把這事記在心上,暗暗發誓一定要幫毛澤東弄到一部《昭明文選》。

  丁玲不僅僅跟毛澤東是同鄉,同屬湖南人,而且跟毛澤東的革命伴侶楊開慧是同班同學。兩人同學期間,丁玲抱負遠大,敢於衝破封建習俗站在時代的前列。楊開慧更是把生命置諸度外,以救國為己任。共同的革命理想讓她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一九三〇年十月,楊開慧在板倉被軍閥何鍵抓捕,不久在長沙被軍閥殺害。丁玲悲憤之餘,更對毛澤東產生了敬仰之情。記得丁玲在後來的一篇文章裏寫到:“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時期給我的印象是一個最能平等待人的黨的領導人,他總能吸引你在他的面前無拘無束地暢所欲言,把自己的心裏話坦率地傾吐出來。你不必擔心什麼,也不會把他當成一個指揮千軍萬馬、神聖不可侵犯的最高領袖、統帥、舵手或什麼的。他卻有一種禮賢下士的風度,既談笑風生,又常常一語中的,使人信服。”所以只要有時間,有機會,丁玲都會設法替毛澤東購買《昭明文選》,結果都未能如願。不過,丁玲沒有灰心,仍是一如既往地替毛澤東想辦法。

  丁玲被國民黨軟禁在南京時,結識了一位女性。這位女性不是別人,正是桐城派後裔─方令孺。方令孺是我國現代著名散文作家和女詩人。一九二三年方令孺留學美國,在華盛頓州立大學和威斯康星大學讀書。一九二九年回國後,在青島大學執教,跟楊振聲、聞一多等人非常熟悉,由於經常在一起聚會喝酒,方令孺還被梁實秋譽為“酒中八仙”之一。丁玲在南京的艱難處境引起了已經回到南京的方令孺的關注和同情,常常前去探望丁玲,或隔一個月,或隔兩個月。一開始丁玲對方令孺的到來還懷有戒備之心,不願與她説什麼,可是時間一長,丁玲覺得方令孺是“無害的,便逐漸放寬了心。”

  一九三六年,丁玲和中國共產黨取得了聯繫,就把方令孺在南京的家作為黨跟丁玲聯絡的地點。當方令孺從丁玲口中得知毛澤東要丁玲幫他弄到一部《昭明文選》時,就慷慨解囊替丁玲買了一部《昭明文選》,郵寄給在延安的丁玲。方令孺的義舉了卻了丁玲的心願,也圓了毛澤東擁有《昭明文選》的夢。丁玲動情地説:“她特地買了這部書給我,我們從來都沒有人説過,只是悄悄地高興為別人盡了一點力。”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