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與大公副刊

  晚年的沈從文。作者供圖

  文|馬承鈞

  去天津探親,閒來逛街,在和平路四面鐘附近見到一幢淺色兩層日式舊樓,表弟指指道:“那是《大公報》舊址,看看吧。”我們走近,藍色門牌標註“和平路169號附1號”,牆上有塊漢白玉匾牌,上書“大公報舊址”,下注:“《大公報》由天主教徒英斂之於一九〇二年創辦,最初設在法租界,一九〇六年遷於此處……”表弟説,這是前些年掛上的天津市知名文物建築保護標誌牌。我圍着這棟老房子仔細察看,想從這幢飽經滄桑的舊樓尋找些早已消逝的歷史煙雲來。

  《大公報》是世界著名華文報紙,也是天津引以自豪的文化品牌。表弟説,一九五七年報社遷往北京,將此樓捐給國家,《大公報》在此度過半個世紀的輝煌歲月,培養出包括范長江在內的諸多名記和報人。

  天津《大公報》舊址。作者供圖

  一九〇二年六月,天主教首領英斂之在津創辦《大公報》,涵義“忘己之為大,無私之謂公”。一九二六年天津鹽業銀行經理吳鼎昌接管,與胡政之、張季鸞續刊《大公報》,宗旨為“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純民營報紙。抗戰期間,《大公報》有天津、上海兩個版外,又先後增出了香港、漢口、重慶、桂林四個版。“七七”事變後天津《大公報》總部停刊,抗戰勝利後復刊。作為中國現存發行週期最長的百年老報,曾榮膺美國密蘇里新聞獎,成為進入聯合國的中文報紙。

  極左時期,天津眾多“小洋樓”頻遭非議,《大公報》舊址也被詬病。天津歷屆領導否定了這些非議,認為《大公報》乃世界著名媒體,也是天津一塊文化品牌,著名作家馮驥才力挺舊址保留,時任市委書記李瑞環和後任領導張立昌、戴相龍等人也指示要妥善保護,舊址遂被定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供人遊覽瞻仰。二〇〇二年六月,《大公報》百年慶典之際,時任《大公報》總編輯楊祖坤曾來舊址尋根。

  説起《大公報》,不能不提著名報人費彝民先生。費彝民曾任天津《大公報》駐遼寧記者和上海《大公報》副經理兼社評委員,一九四八年赴港籌備《大公報》復刊工作,一九五二年至一九八八年任香港《大公報》社長,長達三十六年。他以撰寫社評著稱,解放後歷任全國政協常委和全國人大常委,還是第七屆全國人大法制委副主委、全國記協副主席和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委,對處理港島事務、增進國際交流、香港迴歸和反對“港獨”等卓有建樹,還協助華羅庚、馬師曾、紅線女、馬連良、容國團等人返回內地。

  作為無黨派愛國民主人士,費彝民頗受中央領導重視,周恩來總理曾五十餘次會見他,一九五八年周對費説,《大公報》有三點歷史貢獻:一是它的愛國熱情,二是它的堅持抗日,三是它為新聞界文學界培養了大量精英。其中包括張季鸞、胡政之、王芸生、范長江、楊振聲、楊剛、彭子岡、徐盈、蕭幹、黃永玉、金庸、梁羽生等等,影響最大者之一屬沈從文。

  行伍出身的沈從文經歷坎坷,雖然只讀過幾年小學,卻早早顯露出文學天才。一九三三年,已經小有名氣的沈從文滿懷“文學報國”的夙願加盟《大公報》副刊,開始他的報人生涯。此時《大公報》已有《文學副刊》和《小公園》兩個副刊,沈從文接編 《文學副刊》並將之易名為《文藝副刊》,主筆是大名鼎鼎的吳宓教授。沈從文堅持獨立自主的辦報思想和理念,注重文學作品的藝術個性和嚴肅性。他不拘一格降人才,打破傳統的文人相輕和條條框框,為《大公報》副刊帶來一股清新之風。

  沈從文與妻子張兆和。資料圖

  當年九月,沈從文與小他八歲的江南名媛張兆和在京喜結良緣。京華有大批文壇名流,沈從文力挺“京派文學”,使俞平伯、周作人、朱自清、林徽因、朱光潛、金嶽霖、蘆焚、凌叔華、汪曾祺等人成了他的作家群。他堅持的“論政而不參政、經營不為贏利”辦報理念與京派作家文學主張一拍即合,他們心照不宣用人性論對抗階級論,時而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時而行走在文化邊緣地帶,使大公副刊呈現百花齊放的局面。他把關嚴格,既重內容、也重藝術;在刊發小説、散文、詩歌的同時,又兼顧文藝評論和外國文學,使大公副刊在眾多報刊中脱穎而出,成為叫響全國的文學園地。

  一九三五年沈從文出任副刊主編。他反對遊戲人生、自我消遣的“白相文學”,也反對虛張聲勢的“宣傳文學”。同年,《文藝副刊》與《小公園》合併為《大公報·文藝》,由沈從文主編。他還推薦甫從燕京新聞系畢業的蕭幹來副刊工作。沈從文還很注重提攜後進、培養“文青”。除了認真仔細約稿、審稿和編稿,他還不惜工本為青年作者改稿、寫信,組織各種文學沙龍,與青年作者加強交流,鼓勵他們積極進取。他在《記胡也頻》文中説:“我明白那些初次拿來習作的人的靦腆,我明白他們謙卑的感情,我願同一切在沉默下努力的朋友握手了。我還願意給他們‘自信’的機會,每一個在井中向群星望着的人,他們都得有一種自信。”一九三六年九月,《大公報》設立“文藝獎金”,沈從文擔任評判委員,隆重推出三位獲獎新人蘆焚、曹禺、何其方,還為曹禺獲獎作品《日出》撰寫《偉大的收穫》的評論登在“大公園”副刊上。

  掌管大公副刊幾年間,沈從文以滿腔熱忱擁抱生活,用文學揭示人性之美,形成了自己獨特的美學理念,也成為作家兼編輯家的雙棲文人。他為大公副刊的發展與繁榮做出傑出貢獻,大公副刊也成就了他的文學夢想,掀開他文學創作黃金期,成名作《邊城》就是此時完成,這部小説也奠定他在中國現代文壇重要地位。晚年,每每憶起《大公報》生涯,沈老總是感慨萬千,滿是感恩。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