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轍巧解兄長詩/陸琴華

  宋神宗元豐七年,即一〇八四年三月,被貶謫在黃州的蘇軾突然接到朝廷調他到汝州任職的命令,於是攜妻挈子,風雨兼程趕往京城─開封準備謝恩。那個時候的蘇軾已經有自己的打算,很想找個“老年退隱之地”,安度餘生,就在趕往京城的過程中給皇帝上書,表達自己的這一想法。到達揚州時,皇帝允許他常州定居的消息傳來,蘇軾喜出望外,手舞足蹈,就在一個寺廟的牆壁上一口氣寫了三首詩。其中第三首是這樣寫的:“此生已覺都無事,今歲仍逢大有年。山寺歸來聞好語,野花啼鳥亦欣然。”

  蘇軾來到京城了,在太皇太后的佑護下,他于元豐八年十二月中旬還是在朝中任職了,不得不放棄他的“老年退隱之地”的想法,他的那三首詩也就被蘇軾扔到了腦勺後。到了京城的蘇軾,又開始成為他的政敵眼中釘肉中刺,政敵開始不安分起來,一個個挖空心思,絞盡腦汁,尋找一切機會,創造一切條件,挖地三尺羅織罪名來攻擊他和陷害他。哲宗元佑六年,即一〇九一年,蘇軾五年前在揚州一寺院牆壁上題的那三首詩傳到了政敵的手裏,政敵大做文章,捕風捉影,上綱上線,一下子成了陷害蘇軾又一新的證據。以第三首詩為例,詩中的“聞好語”政敵認為那是蘇軾對先皇神宗的大不敬,是對先皇神宗駕崩的幸災樂禍。據史料記載,宋神宗是在元豐七年,即一〇八四年三月五日去世的,蘇軾這三首詩則寫于這一年的五月一日。儘管蘇軾三首詩説的是自己的歡樂,也就是説他在尋找安居之地徒然無功之後,欣聞以退休林泉以度日的事。可是那仍然屬於國喪期間啊。也就是説蘇軾這三首詩,尤其是第三首成了他的政敵彈劾他最嚴重的理由。這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那個時候,也就是宋哲宗元佑元年(一〇八六年)蘇軾的弟弟蘇轍也由外地任職回到京城,先是出任御史中丞,第二年出任尚書右丞。眼看兄長又要落入政敵的虎口,蘇轍心急如焚,真如熱鍋上的螞蟻,想為兄長所想,急為兄長所急,毅然決然地來到太皇太后那兒為兄長蘇軾做證。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蘇軾題在寺院牆壁上的那三首詩在政敵的眼裏就是對先皇“大不敬”的罪證,蘇軾在政敵的眼裏也就成了“忘恩負義于先王的臣子”。蘇轍呢?則是這樣認為的:“這一年三月,兄長在南京,一定聽到了先皇駕崩的消息,心情跟其他人一樣萬分沉痛,如喪考妣,絕不會在五十六天之後才在揚州聽見。”蘇轍進一步解釋,“‘好語’指的是兄長下山時,聽到農人談到英明的幼主登基,十分歡喜。”聚蚊成雷,秋雨沉舟。太皇太后點頭稱是,蘇軾才躲過這一劫。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