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餘再生 租貴缺地難立足

  圖:梁培煇畢業後一直從事廢物再生工作

  上期本報探討了廚餘科研在港的發展,今期我們再走訪廚餘再生行業,當堆填區爆滿問題迫在眉睫,而近年“化廢為寶”的概念漸成市民關心的議題,在這社會氛圍下,業界發展又是否吃香﹖有行內人士指行業被市民排擠,難以在市區立足。同時又面對運輸成本上升、租金高昂等問題,變相削減經營者收入。在無利可圖下,出現惡性循環,窒礙廚餘再生行業發展。

  據資料,本港登記從事回收的公司多逾2000間,當中不足10間公司涉獵廚餘再生,數據反映廚餘再生行業在港未算普及。有回收公司人員向本報透露,從事廚餘再生需要有一個固定地方去儲存或放置廚餘,又要配備生產線,但鮮有業主願意提供長期租約。萬一斷租,生產設備或會化為烏有,如此高風險投資,不是人人願意冒險。

    耗三年覓地辦再生中心

  本港廚餘再生行業先驅之一的倪漢順,在2011年成立“香港有機資源再生中心”,現時中心可將廚餘生產成肥料、禽畜飼料等等。倪漢順坦言當日花了三年時間,才在上水金錢村找到地方,願意租給公司從事再生行業:“有不少人將廚餘再生當成收垃圾,反對租出地方予公司,近住宅拒租、工廠嫌污糟拒租,我幾乎走遍全港才在隔涉的金錢村找到地方。”

  倪漢順稱,再生行業屬長線投資,當日成立中心,進行土地平整、配置儀器、設立工場等工作就花上兩年時間,其間只有支出沒有回報。但本港業主大都傾向提供短期租約,增加業內的經營風險,一旦業主決定不續租,甚至突然被斷租,數以十萬計的基建投資就會化為烏有。投資風險實在太大,更難吸引人從事再生行業。

  他又表示,中心現時最大開銷是運輸費,佔營運成本50%,經營成本高昂削弱了回報率,低迴報率就更難以吸引投資者去發展再生行業,無人投資下再生行業自然難以蓬勃發展。

  在港經營廚餘再生行業不易,但仍有加國迴流大學生投身入行創業。在加拿大讀畢化學與環境工程學的梁培煇,在2015年1月開始研究把豆品廠的廚餘“豆渣”再造成貓砂。他稱,畢業後一直從事廢物再生工作,過去曾成功研發以建築廢木加工變成貓砂,但他也要花半年時間才找出以豆渣造貓砂的配方,其間自己毫無收入,依賴積蓄生活及進行研究。

  沒出路難吸引人才入行

  “其實我已十分幸運,找到低廉租金的場地,又遇到有心人免費提供豆渣,節省不少開支,否則面對高昂的經營成本,根本難以支撐至產品研製成功,豆渣貓砂大有可能胎死腹中。”梁培煇稱:“最初本來與一名拍檔合作,雖然豆渣貓砂目前已開拓出銷路,但對方考慮到收入微薄,憂慮到個人生計問題,目前已淡出貓砂生意。”

  梁培煇表示,本港商界大都把廢物再生工作看待成慈善項目,不會從發展產業的角度作出投資。現今仍從事廚餘再生業的公司寥寥可數,難以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很多掌握廢物再生科技的人才見行業沒出路,寧願投身其他工作,像他能夠成功創業的僅屬極少數例子。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