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倫前塵往事湧心頭

  圖:史提夫加倫相隔十九年再次踏足九龍仔公園,往時飛機在近距離掠過的場面不復再  大公報記者李恆基攝

  大公報記者 李恆基

  19年前,只有23歲的史提夫加倫在離開內地球壇、回英國之前在香港逗留了三星期,並且短暫效力老牌足球勁旅愉園,“鐵鳥”在九龍仔公園上空呼嘯而過成為了他對香港的記憶。週四以港超足球隊香港飛馬新任主帥身份再次踏足九龍仔,前塵往事湧上心頭,在認識卻又陌生的香港,他展開了足球生涯的新篇章。

  飛機頭上掠過很有趣

  “我記得當年在香港練波,隊友們突然會用手塞住耳朵,原來飛機會在極近距離掠過,這場面當時我從未見過的,感到很有趣。”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加倫雀躍地説起年輕時在香港的經歷,那是啟德機場還未關閉的年代,當年在英國與球隊約滿的加倫到了內地效力甲B(現為中甲)球隊佛山,回家前在港逗留三週並加盟愉園並在總督杯決賽擔任後備。儘管人生路不熟,每日只是帶着揹包由宿舍到球場再回宿舍,但這段時光已讓加倫興奮不已。“我16歲投身職業足球,那次是我第一次拿起揹包出走、去看外面的世界,感覺自己的生命是有所改變。”他説。

  球季結束後,返回英國的加倫獲愉園開出新合約,同時也獲昆士柏流浪予以兼職U12教練的工作,權衡之下他選了後者,那時,他只獲得了一年3000英鎊(現約30500港元)的報酬。“起初我還以為是33000英鎊,不幸地只有3000英鎊,這不是高收入,但重點不在於錢多還是少,而是經驗、成長和邁向成功的機會。”在昆流的19年間,加倫執教過少年隊、青年隊、U21隊以至晉升為一隊教練,直至今年初離任。

  “我在昆流青訓出身,自小也是該隊球迷,我從沒有一刻想過自己會重返香港球壇,也許是時候在事業上有新方向了。”再次踏足九龍仔公園球場,身後那座格仔山往時用以引導飛機降落的“紅白格”圖案早已褪色,愉園降至丙組也讓加倫感到惋惜。多年來在昆流學懂了工作要勤懇更要精明的加倫,在執教球隊方面重視與球員溝通,他説:“年輕球員總是透過手機 溝通,我會鼓勵他們多點説話,也會跟他們在場邊散步、閒談,不會只是一本正經地開會。我喜歡跟年輕人共事,也希望執教昆流青年隊時連續五年入決賽的經歷在香港延續吧。”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