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香江:何韻詩以政治綁架商業合作必然失敗\陳光南

  何韻詩被Lancome蘭蔻取消其演唱會,她發表聲明,譴責Lancome蘭蔻法國總公司的做法,並“聲大夾惡”要公開交代原因,宣稱“我們從來不是獨立個體”云云。接?極端勢力和電台的名嘴威脅要在香港發動杯葛Lancome的化粧品。何韻詩發出號召説“不如將憤怒轉化成更實際的動力,用行動支持仍願意站出來的有種客户,用行動展示香港人團結不畏懼霸凌的實力”。何韻詩“發爛渣”及其之後的種種言行表現,説明了她並非是一般的藝人,而是企圖用政治綁架商業合約的政客。

  何韻詩何許人?她真的是一個簡單的歌手?事實上,她是一個十足的“政客”,只不過是以一“歌手”、“藝人”的頭銜包裝,本身實有?巨大的政治野心。去年更一度傳出她有意參選立法會。為什麼她有如此大的能耐?2014年,她全身參與非法“佔領中環”;2015年鼓吹排外“本土”;2016年,又“拜見”“藏獨”頭目達賴喇嘛。因此,她比現在立法會那麼多反對派還要“反中”;兩年前她亦成反對派新媒體“立場新聞”的董事,與鼓吹“公投自決”的公民黨吳靄儀、“港獨”爛筆文人練乙錚一同共事。

  表面“歌手” 實似“政客”

  何韻詩指摘Lancome法國總公司,取消演唱會之決定,“嚴重誤導大眾及影響其聲譽”,令其“受到了莫名其妙的懲罰”,“企業除了有營利追求,也有道德責任”,因此,她號召“這不是我個人層面上的事情,而是整個世界價值觀的嚴重扭曲”。所以,何韻詩挑動要對Lancome法國總公司採取行動,其名下的網站立即發出了抵制Lancome化粧品的活動。

  這種言行已經不是一個正常歌手的手段,是“買你怕”,運用政治綁架這家化粧品公司,意圖發動杯葛行動,去向國際投資者發出一個極壞的資訊:香港什麼事情都可以被政治化。一些演藝人披上了政治的外衣,如果雙方有了合作的關係,例如贊助一場音樂會,那麼,政治藝人就可以“上牀牽被?”,在網上炫耀自己獲得了什麼商品的代言人地位,暗示自己是和外國公司有合作關係,外國商家絕對不可以發表聲明澄清這個藝人並不是代言人,更不能取消音樂會,否則,她可以利用自己名下的網站,發起抹黑行動,利用網民號召杯葛購買有關的外國品牌,並且要外國公司賠上名譽損失,弄到你雞毛鴨血,損失慘重。

  蘭蔻安排的音樂會原定於6月19日在其新開設的香港上環分店舉行。擁有加拿大國籍的何韻詩于6月2日在其Facebook專頁上宣傳了蘭蔻的這場演出,引起了內地網民的批評。這當然引起了法國蘭蔻公司的憂慮,因為何韻詩大力支持“港獨”和“藏獨”,必然影響到蘭蔻在13億人的中國市場的開拓。所以,蘭蔻急急忙忙出來澄清何韻詩並不是“代言人”,並且宣布其演出取消。原來,這樣做也犯了何韻詩的“天條”,被扣上了“向中共屈服”的帽子,實行要將公司鬥垮鬥臭。試問,如此使用政治綁架商業合作,不允許外國商家澄清“不是代言人”,也不允許取消在自己商場舉行的演唱會,把自己化裝成為“自由和正義”的代表,把外國公司妖魔化,今後還會有外國商業公司敢聘請香港的政治藝人嗎?

  口叫“自由” 卻要“杯葛”

  一粒老鼠屎,搞壞了一煲粥,影響了香港演藝界的聲譽。香港實行了商業自由運作,在法例的許可下,公司可以解僱僱員,可以中止商業合作的合約,可以取消宣傳計劃,這就是商業自由的精髓所在,也是香港在全球最有競爭力的城市排第一的元素。何韻詩把自己扮演成為“香港自由”的化身,説香港是“自由社會”,她“要堅守自由”,但是,外國商業公司什麼自由也沒有,只有她不準外國公司停止合作的“自由”,有發動港人制裁外國公司的“自由”。

  何韻詩其實是舢舨冒充航空母艦,自我作大,企圖以杯葛嚇唬法國化粧品公司。但是,其網上的自白卻出賣了何韻詩的實力,她在自己的網頁上也嘲笑自己是“做了一輪無業者”,“沒有機會做歌女”。何韻詩挑戰和惡搞國際品牌,違反香港藝員的專業道德,也違反了遵守香港法律的價值觀,違反國際潮流,違反商業自由的原則,“杯葛”云云,一定以失敗告終。以後國際品牌,如果要找代言人,看到了何韻詩發爛渣個樣的示範表演,都會“見過鬼怕黑”,外國公司對和“港獨”組織沾親帶故一類的藝人,都會避之則吉,何韻詩如此喜歡搞政治,不如長期做政客好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