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管理、績效提升與大學管治\莫家豪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於三月底發表了《香港教資會資助高等教育院校的管治》報告。有關報告建議,本港資助高等院校建立一個有系統的風險管理制度,並按期作出評估及跟進,以防大學無論在財務及聲譽上面對受損的風險,並倡議校董會制定風險管控表,最少每年檢討一次,如能增加檢討次數,則更理想。

  教資會指出,近年在推動大學國際化、促進知識轉移、提升院校排名等策略之際,本港高等院校對風險管理意識有所提升。倘若院校未能識別對風險的管理,院校的聲譽可於頃刻之間受損,而學生、校友、管理層及教職員亦隨即受到影響,倘大學的聲譽江河日下,該校學生及校友的學歷便會被看低,不復他們一向所認為般具有價值。因此,院校要有系統地建立風險管理制度,對其財務、聲譽、學術水平、人員操守等方面進行檢討,定期作出報告及找出提升院校聲譽的方法和措施,將有助院校聲譽的振提。

  本次報告亦提出,院校自主治校和學術自由乃本港大學成功基石,但在院校自主與公眾問責之間必須取得平衡。報告又指出,即使本港高等院校已受到不同於教資會以財政撥款為引導的評估,大學水平已有提升。但良好管治繫于制訂清晰策略發展計劃(Strategic Plan)及繼而掌管一套可量度的指標,使管治組織相信院校朝向實踐策略計劃目標方向前進。報告又指出,每所大學都有所不同,必須各自按其特色、辦學理念制定其策略及表現指標。筆者十分認同大學必與根據其辦學理念來制定有關策略、發展方案以及表現指標,必須按期掌管及評估其績效,以提升院校發展之水平。

  對於教資會有關本港高等院校管治評估報告的發表,當中有關績效提升及風險管理的建議十分重要,這些措施將有助大學水平的提升。但筆者認為,教資會當局要尊重大學根據其辦學使命來發展,在評估大學時,不要用“一刀切”的指標,比如近年過分以“研究評估”作判斷,又以大學研究表現與撥款掛?,這些做法對一些較小型、傾向文科大學的發展造成衝擊。比如新加坡政府要力創博雅學府,不但引入耶魯大學與國立大學共創其(Yale-NUS)博雅大學,在資源上比其他學科更多投放,使其文科大學得到長遠發展。因此,教資會在評估各大院校發展及表現時,必須根據各校特色,如若其發展有利本港整體利益,多以支持;非以僵化的、單一的評估指標來評估各大院校,以達至本港大學發展多元化,在區內區外發揮領導作用,強化香港的“軟實力”。

  嶺南大學比較政策講座教授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