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輝水墨 重構山水

  圖:熊海(左)參與熊輝水墨計劃,父子二人合作充滿默契\大公報記者劉毅攝

  【大公報訊】記者劉毅報道:“打死不離親兄弟,上陣不離父子兵。”這句話用在本地畫家熊海、熊輝聯合創作水墨作品這件事上,甚是恰當。本地畫家熊輝,邀請父親熊海,與他完成一系列新水墨實驗。中環嘉圖現代藝術畫廊正舉辦“山水重構——熊輝水墨計劃”展覽,展現父子二人在水墨的應用、技法概念層的新突破。

  上陣不離父子兵

  熊輝專注于當代水墨的範疇進行創作,對中西媒介進行探索和實驗,重新演繹水墨藝術,並發展出一套獨特的技法及表現形式。其作品從解構傳統水墨媒介的角度出發,以概念重塑水墨繪畫意義。熊輝二○一三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現為香港全職藝術家。

  熊輝從小深受父親耳濡目染,喜愛繪畫和媒介藝術,然他不想中規中矩去表現水墨世界,而是用墨水筆來代替毛筆,于傳統水墨美學的基礎上,加入創新技法,詮釋他自己對於水墨的理解,于作品當中,展現中國水墨的無限可能。在他看來,水墨之事,事無鉅細,一個墨點,都可以用來創作故事。

  在今次展出《繪畫六法——傳移模寫》之九中,熊輝邀請父親熊海蔘與創造。先由熊海以硃砂繪“白描山水”,熊輝則將父親所繪山水,以多層滲化創作對稱圖像。熊輝將多張生宣紙覆在父親的硃砂山水圖上,用墨點沿?父親的筆墨線條進行勾勒,墨水經宣紙的層層滲透,穿透紅色山水,形成多幅漸變式或隱約、或消逝的山水畫。熊輝表示:“在古代,皇帝御批即是硃砂色,硃砂色象徵權威,故我請父親以硃砂描繪山水。不僅如此,硃砂色更象徵血緣,非常適合表現我與父親的血脈親情。”

  一塊石頭現童趣

  父子二人合作完成作品,在展場隨處可見。在作品《繪畫六法——應物象形》之五中,熊輝以橫豎排練方式,繪出無數墨點。“我會請父親觀察墨點洇開的狀態,畫出他腦海中對於這些墨點形態的想像,於是墨點就變成了蝴蝶、飛蛾、瓢蟲以及甲蟲的樣子”。

  有時候,一塊石頭,也會製造出童趣。兒時的熊輝,曾在熊海繪畫的地方看到了一張山水圖,但他認為,瀑布奔騰直下之處,少了一塊石頭。故他執起畫筆,即興在畫中添加了一塊石頭,熊海看罷,就在其旁畫了一塊更大的石頭,將其完全遮蓋。而今,熊輝與熊海合作完成水墨作品《繪畫六法——傳移模寫》之一,畫中是二人共同描繪的石頭,藉此追憶熊輝兒時關於石頭的這件趣事。

  熊輝認為,父親熊海對自己最大的影響,即不理會外界潮流,只遵從自己的內心,做自己認為值得堅持的事情。

  “山水重構——熊輝水墨計劃”展由即日起,在嘉圖現代藝術畫廊展至下月七日,詳情查詢可電:二一二一二二七○。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