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太:母語教學須細水長流

  圖:范徐麗泰(左)對未能向社會充分解釋母語教學政策,引以為憾。圖為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右)祝賀其當選“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大公報記者蔡文豪攝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及常委范徐麗泰,在1990年至1992年間擔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先後發表《第四號報告書》和《第五號報告書》,分別圍繞香港學生行為及教師專業發展提出對策。《第五號報告書》除了建議落實大幅增建大學,以及增加大學學位外,更首次提出“母語教學”的政策方針。回首四分一世紀前,行年七十歲的范徐麗泰接受《大公報》專訪時透露,最遺憾甚至歉疚的是未能詳述和落實母語教學,認為政策的推行必須“細水長流”,不厭其煩地長時間持續跟進才有切實成效。\大公報記者 唐曉明

  范徐麗泰最為人熟悉的,相信是她擔任臨時立法會主席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主席。其實除了在政界發揮影響力,她也積極投入香港教育事務。在她擔任教統會主席的兩年間,發表了兩份報告書,她透露兩份報告書都得來不易,但通過充分溝通來解決爭議。“教統會成員都有自己的睇法,這些睇法大家在會上都有討論,唔?傾到?,如果大家唔能夠同意都唔會放在報告上。”她舉例,當年教統會設獨立小組,討論小學應否採用混合模式(同一間小學,半日制為主下逐步擴大至全日制),小組成員幾經辛苦得出一個方案,但後來尊重一些小學教師的意願,所以並無推行。

  各界了解不足易生誤會

  最令范徐麗泰遺憾的是母語教學未能按設計初衷和步驟充分落實。她指當年委員經過多次商討,終於達成共識,並獲政府採納,但由於沒有和家長及社會解釋清楚,結果引發不少爭議。她認為,任何政策的推展,都必須“細水長流”去跟進,才能有切實成效,否則各界對政策了解不足,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所謂母語教學,就是用那些學生平時習慣的、在社會都系用這種語言,讓學生較易上手,容易理解,明白他所學習到的知識,活學活用,不是單純指廣東話或普通話教學。”她指出,當時考慮過家長會擔心子女將來揾工有困難,所以建議實施母語教學的學校增撥資源,讓學生有更多時間學習英語,這樣既可讓學生使用熟悉語言學習,亦能提升他們的英文水平。

  當年宜找試點學校運作

  范太稱,母語教學政策構思時,原意是為了令學生學習更有趣味,學得更好,所以有一段很長的過渡期,一方面去學校做長時間的測試,觀察學生適合用什麼語言去授課,同時向社會解釋清楚母語教學政策的理念和操作,可惜過渡期沒有好好向家長解釋,當測試到一定程度,當局于香港迴歸後就推出《中學教學語言強力指引》,社會誤會政府突然用行政措施逼學校推行母語教學,令學校難向家長交代,結果引起了很大回響。她補充,當其時,教育署署長李越挺已退休,她已進入立法會,都不是負責相關政策的推行,政策不能順利推展,這是一個遺憾。“我在立法會工作,也不方便就母語教學政策公開發表意見了。”

  她又提到,當年應該先以自願方式找一些試點學校,了解本來是英語教學的學校,轉為母語學習後是否學得較為開心?學習是否較以前容易?“如果有比較科學化的數字讓人睇,最緊要學生的英文水平都有提升,那大家會容易接受,可惜當時報告都沒有這個建議。”

  對教院正名大學感欣慰

  《第五號報告書》提出落實大幅增建大學,成立教育學院,提升教師地位。范徐麗泰表示,當時幾間教育學院不是集中在一起,資源分散,亦往往成了學生的升學次選,“通常都因為進不了大學才入教育學院,老師本身都未必喜歡教學”,教統會遂大膽建議成立教育學院,將多間教育學院重組,集中資源,提高其地位,並希望藉以全面提升小學教師包括教學和知識的水平。

  不過,范太透露另一遺憾的事,“我一路都覺得慚愧,推行‘教育玫瑰園’的時候,政府增加大學的收生人數,但沒有指定多少是撥入教育學院,當時我沒有及時爭取,如果教育學院能夠多收學生,例如18%適齡青年可以讀大學,有1%可以擺去讀教育學士,相信有助推動教師專業化。”談到五校合併的香港教育學院,即將正名教育大學,她表示欣慰。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