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雄心劈開冰山 扶危24小時救到底

  圖:每逢有高難度的高空拯救任務,如纜車、機動遊戲及懸崖事故等,消防處“高空拯救隊”都會趕赴現場/大公報記者林良堅攝

  編者按:

  氣候變化,強烈寒潮襲港,今年1月24日,本港市區錄得最低3.1℃,打破59年來最凍紀錄,全港最高的大帽山更錄得接近-6℃的嚴寒氣温,出現凍雨及小冰粒等現象。香港難得一見的冰霜奇景,吸引大量市民登山觀賞,碰巧越野賽舉行,突然冰封的大帽山,結果出現了一場香港史無前例的“冰災”,逾百人被困大帽山,消防處、警務處、民安隊及飛行服務隊的跨部門救援行動,出動合共逾300名人員,不眠不休連續搜救近24小時。這一天,在罕見的惡劣天氣下,儼如溜冰場的大帽山搜救現場,前線救援人員接到最艱難的任務,他們的故事,本報將以系列報道,再次呈現於讀者面前。

  “無想過香港結冰,連頭盔都結冰,好凍、環境好惡劣。”香港上月經歷59年一遇的“冰災”,數百名行山人士及越野賽選手在冰封的大帽山上被困,多人出現低温症,消防處動員逾300名人員拯救。八鄉消防局的三名隊員最先出動,消防隊目楊偉恆憶述,當日三人跌跌撞撞在山上尋找被困人士,接近-6℃的嚴寒天氣,隊員情急智生,利用棄置傢具生火,讓被困者取暖。長達24小時的拯救行動,成為他入行17年來最艱難的任務;行動過後,一盒燒味飯,卻是人生嘗過最美味的食物。/大公報記者 張月琪

  上月氣温時高時低,陰晴不定,24日凌晨一場大雨後,大帽山路面結冰,漫山結霜,500多名登上大帽山及飛鵝山賞冰霜的市民,因為路面結冰被困,加上當時有跑手在大帽山參加越野賽,數百人被困山上,過百人出現低温症不適。

  楊偉恆與消防員鄧錦榮及另一隊目,當日大清早便接到拯救任務,成為最早到達現場的“先頭部隊”。

  情急智生燒傢具取暖

  “其實我們最初知道只得一個傷者,但我們徒步上山時,發現愈來愈多傷者,行山人士跟我們説‘上面還有更多傷者’,就知道情況好嚴重。”楊偉恆憶述,當日氣温寒冷,許多參加越野賽的選手卻只穿上單薄衣物,經過長時間比賽,體力幾乎透支。

  “當時我們上到山頂雷達站,附近有一個類似軍營的建築物,一打開門,發現有幾十人,他們知道我們來到,既興奮,但亦好鼓譟。”楊稱,屋內全是越野賽人士,他們均希望儘快下山,可惜當時天氣太惡劣,結冰的路面非常滑,只好先讓他們停留。

  天氣寒冷,物資卻有限,同行的消防隊目情急智生,命楊偉恆及鄧錦榮將屋內的廢棄木櫃拆成木條,利用隨身的打火機點燃,生起火堆,讓被困人士取暖。鄧錦榮説,當時他們從行山人士口中得知,往山下的另一條路上可能有更多傷者,於是在生好火堆後,由隊目留在屋內,他與楊偉恆出外繼續尋找傷者。

  從小屋中離開,再次下山,楊偉恆及鄧錦榮異口同聲説,下山才是最困難,可説是“一僕一碌”。他們多走500米後,再發現八名傷者,幸有熱心人士借出營地讓傷者休息。鄧錦榮稱:“其實我們現場做到的事有限,借電話給他們報平安,但他們都會好安心,因為有消防員陪?。”等候救援期間,飛行服務隊的直升機曾經接近,可惜受環境所限,難以降落,傷者們均表現得非常失望,更一度鼓譟,慶幸的是,他解釋了直升機降落遇到的限制後,傷者均理解救援難度。

  一盒燒味飯最好味一餐

  救援雖然艱難,但在拯救行動中,二人也遇上不少感動時刻,鄧錦榮稱:“搜尋傷者的過程中,在途上遇到好多熱心市民,(他們)會送上朱古力,當我們勸他們快點離開,有些市民亦會叫我們‘小心點,希望你早點返去,又凍又辛苦’,令我覺得幾温暖。”經歷24小時的拯救行動,楊偉恆稱,最難忘是工作後的一盒燒味飯,更形容“是人生吃過最好味的一餐”。

  消防處新界北署理分區指揮官黃嘉榮指出,自己入行21年,一直體會到消防員之間的團隊精神、合作無間,他亦為同袍當日的表現而驕傲。他稱,這類意外事故,任何人也不希望發生,當局會呼籲市民小心,不要再上山,但一旦有市民遇上事故,消防員亦會竭力拯救。消防處又透露,由於當日天氣惡劣,原已準備了足夠50人使用的被袋、膠墊及糧食,幸好翌日凌晨已全數協助傷者下山,臨時準備的物資最終無需派上用場。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