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PA服務貿易協議》仍有擴展空間\中銀香港資深經濟研究員 王春新

  圖:中銀香港指出,《CEPA服務貿易協議》將為香港金融發展帶來更多機會,進一步提升香港作為內地企業走出去的橋樑角色\資料圖片

  近期出台的《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服務貿易協議》,除了可為香港經濟發展提供新動力之外,還將為香港金融發展帶來更多機會,進一步提升香港作為內地企業走出去的橋樑角色。未來此項協議仍有很大擴展空間,需要與時並進,不斷加以擴充和完善,使其真正發揮功效。

  一.協議帶來金融發展良機及提升橋樑角色

  《CEPA服務貿易協議》在金融領域實行一系列有吸引力的開放措施,如在銀行方面,協議原則上統一香港銀行在內地設立的外資法人銀行與內地商業銀行的業務範圍,同時取消香港銀行在內地設立的外資銀行營業性機構經營人民幣業務須滿足的最低開業年限要求。也就是説香港銀行業在內地已享受國民待遇,業務範圍與內地銀行看齊,不受特別限制。在保險方面,協議鼓勵內地保險公司以人民幣結算分保到香港的保險或再保險公司,同時允許香港保險經紀公司按照現時在廣東設立獨資保險代理公司的相同條件,在內地全境設立獨資保險代理公司,這些都將帶給本港保險公司更多的業務機會。在證券方面,協議規定港資金融機構可以入股兩地合資證券/證券投資諮詢/期貨公司的數目為“參一控一”,並將研究推動符合條件的香港公司在內地交易所市場發行人民幣債券,從而為本港證券機構在內地發展提供新的平台,也帶來新的人民幣融資管道。

  與此同時,《CEPA服務貿易協議》也有利於推動內地企業借港出海,走出去拓展國際市場和業務。目前內地企業“走出去”已進入主動展開全球戰略佈局、推動區域經濟合作的新階段,過去以吸收外資帶動商品輸出的發展模式,正在轉變為以對外投資帶動商品輸出的新模式。2005-2014年間,中國對外直接投資(ODI)從123億美元猛增至1029億美元,九年間急升7.6倍,若加上境外中資企業的轉投資額,2014年ODI高出外商直接投資(FDI)約200億美元,説明中國已完成以資本輸入轉向資本淨輸出國的歷史跨越。根據國家商務部的資料,2014年中國對外投資中,對服務業投資增長27.1%,佔比提高到65%左右,成為對外投資的重點領域。

  未來內地將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引導各類所有制企業到境外投資合作,並將提供更多的政策支援;正在全面展開的“一帶一路”建設將為中企走出去提供更為廣闊的大平台,內地企業對外投資潛力將得到更大釋放。

  二.不斷拓展《CEPA服務貿易協議》的實際功效

  國家主席習近平2014年在APEC(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指出未來十年中國對外投資總量將達到1.25萬億美元,另有研究報告指到2020年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跨境投資國。香港過去是西方企業進入中國內地的橋頭堡,現在則是內地企業進軍海外的橋頭堡,近年來內地對外直接投資中,香港所佔比重接近六成,成為內企走出去的主管道。相信《CEPA服務貿易協議》將進一步打通兩地服務市場的聯繫,透過協議強化香港在專案貸款、貿易融資、發債融資、顧問諮詢、品牌管理、廣告行銷、現代物流以及法律、會計、工程等專業服務各方面的優勢,從而更好地支援內地企業邁向國際市場,同時也可增強國際資金投資香港相關產業之誘因,在提升香港服務業的同時,協助外資公司加快進入內地市場。

  今次簽署的《CEPA服務貿易協議》,雖然是實現港內服務貿易自由化的關鍵性步驟,但完成這項階段性的目標,並非意味?完善CEPA的工作已經結束。未來這項協議不僅要與時俱進,根據形勢發展要求不斷加以補充完善,而且還要排除障礙,儘可能落實到位。惟有如此,這份內地對外簽訂的最開放協議方可不負其名,真正發揮功效。

  一是“十三五”規劃要求擴展兩地服務貿易合作空間。內地2015年11月初公佈中央關於制定“十三五”規劃的建議,明確提出要提升港澳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和功能,支持香港鞏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地位,參與國家雙向開放、“一帶一路”建設,支持香港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推動融資、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可以説,未來五年將是提升兩地服務合作層次的重要契機,兩地完全可沿?這一政策方向和定位,不斷豐富和充實CEPA內容,進一步削減負面清單及增加正面清單,使香港可以更好配合國家雙向開放的發展大局,當好內地服務業有序擴大對外開放的試驗場,推動香港朝?知識型、高增值的方向發展。

  二是跨境服務仍有不少潛力可挖。為拓展《CEPA服務貿易協議》的實際效用,未來需要進行功能創新,努力恢復其作為區域貿易協定(RTA)的基本屬性,其中一項行動是要深挖CEPA項下跨境提供服務的功能,因為跨境提供(Cross-border Supply)是世界貿易組織(WTO)《服務貿易總協定》確立的四種服務貿易方式中的第一種方式,是典型的跨國界貿易型服務,也是最便捷和最經濟的一種貿易服務。

  未來可考慮採取循序漸進方式,對部分目前只能以商業存在方式提供、但又較易掌控的服務領域,開放由香港本地合資格服務提供者直接向內地(全國或特定區域)提供服務,如商業仲裁、人民幣貸款、檢測和認證、創意設計等。

  另一項行動是進一步放寬對自然人流動的限制,允許香港個人服務提供者、尤其是專業人士如會計師、建築設計師、城市規劃師、監理工程師等更自由地在內地註冊執業並提供優質服務。

  三是盡力把《CEPA服務貿易協議》落實到位。針對目前落實CEPA時存在大門開、小門不開的問題,應充分發揮“一國兩制”優勢,加強兩地磋商和協調工作。2013年中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和六個中央部委、七個廣東省部門成立CEPA聯合工作小組,重點協助遇到較多障礙的行業,解決在個別省市遇到CEPA落實的困難。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未來兩地應加強協調,儘可能把協議落實好。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內地新型服務業正在加快崛起,互聯網、寬帶、雲計算、大數據、物流快遞等正在催生一個全新的服務空間,如網上零售在過去兩年連續高增長的基礎上,2015年1-11月再急升34.5%。包括資訊傳輸、軟件和資訊技術服務、租賃和商務服務等新型服務業在內的其他服務項目,增速超過整體服務業,是服務業發展的最大動力;目前國家鼓勵創新和創業的大多是這類服務業,相信今後發展空間仍大。未來香港的薄弱環節需要迎難而上,加快推動與創新科技有關的服務業發展,更好地發揮《CEPA服務貿易協議》的功能,並從中獲得實實在在的利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