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佬”看非法移民\董鼎山

  對美國華人移民史有興趣的人應該讀讀這本剛出版的新書《亞裔美國人的故事》(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 A History),作者李漪蓮(Erika Lee),是明尼蘇達州立大學的歷史教授。此書講述了在美國政治圈中打轉的所謂“好亞裔”和“壞亞裔”的故事。由於華人人數眾多,這裏的“亞裔”顯然是指華人給美國社會的印象。在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葉,由於華人勞工威脅到白人勞工的飯碗,因此是“被蔑視的少數族裔”;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至美蘇冷戰時期,我們一變而為“模範少數族裔”。這種標籤之所以迅速轉變,是因為我們是“廉價勞工”,是“反共鬥士”,甘願吃苦奮鬥取得成就。李女士認為,亞裔美國人的經歷和成功顯現出“作為美國人的本質”。

  此書以廣泛的歷史為背景,描寫了亞裔歷代移民的經驗。從十九世紀五十年代的中國勞工移民,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明尼蘇達州安頓的越戰難民。書中最吸引人的部分是關於“越過邊界”與“邊界警衞”的幾個章節,描述成千上萬華人與日本人如何非法偷越邊境。

  美國國會曾於一八八二年通過一項《排華法案》。但是當時美國西部建造鐵路,亟需大量廉價勞工,於是大批華人從加拿大或墨西哥邊境偷入美國,他們花錢藉助走私販子的幫助,有的則從古巴與牙買加偷渡過來。當時的情況與今天墨西哥非法移民偷渡來美的做法驚人的相似。一時之間,幫助偷渡的蛇頭生意興隆,甚至有意大利裔與希臘裔加入進來。還有人在加拿大邊境,幫助華人化裝成印第安人混入美國(因印第安土著貌似華人)。

  該書指出,亞裔是首批被法律貼上“無證移民”(Undocumented immigrants)標籤的族裔,當時也曾引起社會不安。一九○○年代初期,政府甚至設立專門抓捕亞裔非法移民的小組,名曰“抓捕華人”組。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國會議員對移民局工作不滿,曾抱怨墨西哥邊境的“中國牆”竟不能“永久解決”偷渡問題。

  在近日美國朝野猛烈抨擊移民局不能阻止墨西哥人非法入境之際,亞裔美國人歷史告訴我們兩個鮮明的事實—一方面《排華法案》禁止亞洲人入境,另一方面是如此情況造成民間對亞裔的歧視(沒見過世面的美國白人往往將任何黃皮膚的人指為“中國佬,Chinaman”)。不過這類歧視性的看法,由於國際公義的壓力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需要中國盟軍的幫助,才慢慢發生改變。抗日戰爭時,美國非有中國相助不可(但是那時僑居美國的日裔公民被政府關入集中營,可説是美國歷史可恥的一頁,因為德裔意裔公民不受政府吵擾,這是我所敬愛的羅斯福總統唯一的錯誤)。第二次大戰勝利的結果之一是一九六五年國會(甘迺迪總統當政時)通過了《移民與國籍法》,此後門户大放,華人都可入籍,受到與歐裔移民同等的待遇。

  寫到這裏,我不禁想起自己於一九四七年前來美國求學的經驗。當時戰爭勝利後,每年有數千中國學生前來美國。我自己初到靠近南方的密蘇里州,大學城中黑白隔離,沒有華僑,中國學生都被一視同仁。某次,我去交通局申請駕車執照,白人女秘書叫我填表,有一行要填“Race”(種族),我寫了“Chinese”(中國人),她一看,馬上改為“White”(白人),在她未見過世面的眼中,“種族”是非黑即白,我見了好笑,至少她沒把我看作“Negro”(黑人的貶稱)。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