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灼非:禁令不影響新聞自由

  圖:來自傳媒界的港大校委文灼非表明,支持樑智鴻申請禁制令的行動\大公報記者 蔡文豪攝

  【大公報訊】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樑智鴻昨日強調,申請法庭禁制令是希望保障港大校委會保密運作原則,並非要與傳媒爭論,事件起因是有人在未經許可下錄音。來自傳媒界的港大校委文灼非表明,支持樑智鴻申請禁制令的行動,他質疑竊聽事件令人質疑是否有人在會場裝偷聽器,申請禁制令不會影響新聞自由。港大校友何漢權也稱,團體要求撤銷禁制令,無關新聞自由。

  樑智鴻昨天出席“灼見名家論壇”時表示,其主席任期在本星期五屆滿,但他迄今不知道誰是繼任人。他説,已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六年,他尊重政府的“6‧6原則”,即政府委任社會人士出任公職時,同一人“不能擔任同一公職工作超過六年”及“不能同時出任超過六個公職”,他相信香港有許多有能之士,會有人可以勝任港大校委會主席。

  要求商台停發錄音被拒

  出席同一活動的港大校委會委員文灼非透露,樑智鴻在商台上週三首次播放校委會成員李國章的祕密錄音後,便以校委會主席的身份去信商台,希望商台不要再發放有關的會議內容,但商台並無理會,反而繼續於上週五發放,故樑智鴻提出臨時禁制令申請。

  文灼非説,支持樑智鴻申請禁制令。他説,委員擔心會議室是否被人放了錄音器或偷聽器,會議內容需要保密,流出對與會人士相當不公平,他認為事件應嚴密調查,以維護校委的尊嚴及保障校委的私隱。他稱,不認為樑智鴻的做法是對傳媒施壓,強調事件不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出現寒蟬效應。

  副校風波拖慢大學發展

  文灼非對《大公報》記者指出,校委會討論的議程,往往涉及數據以至預算,這些都應予保密。他相信法官會就禁制令作出裁判。談到港大副校長遴選風波發展到校委會竊聽風暴,文灼非表示感慨,指出過去半年花頗多時間於討論副校長等事宜,拖慢好多進度,包括大學發展、課程以至國際排名等事項,“好多院長同我反映,沒有機會討論他們學院的計劃。”他感慨,好多討論變了政治化。例如因應匿名捐款,就成立了專責小組,這樣又要花很多人力物力去跟進。最令人憂慮的是,經過是次竊聽事件,港大校委會未來開會將好睏難,委員甚至未必可以暢所欲言。問及接替樑智鴻的港大校委會人選,他説靜待政府公佈。

  港大校友兼香港教評會副主席何漢權認為,樑智鴻上週就港大校委李國章和紀文鳳會議內容外泄而申請禁制令,理據充分,做法並無不恰當。對於記者協會聯同六個團體,去港大抗議,要求港大撤銷臨時禁制令申請,何漢權批評記協及其他工會組織只會要求港大撤銷申請,但就不捍衞港大校委的保密原則,要求港大撤銷禁制令,亦與新聞自由無關。

  另一方面,教聯會對港大校委會會議錄音外泄表憂慮,該會副主席王惠成認為偷錄行為絕不能助長姑息,必須加以制止。該會憂慮此風一旦蔓延至中小學,校園偷錄行為將無日無之,既影響課堂運作,亦嚴重破壞師生之間的互信。

  教聯會去年一項校園偷錄情況的調查發現,近四成受訪教師指每月或每學年便發生一次學生偷錄事件,當中逾六成教師擔心日後有可能被學生偷錄。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