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賀屠呦呦獲獎 港基金早具慧眼

  圖: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懸掛的屠呦呦照片\資料圖片

  二○一五年諾貝爾醫學獎昨日公佈評選結果,中國女科學家屠呦呦,以研發中草藥青蒿素治療瘧疾成果獲得這項殊榮。這是中國本土科學家首次奪得諾獎中的科學獎。

  與屠呦呦一同分享本年度醫學獎的還有愛爾蘭科學家威廉.坎巴利和日本科學家大村智,兩人以研究寄生蟲病獲獎。

  對中國科學界特別是中醫藥學界來説,屠女士的獲獎當然是一個值得歡迎和高興的好消息。儘管長期以來,有關諾獎的評選準則和視野都受到不少詬病,日前就有退休評委在回憶錄中自揭當年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奧巴馬是一項錯誤的決定,併為此感到後悔,而美國白宮也馬上“爆料”迴應稱,奧巴馬當年也曾想過拒絕領獎,云云。但從自然科學領域而言,諾貝爾醫學獎、物理學獎和化學獎這三個科學獎項,在國際科學界仍然被視為是一項成就最高、爭議最少的權威性獎項,中外科學家都以能登上瑞典皇家科學院的頒獎台為榮。

  因此,對屠呦呦今次的獲獎,應該肯定是一件值得自豪和具有突破性意義的大事。儘管對這位今年已經八十五歲高齡的女科學家以及她的研究成果來説,這一諾獎來得是“不嫌其早、只嫌其遲”。事實是,國內有關青蒿素治療瘧疾的研究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已經展開,當時在中國一些落後地區以及非洲大陸,瘧疾仍是一種致命的傳染病,每年都有數百萬人死於該病,當時國家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親自下令中國科學院開展防治瘧疾的研究,名為“五二三項目”,全國動員了五百多位科學家和研究人員投入了有關工作。

  當時年僅三十多歲的屠呦呦加入了研究團隊,並且憑她的艱苦鑽研精神和不懈努力取得了突破,最後成功研製出殺滅“瘧原蟲”有效率達百分之一百的“雙氫青蒿素”,為非洲國家廣泛使用,每年挽救了數以百萬計民眾的生命。

  因此,屠呦呦的成功或成名,並不自今日始,其研究成果也不是因今日獲得諾獎才得到肯定;屠女士研發出青蒿素這種價廉高效的治療瘧疾藥物,早已在實踐中造福於千千萬萬貧苦大眾,挽救了無數生命,也早已在國際學術界中得到肯定,公認她的貢獻直堪比美諾貝爾醫學獎和早已應該獲得國際殊榮。

  事實是,早在今次諾獎公佈前,美國“拉斯克醫學獎”已於二○一一年把當年的“臨牀醫學獎”頒授給八十一歲的屠呦呦。而更值得一提的是,屠呦呦女士最早獲得的一個境外獎項,是香港“求是科技基金會”頒發的“傑出科技成就集體獎”。

  事緣“求是科技基金會”創辦人、已故愛國實業家查濟民先生,在非洲尼日利亞開設有當地最大規模的印染廠和紡織廠,工人數以萬計,但每年都有不少工人死於瘧疾。因此,當查老先生獲悉屠呦呦團隊在展開青蒿素治療瘧疾的研究工作後,立即斥資相助,並在一九九六年經楊振寧、周光召等評委決定,把傑出集體獎一百萬元獎金頒贈給屠呦呦團隊。因此,可以説,“求是基金會”比諾貝爾獎早二十年已經洞悉此一研究成果的重要性,堪説獨具慧眼,也是本港和屠女士與諾獎的一段小小因緣。

  希望屠呦呦女士的獲獎,能夠激發起內地更多青年科學家和莘莘學子在科研領域繼續努力,創造成果,造福人類,為國爭光。

2015-10-06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