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文明認知鴻溝──《數據之巔》

  數據文化,是尊重事實、強調精確、推崇理性和邏輯文化。但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習慣用道、術、器對事物本質進行模糊歸納,而這種感性和直覺思維方式,欠缺了“數據文化”基因。作者塗子沛以統計學社會應用為切入點,解析了數據文化在美國政治、經濟和軍事發展中的關鍵作用,並跟中國數據文化史進行比較,構思精巧,環環相扣,故事生動,讀起來蕩氣迴腸又發人深省。

  書中講了一個有趣史料。2012年中國發改委研究所所長楊宜勇發佈了他的研究成果:2010年中華民族復興指數為62.74%。這個結論宣佈後,引起了爭議和哄笑,甚至調侃。一是認為民族復興這事件不可以量化,二是感覺62.74%這個結果和個人感受相差太遠。很顯然,更多的人只是從感性上覺得數字不可思議,但很少有人去質疑和反思這數據背後模型,也沒有對其模型展開批評和討論,更沒有人提出一個不同數學模型。

  按照量化思維方式,模型就是一把尺子,雖然測量結果不一定完全準確,但不能還沒有掌握準確方法就拒絕測量。每一種量化方法都存在誤差,科學研究就是找到最佳、誤差最小量化方法,提高尺子本身精確程度。

  民族復興量化風波及大眾嘲笑證明,中國社會非常需要普及數據文化和量化知識。而這種知識和思維方式的欠缺,也導致了中西文明認知鴻溝以及近現代科技成果巨大落差。

  金融背後流淌的是什麼?

  説到數據文化,可回到筆者的本行──金融;它作為社會“血液”,其背後流淌的其實是數據。每次資金融通和風險控制,背後都是數據取捨和控制。作為網際網路金融領域創業者,我們GoLend.HK專做基於香港物業抵押網路借貸平台,深感量化和數據價值。網際網路金融核心是風險控制和效率,而高效的風險控制所依託的正是香港公開、有公信力的多維全面數據。這些數據包括:一,借款者個人數據公開可查,以證明“你是你”,防止冒名騙貸;二,第三方徵信公司有全面個人信貸紀錄並可供會員查詢和寫入,裏面清晰記載了借款人還款紀錄、財務狀況、聯繫方式,以及信用等級,是對借款人還款意願和還款能力具體量化,這些可線上查詢到信用數據大大減輕了風險控制成本,提高了可靠性和效率,避免了借款人超額借款的同時,也增加了借款人違約成本;三,物業買賣交易數據公開透明,各大銀行基於這些交易數據並結合自己算法,在網上公開給出物業估值,保證抵押物價值信心;四,物業抵押登記數據在香港政府田土廳也是清晰可查,並對全社會開放,這樣出借者就能清楚知道物業目前抵押情況,以決定是否值得出借,就杜絕了重複抵押或超額抵押風險。

  香港作為傳統金融中心,依託大量、公開、有公信力數據,在金融創新方面具有先天優勢,而藉助網際網路力量能把將這種優勢更好發揮出來。如果説健全信用體制是金融發展根基,那麼支撐信用體制細胞一定是這些可靠的信用數據,這是香港在金融領域“基礎設施”之優勢。

  大數據時代可否彎道超車?

  反觀中國大陸,回望歷史,我們要承認,我們是個數據文化匱乏國家。看鄰國日本,二戰後用十五年時間從廢墟中站起來,他們的產品從“山寨”、“低劣”到“優質”改變,只用了四年。這種進步,是對產品質量控制的提升,而質量提升背後是對量化和數據的尊重和嚴格把控。日本行,為什麼我們不行?

  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給了我們跟其他國家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競爭契機。我們數據量足夠大、多維度、且在不斷完備當中,甚至讓社會正在變得可以計算。大數據時代,數據就是最重要生產資料,數據在全社會自由流動,就代表?生產資料盤活,知識和創新的自由和流動。抓住這次契機,學會用數據説話,用數據管理,用數據決策,用數據創新,發揮每個人智慧和熱情進行創新和創造,中國夢就是你的夢。

  羅正

  香港步步聯貸有限公司“www.GoLend.hk”聯合創始人兼董事總經理。步步聯貸創始於2013年,是唯一專注於香港物業抵押的P2P網貸平台。公司依託香港完善的法律和徵信體制,致力於用新型的網際網路技術和模式為香港和內地的投資人提供安全透明可以追蹤的港幣理財產品。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