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振翅、耄耋折足:裕容齡(下)

  一九○三年回國前夕,容齡早已諳熟宮廷儀節。加上擔任西太后翻譯時進退得體,深得歡心,被賜封和碩格格、壽山郡君。因此,當她向太后提出想在宮中排練舞蹈,也得到欽準。此後兩三年,容齡融合中西方舞蹈精粹,創作了《劍舞》、《扇子舞》、《菩薩舞》、《荷花仙子舞》、《如意舞》等作品,表演得到西太后以下宮廷中人的青睞。從事中西舞蹈的交流工作,容齡是第一人。

  此時,山東巡撫楊士驤主動做媒,對象是末榜狀元劉春霖。裕庚欣然允諾,容齡也芳心暗許。然而,劉春霖卻有讀書人的骨氣,不願高攀,婉拒楊巡撫説:“我本寒家,齊大非偶。”一樁美事就此告吹。一九○七年,容齡離宮,其後與唐寶潮將軍成婚(寶潮為民初總理唐紹儀的侄子)。

  一九四九年,容齡留居北平,獲周恩來提名為文史館館員。一九五七年,容齡出版《清宮瑣記》一書,不久即受批判。“文革”爆發,容齡遭到紅衞兵批鬥,摔斷了雙腿。晚年容齡的居所已被居委會強佔泰半,與保姆住在兩間小平房中。面對慕名而來的陌生訪客,容齡從容澹定,侃談英、法二語的特徵,且隨口朗誦了勃朗寧(E. B. Browning)的詩作。容齡回憶往事,一會説“光緒”,一會説“皇上”,興奮中不無感傷,真箇“一聲老皇上,雙淚落君前”。然而,蒼白瘦削的她即便飽經磨難,依然風度雍容,不顯憔悴……

  有人説,九十一歲去世的容齡是憤憤而終。而在我看來,一個化沐新舊、學貫中西、又經歷了幾次改朝換代的老太太,那種安時處順的道行,在今時今日是既難想像、更難復製的。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