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拔萃的混血校友們/陳煒舜

  圖:男拔萃歷任混血校長(陳煒舜提供)

  一、小引

  拙文《男拔萃的混血校長們》談到,該校前身曰字樓孤子院創校之初,以取錄混血兒童為主,既讓他們寄宿,又提供英文教育,使他們改變命運。日戰結束後,張奧偉、施玉麒、郭慎墀等人,更先後代理及擔任該校校長。而其他行業中,著名的混血校友也比比皆是。茲略以時間先後及職業界別為序,選取八位校友略作介紹。

  二、商界人士

  陳啟明(George Bartou Tyson,一八五九—一九一九),字寅賓,是拔萃收生名冊裏年代最早的一位。其父為美商,母為華化混血兒,相傳他的中文姓氏是以擲筊決定的。一八七○年,陳啟明進入剛成立的曰字樓,後轉入中央書院。一八八三年離校,在裁判司署擔任文員長達十五年,一九○九年起曾短期從事鴉片貿易。一九一一年,成為香港華商總會主席。一九一四年,擔任大有銀行總裁,其後又參與組建東亞銀行。同時,陳氏熱衷公益及教育,曾擔任東華醫院總理,且是香港大學、中央書院及拔萃書室的終生資助者。他於一九一七年向拔萃捐獻的「陳啟明及雅瑟校長獎學金」是拔萃史上最悠久的獎學金之一。

  洪千(Henry Gittins,一八七一—一九五四),字適之,其父是威爾士商人,在福州從事茶葉貿易,母為福建人。一八七七年入讀曰字樓,從此定居香港。寄宿期間,曾擔任學生老師,隨俾士校長夫人(Mrs. Piercy)學習風琴。一八八七年左右,洪千入職屈臣氏公司。一八九九年,在香港紡織公司擔任出納、會計。一九一二年起轉職渣甸洋行,至一九三五年退休。洪千與混血女性李金女(Dorothy Ahlmann)成婚,育有七個子女。其中任職港大助教的William(也是拔萃校友)在一九四一年抗日犧牲。重光後,拔萃陣亡校友紀念牌揭幕,洪千以最年長校友的身份擔任主禮嘉賓。洪千畢生供職洋行,而不自立門戶,這也是早期混血兒的典型生涯模式。

  三、政界人士

  施炳光(Andrew Zimmern,一八七二—一九○六)之父施文(A. H. C. A. Zimmern)為德裔英國人,在滬港從事商業活動。他與混血女子葉麗金同居,生下兩女湘美、湘卿,兩男炳光、燦光(Adolph)。炳光於一八八○年入讀曰字樓,後轉學至中央書院。畢業後,施炳光加入大清海關,在上海工作,未幾又獲選為駐朝鮮通商大臣袁世凱的下屬。返港後,施炳光成為高露雲律師行(Wilkinson & Grist)首席文案。一九○六年,三十四歲的炳光英年早逝,遺下三女四子,次子施玉麒年僅兩歲而已。

  羅旭龢(Robert Hormus Kotewall,一八八○—一九四九),父為帕西人(Parsee),母為華裔。一八九四年自中央書院轉入拔萃書室,後在香港員警廳擔任四等文員。一九一三年起,羅氏先後在裁判司署、布政司署擔任首席文案,成為第一位華人官守太平局紳,深受港督賞識。一九一六年棄官從商,創辦旭龢洋行,兼任北洋政府農工商部及香港華商總會名譽顧問。一九二三年起,連任立法局議員,後又進入行政局。省港大罷工後,代表市民向英國借款三千萬鎊,紓緩困局。後獲港大榮譽法學博士學位、英國CMG勳章及爵士榮銜。日治時期,受脅迫出任華民代表會主席。重光後,被撤銷華人代表等職,永不錄用,鬱鬱而終。羅旭龢除活躍於政商界,還熱心公益文教事業。他促成粵劇男女同台演出,籌辦全港首屆校際運動會,且著有《森林學》、《政治與國計之關係》等書。

  四、法界人士

  譚雅士(William Ngartse Thomas Tam,一九○○—一九七五),早期大律師。拔萃書室畢業,就讀港大、牛津和倫敦大學。返港後成為執業大律師,獲港府委任,供職各委員會,擔任團防局紳、市政局及立法局議員,及東華醫院總理、保良局主席等職,時常為民發聲。香港淪日,被迫擔任善後處理委員會及華民各界協議會委員。重光後,獲委任為兒童法庭、紳士法庭及交通法庭法官,及中央裁判司署裁判司等職。一九四九年,成為首批擔任常任裁判司的華人之一。一九五一年辭去公職,再度執大律師業,一九六○年退休。

  列顯倫(Henry Denis Litton,一九三四—),著名法官。列顯倫之父列佐翰(John Letablaire Litton)供職金融界,一九四一年抗日陣亡。母親羅德貞,為羅文錦爵士胞妹。列顯倫從拔萃結業後,升讀牛津大學法學院。一九六○年取得香港大律師執業資格。一九七○年成為禦用大律師,創辦《香港法律學刊》(Hong Kong Law Journal)。一九九○年代,先後獲委任為上訴法院法官、上訴庭副庭長。

  五、學界人士

  Jack Walter Lowcock(一九三九—二○○四),香港大學英文係教師,拔萃前校長郭慎墀胞弟。繈褓之際,Jack就和家人一起在廣州為日軍逮捕囚禁。重光後返港,就讀拔萃。一九六一年獲得港大文學士學位,赴美國史丹福大學深造。其後,Jack任教於港大英文係,淵博的學識、幽默開朗的個性,令他深受愛戴。如其與黃清霞博士合開「當代歐洲悲劇」,大受學生歡迎。教學之餘,Jack還致力於劇場。一九七三年,他與林愛惠合導粵語話劇《沙膽大娘》,此劇為布萊希特原作、劉天賜改編。此外,他更不時指導拔萃母校師弟的中英文戲劇活動。Jack於二○○四年去世,港大訃文有這樣的話:「Those of us who knew Jack Lowcock have every reason to feel sorry for ourselves, but no reason to feel sorry for him, a man remembered with love by so many people.」

  莫天賜(Alan Morris,一九三八—二○一四),教育工作者。其父威爾士人莫理士(Alfred Morris)為英皇書院校長、聖約翰救傷隊創辦人,母親羅惠德為香港華裔。一九四五年,莫理士參加救傷工作殉職,年僅七歲的莫天賜隨母在元朗居住,深受中華文化影響。就讀拔萃時,莫天賜積極參與課外活動,是八百米和一千五百米田徑賽的紀錄保持者。大學畢業後,莫天賜曾任教於元朗中學,後擔任新界理民府當田土委員等公職。莫天賜於星相醫卜之術頗有心得,出版相關著作多種。

  六、小結

  創校至戰後一百年間,拔萃混血校友多成長於華化家庭,中英兼善。早期的陳啟明、洪千、施炳光等多以華人自居,羅旭龢更成為華界領袖。中西合璧的傳統,不僅令這些校友在香港社會遊刃有餘,也進一步奠定了拔萃的文化基調。限於篇幅,如著名建築師冼文炳(George Hall)、港交所主席施玉榮(Francis Zimmern)、九倉、會德豐大班洪承禧(John Hung)等人的故事,本文無法展開。然值得一提的是曾任和記大班的侯維廉(William Howard),多次向母校撰文、贈圖,追憶往事,為日後校史的修撰提供了莫大便利,厥功甚偉。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