刨姐演《牡丹》《紫釵》懷念恩師

  圖:任劍輝、龍劍笙師徒當年同台演出《紫釵記》,任姐飾李益(右),刨姐演韋夏卿\資料圖片

  已故粵劇編劇家葉紹德曾經說過:「龍劍笙是自有粵劇史以來最賣座的演員。」這話所言非虛,雖然龍劍笙(刨姐)已於一九九二年移居加拿大,但二十多年來,只要她每次回港演出,戲迷的反應都非常熱烈,每次均掀起「撲飛」熱潮,成為全城熱話。今年,刨姐再度回港,參與新娛國際綜藝製作有限公司主辦的「任藝笙輝念濃情」的演出,將夥拍兩位新晉花旦李沛妍和鄭雅琪,為戲迷獻上《牡丹亭驚夢》選段和《紫釵記》選段,最先推出的十一月十三至二十三日的戲票,開售半小時已搶購一空,後來徇眾要求,在十二月十一至二十一日加開十場,全部門票也旋即售罄,足見龍劍笙的魅力非凡。\大公報記者 唐嘉慧

  對於戲迷的支持,刨姐表示感激。她今次回港演出,是為了懷念已逝世二十五年的恩師任劍輝(任姐),是以選演兩齣師父的名劇、仙鳳鳴劇團的戲寶《牡丹亭驚夢》和《紫釵記》:「《牡丹亭驚夢》和《紫釵記》都是我喜愛的劇目,而且很多觀眾也十分鍾意這兩套戲,我們做戲也是希望所演的劇目都是觀眾愛看而自己又演得舒服。」刨姐又說,一直以來,她都很鍾愛唐滌生筆下的李益,這也是她今次專門點演《紫釵記》的原因之一。

  依足師父路子演繹

  既為任劍輝的徒弟,也是雛鳳鳴劇團的正印文武生,龍劍笙演柳夢梅和李益的次數比任劍輝還多,但她謙稱,自己的藝術造詣與師父相比還是相差很遠,故此,今次的演出仍然會依足師父的路子去演繹:「如果可以照足任姐般去演,我已經好滿足,我不會再加任何個人的演繹,我很欣賞我師父。」

  刨姐笑言,任姐從來沒有評價過她的柳夢梅和李益:「任姐不會評價我們的,她只會告訴我們如何演得更好,指出我們的不足,教我們哪兒要『加多些』,若演得過了便要『減少點』。」

  刨姐認同記者所言,唐滌生編劇的任白名劇,一字記之曰「情」,演者要把當中澎湃、激烈的感情通過戲曲程式表現出來,然後才可感染觀眾,既要把角色演得很「入」,又要把感情發揮得很充沛,刨姐如何教導今次與她首次合作的兩位年輕花旦呢?刨姐道,方法就是要讀好劇本:「我首先要她們讀好劇本,當你讀劇本時,你要好清楚劇本上每一句、每一字,你要真係好用心去細心體會,你便會做得到。」

  傳承粵劇扶掖新晉

  雖然刨姐一直謙稱自己未有資格教人,但她還是作出了一些指導:「劇本內的每一句都要細心咀嚼,而且還要連其他演員的台詞也要一併咀嚼,不可以只是自己顧自己,總之你一站在台上,台上有什麼人,有什麼動作,有什麼曲白,都是跟你有關的,不要以為你不用唱曲唸白就不關你的事,例如下一句是柳夢梅的曲白,那麼你便要有戲交給他,他才可以開聲,但如果你只是自己唱完、唸完就了事,之後完全不顧對方,沒有任何介口交戲,那麼如果我演的柳夢梅想說杜麗娘對我萬種癡情,但你之前根本沒有表現萬種癡情,那我豈不是『??白講』?觀眾便會覺得我又發神經,你又發神經!因此你一定要一併了解台上對手及其他演員的科白。」

  「另外,最緊要的一件事就是切忌『未卜先知』。例如你未曾見到的情景,而你卻把它說了出來,你豈非『未卜先知』?你應該要有感應,待事情發生了,你感應到了,你才可以唸:『風吹翠竹,不知是否有人來呢?』要這樣做才是。但如果總是不看、不理,你便逕自道出『有人來了』,這樣就是『未卜先知』!」刨姐續說:「一定要讀通劇本,跟台上,甚至鑼鼓、音樂都要配合,不要只是死背台詞,你要知道哪句對白輕、哪句對白重,人家才可畀鑼鼓你,掌板是睇你的表演而去打鑼鼓給你的,如果你不熟曲,他打了給你都『?氣』,那麼人家下一次就不會再打鑼鼓給你了。」

  談演戲,刨姐很是雀躍,說到精彩處,她更是興奮忘形地輕拍記者。而對離開了二十五年的恩師任姐,刨姐總是念念不忘:「我師父真的是很好,她一路教我、一路教我,直至她離去那一年,她仍然在教我。我記得那一年任姐到戲院看我們做戲,她睇見我有不好之處,便在中場休息時立即到後台教我。唉!師父真的是十分之好,我永遠不會忘記她。」

  師恩難忘,刨姐的今次演出,會把師父教她的傳授予兩位新晉花旦,讓恩師的演出法和藝術得以傳承下去,同時也為粵劇的傳承出一分力。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