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家]炳泉戒賭父子檔 胡說「八道」

  圖:胡炳泉前半生沉迷賭海,下半生迷途知返

  不止人生如戲,賭桌也是一場大龍鳳,賭場、荷官、籌碼全是戲具,目的就是吸引你押上一生積蓄、家人關係,甚至生命,換取數十秒的興奮感覺。抽身視之,一場必輸的遊戲又何必參與呢。前半生沉迷賭海,下半生迷途知返的胡炳泉領悟人生,創辦戒賭中心拯救賭徒,其後長子放棄高薪厚職,與其合作協助無數家庭重拾正軌。胡炳泉回想半生,直言每場落注百萬的賭局都只是刺激短片,唯有幫助別人、將信仰上的「八福」、「八道」帶給有需要者,讓浪子回家,這份使命感才是最實在的。\大公報記者 葉漢亮(文) 麥潤田(圖)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生於香港50年代的胡炳泉形容,當年物資貧乏、娛樂節目少,街上大大小小賭檔林立、茶餐廳會收外圍、路邊有字花賣,家庭聚會打麻雀耍樂,賭博不過是生活一部分,是正常的社交活動,耳濡目染下,胡炳泉的童年玩意離不開賭博活動。

  孩童時代已瓣瓣精

  「一堆小童圍埋就玩『掟仙』,以錢幣作賭具,用自己錢幣掟中別人的錢幣,便可把錢幣取走。」一頭灰黑短髮、言談謹慎、年屆63歲的胡炳泉談起兒時玩意不禁雀躍起來,更親身示範玩法。他表示,7歲開始賭錢,「麻雀、牌九、啤牌、三公、十點半、魚蝦蟹、字花,所有賭錢的玩意我都有興趣。」

  當年在家人眼中,胡炳泉無疑是孝順仔。他12歲小學畢業便到社會工作,每月薪金的一半作家用,餘下一半作賭本,錢輸光便算,絕不借貸,下月出糧再賭。他學歷不高,但聰明伶俐,上世紀60年代香港製造業蓬勃旺盛,月薪達300元,他就到假髮廠工作,「當年假髮廠人工特別高,月薪可達500至600元」,70年代工廠開始式微,他便投身的士行業。

  他從未想到成為的士司機是噩夢的開始。21歲的胡炳泉由工廠小子搖身一變成為司機大佬,他自學外語,討好旅客,成功取得旅客信任後,便開始他籌集賭本的大計。「4元的渡輪過海附加費,我收400元,甚至1500元」,他又變身成為「宰客導遊」,載旅客到黑店購物,從中抽傭,瘋狂行為令他收入暴增至月入3萬元。難怪他形容,當年每天工作1小時,日花逾16小時賭錢。

  「爛賭」性格不變,收入愈高賭得愈大,愈賭愈輸,胡炳泉開始長達14年的借貸生活。由第一次欠債500元,至高峰期欠債近80萬元,他每一次都誓神劈願說戒賭,但一覺睡醒便又賭得天昏地暗。所有親朋戚友、鄰居他都問借錢,所有人怕了他,太太懷孕、大耳窿拍門追數、大仔、二女出生,都阻不了他的賭癮。

  強大賭癮足消死念

  1969年胡炳泉曾贏得3萬元,當年3萬元足以買層樓,但他想贏更多,結果輸得更多。面對巨大的債務,他多次想自殺解決問題,但賭癮卻救了他一命,「死?咪無得再賭」,「輸?既錢咪贏唔返」,因不想無得賭,打消了自殺念頭。

  胡炳泉的轉機出現在1987年,當年他以「賭仔心態」博一博決定返教會信耶穌,日做16小時,用10年時間還清賭債,2007年自資創立香港戒賭中心,幫助當年的同路人,脫離賭海。計及胡炳泉中心只有3名員工,其中一名為胡長子胡文威,2年前放棄跨國保險公司的高薪厚職,進修心理輔導課程,與父親「拍住上」,雙劍合璧助賭徒。

責任編輯: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