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報紙 > 報紙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修羅場》演活校園政治/何俊輝

  圖:《修羅場》劇首引爆出一個相當寫實的戲劇衝突

  「學校就是社會的縮影」,去年莊梅岩編劇、潘燦良主演的《教授》已將社會上很多政治角力融入大學校園內發生,同樣由潘燦良主演、黃智龍編導的W創作社新劇《修羅場》,則見到一所充滿辦公室政治的書院,似將社會上各黨各派各種人的鬥爭濃縮在校園內。

  《修》劇劇首引爆出一個相當寫實的戲劇衝突,湯駿業飾的學生郭逸銘被指在學校廁格內吸煙,但邵美君飾的邵校長與幾位老師均判逸銘無罪,內裏原因是:逸銘的媽媽乃有份捐錢給校方的家長教師會主席。

  劇首引爆寫實衝突

  對「校園吸煙案」無權投票的合約教師潘Sir(潘燦良飾)抗議此事之餘,更帶出另一案例以印證判決不平等—一位姓林的女學生也被指在校園內吸煙,可是她既無對校方財政有幫助的父母,又無好的學業成績,於是被記大過。

  校方對待犯規同學的不平等確使觀眾慨嘆「世界是不公平!」其後林同學自殺身亡,則教觀眾感到非常震驚和惋惜,最可怕是自殺起因可能跟兩件傳聞真事有關,一是林同學與男教師搞師生戀(淩智豪飾的白Sir終自認是事件的主角),另一是鄧Sir(鄧世昌飾)利用某學生把三包煙嫁禍給林同學。前者可見有違世俗道德觀的愛情如處理得不好是會徹底摧毀一個人,而後者雖沒明確寫出嫁禍的動機,但從台詞的筆觸與鄧的語氣、神態和情緒(演技)中,觀眾會感到流露?絕情、狠辣和陰險,遂較相信嫁禍事件是真的,從而對「成年人世界好黑暗,教壞下一代!」加倍慨嘆。郭逸銘脫罪後得意洋洋地說要學習成年人進行人事鬥爭,教人明白到憑良心待人處事和懂得反省有多重要,故此當潘Sir敢在梁Sir(梁祖堯飾)面前抒發自己內疚童年時曾偷東西,筆者心裏即替編劇寫出這段情節鼓掌。

  湯駿業分飾五角色

  編導在場刊表明《修》劇是關於人應怎樣改變世界,戲的前半段,潘Sir就像《教授》中的「教授」(皆由潘燦良飾演)般有崇高的教育理想,深信教學生做個懂得獨立思考及活得有意義的人,比學業或課外活動的成績重要得多。《修》劇以精彩的場面設計與對白彰顯潘Sir如何堅持教學、做人的信念,在邵校長的監察下三位老師扮學生審核潘Sir的教學成績,偏偏他強調以真感受寫抒情文而不教修辭技巧,並對粗口、朱自清的經典散文《背影》持獨特的看法,結果各人嫌他教的東西遠離考試的取分要求及範圍,這使觀眾強烈體會到主流社會的公式、功利,會把生活中的多元文化、自由和創意吞噬。

  潘Sir取得林同學的遺書,可能校方怕他公開遺書後影響校譽,便急將這合約教師晉升為有機會競逐副校長的長工。看來潘Sir意識到要持續教學生如何在生活上對得起自己和別人,在這所重視成績的學校中注定徒勞無功,於是他選擇走入規範化的工作圈子並嚐試找機會改變現實(擔任長工以跟其他教師混熟)。台上那工整傳統的高牆布景及空間、燈光充滿壓迫感的會議室設計,正具體兼微妙地呼應生活被規範。

  潘Sir的工作變化導致多個角色的人事關係產生大逆轉,之前梁Sir和白Sir都跟得勢的鄧Sir埋堆(許晉邦飾的許Sir不埋堆,白Sir就以一句寫得精警的「無黨無派,死得仲快!」教訓他),如今梁Sir和白Sir卻跟潘Sir站在同一陣線威嚇失勢的鄧Sir。戲的後半段雖有「我都唔知幾時出賣人或被人出賣」、「點解要迫自己生活?一個壞世界?」等寫得一針見血兼反映角色們尚算清醒的對白,但事實是筆者愈看愈對台上的角色感到厭倦,他們都知道自己身不由己但始終不敢無法突破規範,怪不得換來一個「仍有很多學生遭放棄」的無奈結局。

  《修羅場》有兩點值得讚賞,一是湯駿業分飾學生郭逸銘及其媽媽、校工、校監和律師,並能把這五個角色中截然不同的形象、舉手投足和心態演得似模似樣。然而筆者對郭太的一個安排始終感到疑惑:雖然郭太有捐款給劇中的書院,但書院由Band1中學降格到被視為學生成績參差的Band2,形象尊貴兼緊張兒子學業的郭太沒理由不幫兒子轉校吧?另一要讚的是何秉舜、翁瑋盈和鄭逸峰現場演奏的古典配樂,能把眾角色在職場上各種內心狀態(如困惑、失落、勾心鬥角時的心情)表露無遺,讓觀眾聽得百感交集。

  • 責任編輯:大公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