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報紙 > 報紙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我要食老本》風趣有意義

  圖:老友記日常百無聊賴,但原來內心仍有一股熱血

  因為資源分配及市場營運等各式客觀問題,現時香港劇壇都鼓吹「專業」式製作—即是主要以職業戲劇人才製作適合市場口味的演出。多年前的業餘戲劇(或稱非職業性質)表演,現在已沒有太多生存空間。然而,沒生存空間並不等於沒有存在意義,表演質素和藝術層次亦不能簡單地被抹殺。近期有骨戲劇團於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演出的《我要食老本》,便展示了業餘戲劇團體如何達到藝術目標和社會使命。

  劇本平實 筆觸風趣

  《我》劇的故事與香港社會現狀息息相關。主人翁思朗(張滿源飾演)是一位基層推銷員,為了營役的日常生活和沉重的工作壓力,於是向老年長者推銷網絡寬頻服務。為了達到銷售目的,思朗與女友Helen(賴盈姿飾演)用盡辦法但仍事倍功半。推銷過程中,思朗巧遇從前的學校戲劇導師堅叔(關頌陽飾演)和Ming姐(蘇青鳳飾演),彼此各有所需,因而決定以本身的專長(老本)合作,運用戲劇的手法,首先吸引長者的參與,然後引發長者付費予網絡服務。這個誘發過程,困難屢現,但不論是思朗、堅叔,抑或一眾長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啟發結果。

  聯合編劇李展鑾及劉穎以平實的敘事手法和風趣的筆觸,描寫了一個既與社會時事有關,亦具有藝術抱負的劇本。故事背景貼合現時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由於思朗自小與??(杜翠翎飾演)相依為命,因此他一直對長者存有敬重之意。但另一方面,為了釋除現實的工作壓力,思朗亦不得不以長者為生意目標。

  編劇對思朗與長者之間,從鋪排認識至產生衝突(長者不願付費予網絡),再至長者為嬉戲而參與思朗的拍攝網絡電影(思朗藉此誘使長者購買網絡服務),整個人際關係的描寫,都是循序漸進,有條不紊。劇本寓意的「老本」,也就是各長者參與拍攝網絡電影的過程中,各人都發揮了自己年輕時的專長,例如原職修理傢具的長者便可協助製造布景。讓長者的生命再現光芒,是《我》劇其中一個有意義的主旨。

  《我》劇另一條平衡發展主線是堅叔的藝術理想。堅叔一直是舞台話劇導師。為了幫助思朗,堅叔毅然答應協助拍攝原本不熟悉的網絡電影。於是,《神鵰俠侶》成為滑稽惹笑的戲中戲,令《我》劇增添了不少熱鬧氣氛。然而,編劇的用心不止於此。堅叔與一批街坊長者一同拍攝,但仍運用正確的藝術知識,並要求長者以認真的態度參與。堅叔與長者之間,從分歧至融合,由爭吵至扶持,於舞台上表現了溫馨親切的細節。

  堅持藝術 追尋理想

  《我》劇除了為長者的尊嚴發聲,亦鼓勵追尋夢想的藝術工作者。編劇以堅叔愛好的故事《唐吉訶德》穿插於劇情之間,藉此表達藝術工作者不畏艱難,誓像唐吉訶德般挑戰風車巨人。配合劇情發展,堅叔與長者最後需要申請表演場地來舉行舞台劇,但幾經碰壁都未能租用香港的演藝場地。相關情節就像是有骨戲劇團的自我宣泄,亦對現時本地的演藝發展狀態不無諷刺。

  《我要食老本》的故事風趣惹笑而具有社會意義,舞台製作亦一絲不苟,演員整體表現平均。張滿源兼任導演,演出時寫實自然,處理群戲亦調度得宜。雖說劇團的架構並非全職,但演出團隊當中亦不乏專業的自由身戲劇工作者。可喜是劇團不單純以表演作為目標、票房收入為依歸。我所觀看的星期六下午場,劇團更定為「愛心戲票轉贈計劃」專場,將部分觀眾認購的戲票,轉贈給多間志願機構的長者,讓他們可以免費觀賞舞台劇。

  由是,具意義的創作和誠懇的製作,仍是推動非職業戲劇團體繼續運作的最大動力。就像《我》劇的尾聲,當眾演員高唱《武士英魂》(《唐吉訶德》相關的舞台劇)的主題曲《不可能的夢》(The Impossible Dream):「夢想,讓我可以夢想。去闖,那管崎嶇去闖。去忍,承受難承受淒愴。勇敢,無懼怕望遠方!」

  那一刻,我感動了。

  (相片由「有骨戲」提供,李衛民攝。)

  • 責任編輯:大公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