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報紙 > 報紙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男拔萃的混血校長們

  鴉片戰爭後,不少歐美男子前來香港工作。寂寞的生活中,這些男子每每與華人女子發生戀情。當時港英政府嚴禁英、華通婚,幹犯者可能開除英籍。然而,政策不僅禁止不了異國戀情,更導致戀情轉向地下。與外籍男子同居的華裔女子被稱為涉外婦人(protected woman),所生子女皆隨母生活,這就是第一代混血兒(Eurasians)。這些孩子多為非婚生,華化生活習慣令洋人不適,洋氣外貌特徵又讓華人側目,在社會上飽受歧視。他們的父親多數在約滿後返回原居地,另行婚配。母親被迫成為全家支柱,經濟匱乏者還要外出幫傭。此時,一八六九年成立的曰字樓孤子院,給予了這些家庭一線轉機。

  混血兒童粵語流利不在話下,有的還讀過書塾,具有文言讀寫能力。因此,孤子院既讓混血兒童寄宿,又提供廉宜而高水平的英文教育,使他們成為中英兼善的人才,改變命運。目前可考最早的學生——一八七○年入學的陳啟明(G. B. Tyson)就是一名美華混血兒,後來成為大有銀行總裁、華商總會主席、東華三院主席。當時遭際類似陳啟明者,不在少數。十九世紀後期,混血社群逐漸成為香港經濟發展的生力軍。曰字樓優質的英文教育也吸引華人士紳子弟入讀,孫中山便是一例。一九二○年代,曰字樓早已改名拔萃男書院,貴族色彩日益濃厚。

  拔萃前五位校長皆為英國人,一九五五年才有首位本地校長,那就是混血的施玉麒牧師(G. S. Zimmern, 一九○四——一九七九)。不過此前,還有一位名叫張奧偉(O. V. Cheung, 一九二二——二○○三)的本地混血兒短期代理過此職。張奧偉之父張裕沛為本港華商、蜆殼公司買辦,母親Elizabeth Ellis乃猶太富商嘉道理爵士(Sir Ellis Kadoorie)與華裔女子梁鳳琴所生。張奧偉早年就讀拔萃,年僅十六歲便入讀港大。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張奧偉隨家避難澳門,曾參加英軍服務團(BAAG),協助監視華南日軍。重光後,男拔萃葛賓校長(G. A. Goodban)返英休養,張奧偉隨即於一九四六年三月受聖公會何明華會督(R. O. Hall)邀請代理校長一職。在他主持下,拔萃復校順利。不過,由於張奧偉大學尚未畢業,學歷受到教育司署質疑,他所呈遞關於恢復拔萃津校待遇的申請也遭受延宕。不久葛賓返港復職,張奧偉獲獎學金入讀牛津大學,畢業後成為著名的禦用大律師。

  張奧偉代理拔萃校長具有一定的偶然性,而施玉麒的就任則標誌?這所學校本地化的開端。施玉麒的祖父施文(A. H. C. A. Zimmern)為德裔英國人,與混血女子葉麗金同居,生下二子二女,長子炳光曾在朝鮮協助袁世凱處理事務,施玉麒是炳光與續弦馮氏的次子。施玉麒四歲喪父,兄弟三人與寡母相依為命,家境拮據。幸好施炳光的結拜兄弟何東爵士是香港首富,對施家時有照拂。一九二一年,施玉麒由拔萃畢業,獲得港大全額獎學金。不過,何東爵士卻要施玉麒先替自己工作,累積商業經驗。數年後,施玉麒入讀牛津,畢業時先後通過大律師資格考和普通神職受任試。返港後的施玉麒擔任何東機要秘書,同時又成為著名律師、法官和社會活動家,協助何會督建立九龍塘基督堂、露宿者之家、小童群益會、房屋協會、勞工子弟學校等機構。香港重光,施玉麒成為牧師,主持聖約翰大教堂重建,以及聖公會眾多中小學的復校。1953年,葛賓宣布一年後返英。何會督認為,是時候讓本地人接掌拔萃了。施牧獲聘,除因他有處理校政經驗、為何會督所信賴,還由於他本地人、拔萃校友和混血兒的身份:彼時港英未必希望華人過早地主持拔萃。

  施牧就任校長後,發現自己的遠房表弟、青年物理教師郭慎墀(S. J. Lowcock, 一九三○—二○一二)是葛賓重點栽培的對象。但郭慎墀入職僅兩年,而擔任校長至少需要八年教學經驗。於是,施牧決定六年後讓郭氏接班。不過,施玉麒仍作出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他強調中文教育,淡化了殖民主義色彩。更重要的是,他出身時家道中衰,又了解孤子院的來歷,因此不希望拔萃變成貴族學校。施牧大幅提升收生名額,積極向社會中下階層招生,又在校園舉辦賣物會,為清貧學生籌募學雜費。六年間,全校學生人數由六百增加至一千一百。

  一九六一年,施玉麒辭職,郭慎墀繼任。他的曾祖父Henry Lowcock是蘇格蘭商人,一八七○年代曾任曰字樓校董。父親曾擔任皇家空軍,二戰中殉職於印巴,母親是華界領袖羅旭龢爵士(Sir R. H. Kotewall)侄女。羅旭龢父係波斯,又深受母係華人文化影響。因此,郭慎墀的粵語也非常地道。父親去世後,全家在廣州遭到日軍囚禁,郭慎墀戰後才回到香港,就讀拔萃。郭慎墀相信精英理念,對施玉麒的某些舉措持保留態度。不過他掌政後,卻貫徹了施玉麒擴招、強調中文和關懷弱勢群體的方針。郭氏推崇積極不幹預政策,無為而治,令整個學校洋溢?自由的風氣。他對於田徑運動的熱愛也是眾所周知的。一九八三年,郭慎墀退休;由於長期資助清貧學生,以致儲蓄無幾。

  郭慎墀的卸任,標誌?一個時代的終結。早期混血社群地位寒微,卻能在逆境中紮根香港,發憤圖強;除孕育了商界钜子,更誕生出文教界中舉足輕重的人物。如施玉麒、郭慎墀、張奧偉諸君,正因為成長於華洋合璧的大家族,所以能理解東西文化異同,對香港社會素質的提升、文化的融合發揮了潛移默化而不可取代的作用。今天站在香港史的高度回望,這三位拔萃混血校長的故事依然是一道傳奇的風景。

  • 責任編輯:大公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