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報紙 > 報紙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永懷恩師趙崇紹/香港樹人學校畢業生 呂少群

  「明事理、愛科學、智力高、體格強,小小樹苗在成長,要做社會新棟樑」,校友會網站播放?樹人校歌,旋律依舊熟悉,歌詞仍然親切。只是,香港樹人學校停辦了十年,填詞的趙崇紹老師、我們的班主任不幸於近日病逝,明天設靈於沙田寶福山紀念館並舉行追思禮拜。

  三十年了。三十年前的教導、三十年來的叮囑,仿如昨天。「要注意身體,別太操勞。向家人問好。」自1984年升讀中學直至2003年樹人停辦,每當我回母校探望,趙老師臨別時總是這樣對我說。對來自內地的超齡生,他特別明白我們既要應付學業又要找兼職幫補家計的處境,也了解這些學生多是租住板間房,經濟拮據,有時候連學費也交不了。八九十年代的樹人,上下午校的高小班總有一批新移民插班生,由於英語追不上而留級,年紀比本地同學略大,猶幸讀書較用功。

  重視作文 細心批改

  趙老師在一九八三年加入樹人,當起我們下五班的班主任。中英兼擅的他,既教中文又教英語,除了常規的默書測驗,他特別教國際音標,成為我們拚讀英語生詞的一門鑰匙,許多舊生受用至今。他很重視作文,既細心批改,標出錯別字,也圈點佳字佳句,又要求同學認真謄文。每當同學的投稿在報上登出,他就會在課堂朗讀。當我悼念已故梁渭容校長的作文刊於文匯報頭版時,他第一時間找我核實,然後帶我去見當時的李潛校長,後來把一份影印稿給我留念。

  趙老師是印尼華僑,渴望祖國強大。十一國慶過後,他會跟我們介紹武昌起義,也會講國家發展。組織同學參加校際籃球比賽時,偶而會提醒大家「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的對策。六年級那年,學校在修頓球場辦運動會,他還親自進場與友校展開籃球友誼賽。

  「一日千裏,一目十行,一以貫之」,愛作文的,一般喜歡賣弄。那時候課文講到成語,我作文時也用上一兩個,用?用?竟至通篇連?好幾個都是成語,趙老師除了圈出贅詞錯字,又特別用紅色的鋼筆寫下:成語當用則用,不宜堆砌,適可而止。那時候我當然不高興,心想不是鼓勵學成語嗎,怎麼不能多用?後來書看多了,人也漸漸想通了。上了預科,讀到韓愈《師說》,「師其意不師其辭,惟陳言之務去」,老師訓示,此際豁然開朗。

  香港1979年推行九年免費教育,輔以小學學能測驗以分配中一學位,私立的樹人學校在八十年代起也參加派位,我們也要參加學測以爭入心儀中學,超齡的關係令許多新移民學生不太敢申請名校。結果,一位成績穩入皇仁的同學被派名氣稍遜的灣仔英中,我被派往一間私校,兩校都在灣仔,放榜那天最令趙老師放不下的就是我們這兩個學生。中三評核試後,我入讀同學所讀的英中,他已跳級中六了,繼而循暫取生制度升讀中文大學。無奈天不假年,這位同學過早離世。每逢敘舊,趙老師會提到這位同學,為其惋惜。同時叮嚀大家保重身體,保持聯繫。

  叮嚀同學 保重身體

  「陽光雨露育幼苗,校園處處耕耘忙。」趙老師在提醒我們注意健康的時候,卻忘記自己不是鐵人。作為樹人骨幹教師之一,他課擔不輕,日積月累的操勞下竟至胃出血。出院後,他瘦削的面容更顯蒼白,單薄的身子更如枯木,但對工作的熱愛、對學生的關心並無減少。他協助樹人第一屆校友會成立,手上的電話簿成了促成失散舊生重返母校、師友重聚的最有效工具。畢業二十多年後,他還珍藏?一些同學的習作,又把當年標有身高指示線的舊身份證副本還給我,依然新簇簇,我,淚水止不住流下來了。

  「良師啊!是您一顆愛心關懷,燃亮了我。」也許是心有靈犀。我在九十年代中回校探望趙老師時,得悉母校想申請政府校舍以取代英皇道新光戲院毗鄰的租約校舍,忽發奇想貿然提議兼辦中學,理由就像種樹,要它成材就得持續關注育苗、培土、灌溉這一連串過程,趙老師坦言辦中學此事不易,須從長計議。多年後,教育署批準樹人學校與漢華中學合辦一間小學連接中學的一條龍直資學校,位於大嶼山東湧。

  見證兒子 取得博士

  正當師生滿心期待2007年遷往東湧新校,不料2003年沙士襲港,而英皇道校舍業主又要大幅加租,樹人被迫於當年暑假停辦,趙老師等教職員由是退休。十年來,大家都關注復校進展,越來越蒼老的趙老師幾乎每年都出席校友會和樹人教育機構合辦的聚餐,幾乎每一席都有舊生跑去跟他合影。

  去年他罕見地缺席,先是與印尼親友去旅遊,秋天則見證兒子取得博士學位,算是心願初圓的他,年底又病倒,今年一月底永遠地睡?了。是的,為教育為家庭操勞了一輩子,趙老師該歇歇了。但願您在天國安息。

  • 責任編輯:大公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