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報紙 > 報紙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從東湖遙望大明寺/繆宇光

  我放下了手機,剛才和家人通了電話,商量?駕車去揚州的事。家人去過蘇南的幾座城市,但對於蘇北名城揚州很是嚮往。而我在初中客居長江北岸古鎮胥浦時,曾和姐姐騎自行車到過揚州,屈指算來三十年間,已去過揚州多次了。那秀麗的大明寺風景區和肅穆的鑒真紀念堂,不僅沒隨歲月的流逝而模糊,反而更催發了我再度去揚州鑒真紀念堂拜謁和遊覽那裏園林古巷的念頭。

  鑒真(六八八──七六三年)是江蘇揚州人,生活在中國唐代,他六次東渡日本、終於在第六次已六十六歲且雙目失明的情況下成功抵達日本都城奈良,他是在日本弘揚佛法並互取中日文化之所長的一代著名高僧。無獨有偶,在我的家鄉──浙江平湖市湖面寬闊的東湖邊上,有一座蓮花狀的白色紀念館,紀念?近代祖籍平湖的著名高僧弘一大師(一八八○──一九四二年)。弘一大師即李叔同,其母王鳳玲是浙江平湖人,因為他熱愛他的母親,所以他的籍貫填的都是「浙江平湖」。弘一大師雖然較鑒真高僧晚一千餘年出生,但他也有鑒真高僧的大志雄風,曾東渡日本學藝,集音樂、戲劇、美術、詩詞、篆刻、金石、書法、教育、哲學等諸多文化領域於一體,一直為中日學者民眾所敬仰。

  鑒真高僧和弘一大師(李叔同)之間有?一脈相承的佛法淵源關係呢!據百度記載的鑒真高僧生平上說,他曾在現陝西西安終南山一帶出家,成為南山律宗的再傳弟子,並回到揚州大明寺主持律宗道場,故大明寺就成為律宗祖庭了,大明寺最聞名於世的就是著名高僧鑒真曾住錫於此。鑒真高僧是南山律宗傳人,日本佛教律宗開山祖師。

  弘一大師三十九歲在杭州虎跑寺初修淨土,參訪多處名山大寺後,深感律法不明,佛教難以發展,乃發奮鑽研律學,以弘揚南山律宗為己任,遍考中外律叢,校正三大部及其他律藏,著有《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南山道祖略譜》等,同時創辦「南山律學院」,以延續律宗法脈,他的《南山律在家備覽略篇》、《律學講錄三十三種合訂本》、《南山律苑文集》、《晚晴集》、《晚晴老人講演錄》、《弘一大師全集》等,承傳南山律宗,並被遵為第十一代祖師。

  所以說,鑒真高僧和弘一大師雖相隔千年時空,但弘揚的是同一律法,又都有東洋經歷,在這一點上,我覺得平湖東湖和揚州大明寺也有?巧然的聯繫,現在這兩個地方都是國家4A級風景區。

  二○一○年五月三十日,已卸任黨和國家領導人職務的江澤民(江蘇揚州人)專程來平湖參觀了李叔同紀念館。李叔同的作品對江澤民的影響很大,江澤民上小學時唱的「學堂樂歌」,大多是李叔同的作品。譬如江澤民一直愛唱的李叔同作詞的《夕歌》:「光陰似流水,不一會兒課畢放學歸。我們仔細想一回,今天功課明白未?老師講的話可曾有違背?父母望兒歸,我們一路莫徘徊。將來治國平天下,全靠吾輩。大家努力吧!同學們明天再會。」就有?強烈的勵志感染力,到了晚年,江澤民還是喜歡唱這首歌,這首百年歷史的歌曲現在還是揚州一些學校的校歌。那天江澤民參觀完紀念館後,欣然揮筆寫下「平湖李叔同紀念館」的題字。當我站在紀念館門口,看到那八個綠色遒勁莊重的字體時,深悟一代領導人化於筆端的對先賢的崇敬之情。江澤民在任時去福建視察途中,也曾專程去泉州開元寺的李叔同圓寂地拜謁。

  現在,我凝望?百度地圖,研究?從平湖到揚州的路程,也就是三百一十三公裏路,自駕也就五個小時左右吧。我想,這路途在古代在近代,中國道路還很原始的情況下,也是漫長的遙遙征途。從鑒真高僧東渡日本弘法到弘一大師留學日本學藝的一千餘年,及至當代中國國人留學海外,都是一種文化的交流和科技的互補,是時代的進步。

  弘一大師晚年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如一般人在困苦的時候,還知努力為善,等到富有起來,一切都忘記,只顧自己享福,糊糊塗塗走向錯路。學佛的,不只在困苦時知道努力向上,就是享樂時也隨時留心,因為快樂不是永久可靠,不好好向善努力,很快會墮落失敗的。」我們當代的生活環境和弘一大師那個年代已迥然不同了,但他的精神依然是我們時代寶貴的財富。

  當我們富裕了、發達了的時候,還要知道有很多人生活得並不如意,甚至在貧困線以下,所以當常懷感恩之心、報本之行,知福、惜福,樂觀前行。

  從東湖遙望大明寺,那是一次心靈的拜謁,也是一段希望的旅程。

  • 責任編輯:大公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地方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