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从东湖遥望大明寺/缪宇光

  我放下了手机,刚才和家人通了电话,商量?驾车去扬州的事。家人去过苏南的几座城市,但对于苏北名城扬州很是嚮往。而我在初中客居长江北岸古镇胥浦时,曾和姐姐骑自行车到过扬州,屈指算来三十年间,已去过扬州多次了。那秀丽的大明寺风景区和肃穆的鉴真纪念堂,不仅没随岁月的流逝而模糊,反而更催发了我再度去扬州鉴真纪念堂拜谒和游览那里园林古巷的念头。

  鉴真(六八八──七六三年)是江苏扬州人,生活在中国唐代,他六次东渡日本、终于在第六次已六十六岁且双目失明的情况下成功抵达日本都城奈良,他是在日本弘扬佛法并互取中日文化之所长的一代著名高僧。无独有偶,在我的家乡──浙江平湖市湖面宽阔的东湖边上,有一座莲花状的白色纪念馆,纪念?近代祖籍平湖的著名高僧弘一大师(一八八○──一九四二年)。弘一大师即李叔同,其母王凤玲是浙江平湖人,因为他热爱他的母亲,所以他的籍贯填的都是“浙江平湖”。弘一大师虽然较鉴真高僧晚一千馀年出生,但他也有鉴真高僧的大志雄风,曾东渡日本学艺,集音乐、戏剧、美术、诗词、篆刻、金石、书法、教育、哲学等诸多文化领域于一体,一直为中日学者民众所敬仰。

  鉴真高僧和弘一大师(李叔同)之间有?一脉相承的佛法渊源关系呢!据百度记载的鉴真高僧生平上说,他曾在现陕西西安终南山一带出家,成为南山律宗的再传弟子,并回到扬州大明寺主持律宗道场,故大明寺就成为律宗祖庭了,大明寺最闻名于世的就是著名高僧鉴真曾住锡于此。鉴真高僧是南山律宗传人,日本佛教律宗开山祖师。

  弘一大师三十九岁在杭州虎跑寺初修净土,参访多处名山大寺后,深感律法不明,佛教难以发展,乃发奋钻研律学,以弘扬南山律宗为己任,遍考中外律丛,校正三大部及其他律藏,著有《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南山道祖略谱》等,同时创办“南山律学院”,以延续律宗法脉,他的《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律学讲录三十三种合订本》、《南山律苑文集》、《晚晴集》、《晚晴老人讲演录》、《弘一大师全集》等,承传南山律宗,并被遵为第十一代祖师。

  所以说,鉴真高僧和弘一大师虽相隔千年时空,但弘扬的是同一律法,又都有东洋经歷,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平湖东湖和扬州大明寺也有?巧然的联繫,现在这两个地方都是国家4A级风景区。

  二○一○年五月三十日,已卸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职务的江泽民(江苏扬州人)专程来平湖参观了李叔同纪念馆。李叔同的作品对江泽民的影响很大,江泽民上小学时唱的“学堂乐歌”,大多是李叔同的作品。譬如江泽民一直爱唱的李叔同作词的《夕歌》:“光阴似流水,不一会儿课毕放学归。我们仔细想一回,今天功课明白未?老师讲的话可曾有违背?父母望儿归,我们一路莫徘徊。将来治国平天下,全靠吾辈。大家努力吧!同学们明天再会。”就有?强烈的励志感染力,到了晚年,江泽民还是喜欢唱这首歌,这首百年歷史的歌曲现在还是扬州一些学校的校歌。那天江泽民参观完纪念馆后,欣然挥笔写下“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的题字。当我站在纪念馆门口,看到那八个绿色遒劲庄重的字体时,深悟一代领导人化于笔端的对先贤的崇敬之情。江泽民在任时去福建视察途中,也曾专程去泉州开元寺的李叔同圆寂地拜谒。

  现在,我凝望?百度地图,研究?从平湖到扬州的路程,也就是三百一十三公里路,自驾也就五个小时左右吧。我想,这路途在古代在近代,中国道路还很原始的情况下,也是漫长的遥遥征途。从鉴真高僧东渡日本弘法到弘一大师留学日本学艺的一千馀年,及至当代中国国人留学海外,都是一种文化的交流和科技的互补,是时代的进步。

  弘一大师晚年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如一般人在困苦的时候,还知努力为善,等到富有起来,一切都忘记,只顾自己享福,糊糊涂涂走向错路。学佛的,不只在困苦时知道努力向上,就是享乐时也随时留心,因为快乐不是永久可靠,不好好向善努力,很快会堕落失败的。”我们当代的生活环境和弘一大师那个年代已迥然不同了,但他的精神依然是我们时代宝贵的财富。

  当我们富裕了、发达了的时候,还要知道有很多人生活得并不如意,甚至在贫困线以下,所以当常怀感恩之心、报本之行,知福、惜福,乐观前行。

  从东湖遥望大明寺,那是一次心灵的拜谒,也是一段希望的旅程。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