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報紙 > 報紙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楊雲濤雜務纏身難瀟灑\本報記者\李夢

  圖:楊雲濤為《花木蘭》設計了一張傾斜二十度的舞台\本報攝

  與記者聊起新作《花木蘭》時,楊雲濤剛剛得知自己獲委任為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任期兩年。

  三十八歲的他,成為香港舞蹈團自一九七三年成立以來最年輕的藝術總監。那以前,他在舞蹈團當了三年多的助理藝術總監。

  「說實話,我現在有些找不到北的感覺。」之前當助理總監的時候,總被人「羨慕」,可以只關心舞碼,不必為團裏大小雜事費心。如今把那「助理」兩字去掉,他竟瀟灑不起來了。

  「每天一到中午,同事經常排成一隊找他簽字。」負責舞團媒體聯絡事務的Michelle說。不過,這並不是演後簽名的隊伍,人們手裏拿?的不是海報或劇照,而是某個舞作的宣傳文案,或員工的病假紙和獎金表,又或是道具清單種種。

  記者今次見到的楊雲濤,和上次排演《蘭亭.祭侄》的他不同,剪短了頭髮換上黑布鞋不說,看上去也少了些藝術家的清高,更踏實更謙和了。

  「我現在的狀態,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不聞不問』。」甫上任,雜務纏身,他能做的就是來一件事做一件,盡量不想太久太遠之後,給自己徒增煩惱。「事情都是一件一件做好的,我比較喜歡順其自然。」

  當然,順其自然不意味?墨守或者一成不變。他說,年紀輕資歷淺或許是局限,但從另一角度看,也是優勢─他希望令到這個團在他的帶領下更有活力。舞團上月去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楊雲濤編排的以王羲之和顏真卿兩人名帖為藍本的《蘭亭.祭侄》,舞者潘翎娟的朋友也來捧場。演出後,朋友來後台找她,年輕女孩子一通嘰嘰喳喳:「你們團的舞好美」,「道具很簡單,不過看起來一點兒也不覺得草率」,「配樂很香港」……

  楊雲濤樂於聽到這樣的反饋,尤其在有人提到舞團的「港味」時。在他看來,香港這城市的地緣和文化特色,是香港舞蹈團的優勢。

  • 責任編輯:大公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地方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