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報紙 > 報紙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科技「大腦」建立 香港才有望

  圖:楊強慨嘆,香港優質的教學資源把這些學生培養出來,但最後他們卻沒有為香港作貢獻,是很遺憾的事

  「香港在人工智能、數據挖掘方面很強,但過去我們的IT產業卻沒有做起來。」在香港科技大學任教逾十載的楊強,去年起擔任華為旗下諾亞方舟實驗室主任,他感慨,「我看?我一屆一屆的博士畢業生最後都離開香港,去美國加入Facebook、Google,或者去深圳加盟百度、騰訊,也有去新加坡、澳洲的,唯獨最終能留在香港的很少。」要改變現狀,他認為不僅是政府的責任,也是整個社會的責任。

  作為一名科研工作者和教育者,楊強慨嘆,「香港優質的教學資源把這些學生培養出來,但最後他們卻沒有為香港作貢獻,是很遺憾的事。如何把這些優秀的人才留下來,值得深思。」他了解到,很多學生並非不願留在香港,「他們很想留下來,這裏各方面條件好,離家又近,不少外國學生也喜歡這兒。但因在香港做IT最理想的歸宿是任教或去銀行做係統支持工作,研究方面的工作太少,沒地方可去,才被迫離開。」

  研發遜色 社會有責

  楊強透過學生了解到,現在內地很多公司的研發部門也十分先進,如臨近的深圳就有招商銀行、百度、騰訊之類,「這些公司都在飛速成長,相對而言,香港這邊的情況反而遜色。」但他強調,要建立良好的ecosystem(生態係統),「不是政府一家的事兒,而是老百姓的事兒。」他舉例說,「你看看香港家長對孩子的教育,成績最優異的都去做了醫生、律師、金融,第N個可能是IT,這就是香港社會的現狀。」

  既定思維,加上急功近利,或許正是香港人集體意識的弊端所在。他指出,本地的富豪若是投資,多會選擇傳統的如銀行、地產等,而不會去投一個Star-up(初創)公司。所以光指責政府是不對的,造成這個現狀,每一個人都有責任。」

  正如華為創始人及總裁任正非,某次與楊強等科研工作者對談時所說,「一個理論的突破,構成社會價值貢獻需要二三十年……所以我們今天把心平靜下來,踏踏實實做點事,也可能四五十年以後,我們就有希望了。」

  華為之所以建立實驗室,因「未來真正的戰場不再是終端和硬件,而在軟件,不是腿或手,而是大腦,我們希望把華為的大腦建立起來。」這個道理同樣可套用於企業和社會的發展上,只有當科技這個大腦建立起來,企業,乃至整個社會,才可以走得更遠。

  • 責任編輯:大公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地方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