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家∶樹人育人無悔白首/李月波一生盡獻教育

2013-04-07 04:25:01  來源:大公報

    

    圖∶李月波以真心辦好樹人,贏得教師真愛和校友家長真情

    

    □為辦好教育,她從青春走到白頭;為教好下一代,她五十多年來真心不變。不止出錢出力,還感染志同道合者傾注真愛,帶動家長、校友,以至退休職工延續對教育事業的那一份真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她創辦並傾注畢生心血的這所學校是名副其實的「樹人學校」,她深信「小小樹苗在成長,要做社會新棟梁」。樹人育人無悔白首就是故事的主人翁,八十多歲的香港樹人學校創辦人之一李月波校監。/文∶本報記者 呂少群 圖∶樹人學校校友會

    李月波現為樹人教育機構主席、樹人校友會顧問。華年八十的她,精神飽滿,頭腦清晰,談起參與創辦樹人學校暨幼稚園的那些年和那些事,如數家珍。那已經是53年前了,香港經濟遠未起飛,社會當然也沒有今天的繁華,什麽「兩個夠曬數」、免費教育可謂聞所未聞,一般家庭人丁興旺,為養家糊口,普遍父母都要打工,留下一群幾歲的小孩看家,大一點的會搬來木踮起腳尖趴在窗口,或隔鐵閘,急急地盼爸爸媽媽早點放工歸家,類似場景比比皆是。

    決心培育有理想的兒童

    幼童盼母歸的這一幕,令李月波魂牽夢縈,半世紀後依然曆曆在目,唏噓不已。耳聞目睹令她感慨係之,與兩位朋友磋商後,三人萌生了合作開辦幼稚園和小學的念頭,一來幫忙看顧一些朋友的孩子,二來協助照料一些小孩,讓大人特別是一些文職人員上好朝九晚五的班,討三餐溫飽,她不諱言對當年港英政府的殖民教育相當失望,決心培育有文化、有理想、朝氣蓬勃的少年兒童。

    懷抱理想,立定志向,三人行踏出辦學第一步。李月波回憶「辦學的關鍵有三個,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是校舍,第二是師資,第三是資金。」找呀找,走呀走,她們終於在北角清華街找到一棟唐樓,三層合計五、六千尺,每層可做兩個教室,可容三四十個學額。更重要的是,該處居高臨下,從英皇道轉上堡壘街,抬頭就可看到學校招牌。而這間學校的服務對象不止是打工一族,也包括北角街坊,北角當年聚居大批上海人,有「小上海」之稱。

    業主聽說是辦教育,當即表示支持,答允收取較廉宜租金,但三層樓每月仍須支付三千多元,這在五十多年前,也是一筆相當大的開支。1960年,香港樹人幼稚園,終於在北角清華街開課。三年後,李月波全權接辦,請來幼師畢業的郭小蓮當校長,學生四十人,李校監清楚記得其中有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的妹妹,又有華潤、招商、德信行和銀行的職工子弟。第一屆校友包括了王思育。漸漸地,更多知識分子把孩子送進來,包括大公報前副總編輯曹驥雲的兒子曹捷,也就是今天為人熟悉的作家陶傑。

    學校草創,人力物力都有限。全校僅有的教職員,包括郭校長、李月波和趙智瑛都要教書。地板壞了自己補,招牌殘舊了自己買油漆來翻新。這裏出現了內地山區小學常見的複式班,三四年級學生同處一個教室,一個老師教完這個年級布置了功課,然後教另一個年級的書。幼稚園小朋友也是高低班一塊上課。

    當時,李校監傾盡積蓄買下一台二手鋼琴,雖然賣家索價高達幾百元,她堅定地說「鋼琴一定要有。」二話不說買下了。最重要的錢都用在學生身上,一是提供校車接送學生,二是供應午膳給小孩子們,讓這些中下層職工的子弟吃上熱飯,而他們的父母可以放心上班,放工後才料理晚餐。午餐的飯菜誰操持?原來是郭校長把家傭叫來幫忙,權充廚師,每天端出的也不外乎午餐肉、番茄豆、雞蛋和青菜這些家常食物。「陶傑說樹人的午餐不好吃,我認為關鍵是有營養、乾淨,我們學校就這樣維持。」李校監淡然地說。

    條件差教育質素不能差

    辦學條件差,但李月波堅持辦學質素不能差。「首先要保證教育質素,重視學生品德。」她憶述,五十多年前的維園一帶樹木不多,青少年去公園踢球,踢踢就被人踢入黑社會了,好些小朋友通街跑,時見媽媽拿藤條扯破喉嚨叫孩子快回家。當時的社會狀況是,一種孩子是沒人教,另一種則深受外界影響,換言之等同面臨歧途。還有另一種更淒涼,家長麥先生不幸身故,麥氏三姊妹頓失所依,家裏請不起家傭,日子過得緊又苦。李校監決定予以收留,三人學費合計四十二元,管讀書,管生活。她補充,學校關鍵教品德,樹人還按學生實際需要而給予幫助,提供膳食、接送、看管服務,盡力做到周到細致,讓孩子健康、快樂地成長。樹人校歌歌詞「明事理,愛科學,智力高,體格強」道出了創校者的期望。

關鍵字:
責任編輯: 大公網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