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鑿京津運河 時局下的上佳選擇

  回頭再看「京津陸海運河」的主要功能設計。四個方面:一是通過運河引入海水,通過海水淡化為北京及其周邊地區提供水資源,解決北京水資源不足的困境;二是通過運河引入海水,改善北京和天津的大氣環境;三是通過運河航運,打開北京的直接出海口,發展北京及周邊地區的航運事業;四是通過運河引入海水,大力發展海洋經濟。

  結合當前的時代背景——中國經濟持續增長令世界矚目,霧霾成災促使環保進入新的階段,京津冀一體化的構想得到中央政府力挺——來看,在這樣的情勢之下,開鑿運河「引渤入京」確是一個「切實際」的大膽想像。

  幾年前駁斥「引渤入疆」時,就有人痛斥解決新疆缺水問題的設想之一——「將喜馬拉雅山炸開一個口,把印度洋暖濕氣流引過青藏高原」為荒謬奇談,事實上這種乍看之下的「胡說八道」是有科學依據的,只不過後來經大氣物理學家高登義及其科研小組證實,從氣象學上無法成立。

  科學往往不可思議,人類需要想象力。中國人其實不缺想象力,只是深重的曆史一次次加予了桎梏。我們的祖先曾突發奇想把土火箭捆在座椅上點燃,結果人被送入空中化為碎片,可外國人沒有恥笑,而是敬稱其為載人火箭的鼻祖。

  最後,想起1990年代初,中關村矗立的聯想大幅廣告:「人類失去聯想,世界將會怎樣?」二十多年的發展,互聯網領域的許多不可能都成為現實,甚至超越了人們的想像。科技的發展不該只帶動微博微信的升級換代,它更應該改變人們的一些固有觀念。

【本期提要】北京社科院6月8日發布《北京公共服務發展報告(2013-2014)》提出,通過開鑿「京津陸海運河」改善霧霾天氣,發展北京及周邊地區航海事業和發展海洋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