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沒遮攔 明星怎可做兩岸三地「點火機」?

  大公網評論員 青蘿

  一向溫文儒雅、富有才情、曾因一曲《把悲傷留給自己》而爆紅的台灣歌手陳升,近日在接受台灣泛綠媒體《自由時報》采訪時坦露自己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一句「等大陸人上廁所會關門的時候,我再跟你談統一」引爆了兩地民眾敏感的神經。這樣一句略帶庸俗、代表個人看法的言論在網絡上熱傳,讓很多人聽着不舒服。

  不僅如此,陳升在采訪中還表達了自己的政治看法:「我雖然沒有站出來發聲,但我反服貿」、「台灣不需要掙這麼多的錢,就用現在的姿態去制造台灣人最愛過的生活」、「陸客真的不要再來了,我們真的要犧牲我們的生活品質嗎?」等等言辭,被內地媒體轉載傳播之後迅速引起網友的情緒反彈和圍觀。

   其實,這只是近期文藝界人士牽涉兩岸關係論戰的一個新熱點。

陳升

  回頭看去,5月11日,香港作家陶傑在《蘋果日報》上撰文稱「大陸網友沒資格議論杜汶澤」的言論讓那場由「杜汶澤炮轟大陸網友」而燒起來的輿論戰火綿延不滅;近日上線的《小團圓》、《放手愛》等港產電影的票房慘淡讓「杜汶澤風波」難以過去;而再往前,有根可循的杜汶澤與溫兆倫的罵戰、溫兆倫揚聲「愛國」遭輿論非議、劉嘉玲天安門前拍照被罵「愛國」作秀、成龍、張國榮、汪明荃、伊能靜、周星馳等等都曾經因為「愛國」等言行而被輿論或追捧或質疑過。港台藝人似乎格外愛議論政治、談論國家,也格外受輿論熱捧和棒喝。

  近年來香港、台灣和大陸之間或微妙或友好的關係讓輿論環境格外敏感,具有社會影響力的明星藝人「明刀明槍」的論政極具社會煽動性。談論政治,這個略微敏感的話題雖然是每個人的自由,然而明星卻往往會帶來更大的社會影響。同樣的話,一位內地作家或企業家說來可能遠不止此般震動。

  反核四遊行、反服貿運動讓台灣社會充滿了壓力和火焰,執政者對「反服貿」的妥協、對「反核四」的聽命也讓台灣社會陷入了更大的迷茫;台灣年底即將七合一選舉,政壇的焦灼和當局的軟弱讓這片土地上的民眾格外緊張,台灣社會輿論甚至自稱眼下的台灣是「崩時代」。

  這不安和迷茫,同香港的紛亂一樣。陸港矛盾因為一起起發生在內地遊客身上的瑣碎不文明行為和少數香港民眾的不容忍不歡迎情緒而擴散;而香港政改、普選的論戰更是讓整個社會成為泛政治化的戰場,人人草木皆兵。一個小孩便溺能引發兩地網友耳紅面赤爭論不休、杜汶澤一句「某些大陸網友自以為是」讓內地億萬網友站出來怒罵抵制,甚至引發其參演的電影被抵制的尷尬現實,而鼓吹抵制的人群裏又不乏具有成千上萬粉絲的明星,冤冤相報,摩擦只能被越來越放大化。

  過去的香港台灣,經濟實力的先進和文化素質的濃鬱讓身處在港台的民眾有不自覺的驕傲和清高。「七十年代末,香港的GDP是整個中國的四分之一,今天,香港的GDP只占中國的百分之三不到。」眼下的台灣,小清新的文藝範兒只是不熟悉台灣的文藝青年心中仰慕的一個倒影,更多的時候台灣社會也陷在物價上漲、貧富差距擴大、青年人無法就業、食品安全問題倍出、政黨鬥爭泛化的現實下。

  以往高傲的港台和被矮化內地在角色地位上已經驀然轉變。陳升言辭中對大陸的「排斥」和「鄙夷」,陳升代表的小部分台灣民眾「不要服貿不要發展」、「老死不相往來」的「孤島情緒」,不僅是讓自己惹禍上身招致非議,更讓兩岸的情緒和隔閡越來越嚴重,讓對立情緒更消極的傳播。

  筆者想起自身的一樁見聞。曾經在北京早高峰的公交車上,兩位青年給一位年邁的老太太讓座,老人欣慰道謝,車上的氛圍其樂融融,接着這位剛剛坐下的老太太說道:「還是北京人素質高,要是在外地,誰會給你讓座。」這時旁邊的一位中年女士發聲了:「老太太你可不能這樣講,剛剛給你讓座位的青年都是外地人。」車上一時再無語。

  人們對地域的偏見、對人群的固有看法、對行為的抵制歧視是不可避免的,這種刻板映像能讓人快速的認識一類人、認識一個地方,卻也會讓認識停留在「坐井觀天」的曆史基礎上,抹殺發展進步,傷害人類感情。身為名人,更不應該讓個人社會影響力演變成消極對抗情緒。

  陳升、陶傑、杜汶澤罵大陸,大膽的言論和自由的表達只能達到個人抒發的暢快,但是這樣消極的「病態本土主義」卻只能如毒瘤,讓兩岸關係生瘡,給全體中國人增添痛楚,無益於社會輿論、兩岸關係。

  

【本期提要】近日,台灣藝人陳升的一席「等大陸人上廁所會關門的時候,我再跟你談統一」的言論引發軒然大波,延續杜汶澤炮轟大陸網友的熱潮,港台文藝界人士表達兩岸政見的言論近來接連不斷,爭議和影響也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