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點讚的24小時"深夜書房"可否複制?

  \ 
 深夜,讀者們還在三聯韜奮書店伏案讀書。

  事實上,作為先驅者,誠品自身的發展也頗為艱難。1989年成立的誠品書店直至15年後才實現盈利。如今,誠品的非書籍營收比重占70%左右,商場餐飲占到20%至25%,多元化盈利途徑能使其相對輕鬆地承擔夜間運營的成本。另一方面,拋去文化意義,通宵經營的理念受到供需關係的直接影響。依舊拿誠品來說,2012年,誠品書店最初進駐香港時,也選擇24小時書店模式,但是往往淩晨過後,大部分讀者還是會被地鐵末班車帶走,因此在營業一個月以後,香港誠品書店決定取消通宵營業。

  一邊是24小時的誠品書店在香港遭遇水土不服,另一邊是北京24小時書店的輪番亮相,不少讀者也有疑問:北京是否有適合24小時書店生存的文化土壤?

  首先,不同地區的氣候條件被認為是24小時書店運營必須面對的挑戰。台灣常年氣候溫暖濕潤,一年之中戶外活動時間也較長,而當北京冬天來臨之後,還會有多少人深夜來此讀書呢?而且,交通與生活習慣在部分讀者眼中同樣成為制約24小時書店發展的「瓶頸」。將近午夜,公共交通多數會停運,夜讀者的行程為此受到很大影響。

  據了解,2014年,「倡導全民閱讀」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政府還發文今年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將擴至12省份,再加上總理致信三聯韜奮書店,「為讀者提供『深夜書房』很有創意,把24小時不打烊書店打造成為『城市的精神地標』」的「文件精神」,會不會又讓全國各地跟風效仿,掀起開辦「不打烊」書店風潮?且在中國人均年閱讀紙質書4.77本的前提下,這些「不打烊」的書店的收入會不會還是難以為繼?

  其實,三聯韜奮並非內地首家「24小時」書店,早在2012年,上海大眾書局福州路店就開啟了「24小時」模式,已營業超過兩年。書店的夜間部分沒有實現盈利,而且被媒體曝光成為流浪漢蹭睡場所。

  所以,必須提醒的是,在「效仿」三聯模式前,地方政府和書店還需慎重考慮。因為在這些實行、或者實行過全天不打烊的書店中,三聯書店有一個民營書店不具備的國企身份支撐,不存在書店租金問題。而且,三聯這樣的書店不同於一般的圖書賣場,它擁有深厚的曆史蘊藉、有豐富的作家及出版方資源,預計每周將舉辦一次閱讀沙龍也定會吸引不少讀者的「眼球」。最後,再加上地域環境和文化氛圍——北京全國文化中心的地位和三聯在國內屈指一數的品牌號召力都使它有底氣全天候等待讀者上門。

  筆者得知,自從去年11月份,北京精典博維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也開始籌備「24小時博書屋」,目前書店還在緊張的裝修階段,預計不久即將開業。那麼,這個北京第二個「不打烊」書屋是否可以像三聯一樣開業火爆?這兩家書店讀者夜讀的「興趣」還會維持多久?北京,乃至於全國,還會出現多少個24小時書店?我們且行且關注。

【本期提要】2014年,「倡導全民閱讀」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政府還發文今年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將擴至12省份,再加上總理致信三聯韜奮書店的「文件精神」,會不會又讓全國各地跟風效仿,掀起開辦24小時「不打烊」書店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