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水污染:「炮轟」威立雅為哪般?

發生苯含量嚴重超標的水廠自流溝的監測井

  4月14日,多位蘭州市民向當地法院提起訴訟,起訴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以下簡稱威立雅)。要求威立雅提供其近一年來的水質監測數據,並對此次蘭州水污染事件進行民事賠償和公開道歉。

  威立雅是否該為此次蘭州水苯超標事件負全責?是否該向蘭州市民道歉和賠償?責任還未分清,調查還在繼續。

  而就在日前的媒體報道中,威立雅副總經理閆曉濤說明稱,威立雅在今年3月份剛做過一次檢測,而此次對自己的管網自來水取樣檢查才「碰巧」發現苯含量超標。苯無色有芳香氣味,要不是此次「無意中」檢測出來,人們喝個半年一年的估計都很難察覺。

  一項「多余」的檢測發現苯超標,情況似乎存在「運氣」的成分,威立雅發現自來水苯超標難道是做了好事?

  按照中國有關規定,對自來水水質的全面檢查為106項,半年做一次。威立雅在今年3月份已全面檢查過一次,下一次檢測起碼要到9月份。而威立雅在對周邊縣市地區做檢查的同時,對公司自己的管網水也做了取樣檢查,結果發現苯超標。不管是「無意」還是「運氣」,事態總算在未造成更大影響之前被發現並處理,但是這「無意」的檢查卻讓市民對飲水安全產生了更大的質疑和不安。

  蘭州自來水廠始建於1955年,此次受污染的4號自流溝是鋼筋混凝土材質,使用已近六十年。2003年威立雅對自流溝進行了部分檢測維護,並繼續使用,對老化和破損的溝體沒有進行全面的檢查和更新。而據蘭州當地媒體《鑫報》報道,2008年蘭州曾投資1.5億元對自流溝管渠進行整治。不管是政府的投資,還是威立雅的維護,現實是蘭州輸水管網的工作都做得很不到位。

  於是,「已經使用六十余年的關鍵管網半年才檢測一次」、「判斷有無污染僅靠水表面有無油花」、「把控着蘭州自來水供應」、「接管蘭州自來水之後就挑起水價上漲」、「多次上污染『黑榜』卻安然若素」等等新聞層出不窮……針對威立雅,媒體火力全開:此次蘭州水污染事件中的扭捏不作為,多年前的頻發的水污染醜聞,甚至威立雅骨子裏的「洋水務」資本性都被揪出來。

  可以說,正是威立雅「洋水務」的身份引發了更多的討論和關注,遭受到更多的批評和質疑。

  法國威立雅集團是一個有着拿破侖三世「禦旨」、150多年經驗、世界口碑的以環境服務為主業的大型集團,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水務公司」。從水處理服務到公共運輸,從清潔服務到能源服務,威立雅環境集團為全世界多國政府機構、地方機關、工業企業和程式提供服務和方案。

  而針對中國市場,威立雅的供水管理服務不僅橫掃中國眾多城市、企業,它還有一項非常可觀和引人矚目的服務是水務谘詢顧問。而做好這項服務,就為威立雅花血本在中國各地以「高溢價」獲取股權得到競標提供了一定的資金補充。技術、經驗、設備,都是威立雅自身的金字招牌。

  然而,能力和背景完全過硬的威立雅在中國市場卻一度是「畏畏縮縮」。剛進入中國的威立雅走了很多彎路,1997年在天津獲得第一個處理廠的項目,其後的好多年一直斷斷續續接不到項目,從投資、設計到運營,威立雅都在中國摸索適合自己的模式。直到2002年之後,威立雅確立了自己的中國道路,專門側重於後期的運營而非前期投資。這也正是它所標稱的核心競爭力。

  一個擁有市場的政府,一個擁有資金的資本方,和一個擁有技術和經驗的運營商——用這樣的三角關係來獲得合作的收益和分擔風險,是威立雅的理想模式,而威立雅設想自己占據第三者,分擔低風險,收獲高收益。

  可是風險和收益豈能兩頭皆占?獨立學者杜建國就在微博上發文炮轟威立雅:「威立雅水務來到中國,既沒帶來技術,也沒帶來資金,也沒帶來先進管理經驗,它帶來的只有節節高升的水價與接連不斷的事故——從將污水回水排入自來水管道到4 .11事件,它自己獲得的則是大把的銀子。」

【本期提要】蘭州市苯超標的水在被慢慢漂淨,市民被打亂的生活在慢慢回歸安定,被輿論炮轟的「洋水務」威立雅短時間內很難恢複公信和聲譽。威立雅是否該為蘭州水苯超標事件負全責?是否該向蘭州市民道歉和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