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旦投毒案:死刑是不是最好的答案?

  宣判前,受害人黃洋的父親黃國強表示,希望凶手受到法律的嚴懲。湯彥俊/攝

  其次,對生命和真相的承擔。作為複旦大學醫學碩士,被告人熟知「二甲基亞硝酸胺」的研究和影響,在飲水中投毒、與受害人父親同住、前往醫院探望、受害人住院治療病情惡化的整個過程中,被告人都未講出真相,沒有抓住一絲挽救受害人生命、拯救自身命運的舉動。據被告人稱,他曾經做過類似實驗,大鼠沒有死亡,他以為黃洋也能夠「熬過去」。這樣的描述實在「冷漠」。  

  對科學尤其是醫學的掌握和研究,其宗旨和目的應該是為了更好的為人類生存為社會發展而做出研究和幫助。對生命的尊重應該是醫學研究者和工作者最為印象深刻的宗旨,然而被告人拿「醫學」當武器,用「所長」來傷人,着實濺了醫學研究一臉血。這樣的傷害,是對行業的自戕,這樣的傷害無異於警察販毒、教師性侵。  

  最沉重的,則是對學識和做人的思考。網友針對這一點也難以平靜,「高材生是只用成績好嗎?心智不健全的人也配叫高材生嗎?」  

  2013年11月27日,在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庭審現場,面對訴訟方的要求,被告人林森浩對自己的犯罪行為做過這樣一段自述:在接受高等教育的這幾年時間裏,因為性格內向,我對為人處事重視不夠,缺乏這個年齡本應該有的正確認識;平時講話或做事形成了不計後果的習慣,而且遇到事情習慣逃避。  

  林森浩的自述看來是這樣的不成熟,只顧着學習的他沒學好人際交往,學識豐富的他容不下別人性格的缺點,能輕易對小白鼠做死亡實驗的他對自己犯的錯只會逃避,這樣一位「不成熟」的「高材生」令人歎息,更殘忍的是這樣的情況在現實中可能很普遍。  

  網友對「取消死刑」、「不該一命抵一命」的呼聲,並不是在幫助被告人逃避責任,而是希望能帶出更多的思考和領悟。為什麼校園內會頻發傷害案件,朝夕相處的同窗之間會痛下殺手,語言摩擦、性格不合、生活瑣事會導致兵刃相見,高學曆人才「高手段」犯罪更令人心寒。  

  馬加爵案、藥家鑫案等等悲劇在前,社會輿論和人群也曾經反思,大學教育、人際交往、激情殺人等等更多不可量化的因素影響着每一個人的命運,嚴謹的判決可以給當事雙方一個絕對的公正,卻難以徹底化解「瘤毒」。 

  於法,死刑是一息尚存的「結局」;於這個社會,死刑卻不是最好的答案。

  

【本期提要】複旦投毒案今天一審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殺人罪被判死刑。受害人黃洋的生命已經終結,兩個家庭的傷害還在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