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為何不去參拜唐招提寺?

  文/薛立若

  12月26日,日首相安倍晉三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參拜靖國神社。這一「反人類」的舉動,其實也是反了日本人自己。畢竟,日本人也是人類。

  人類進入文明社會有先有後,中國有幸是其中較早的之一。一千年多前的大唐,更以真正的開放和包容為根基,在東亞率先創造出燦爛輝煌的人類文明。與此同時,也以高尚的人類情懷開啟了中日交往之淵流。

  鑒真是那段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文化使者。

  公元600年左右,日本聖德太子從中國引入佛教,建立寺廟,並把佛教定為日本的國教。732年,聖武天皇派遣第九次遣唐使出使中國。龐大的使節團除學習佛法外,還肩負一項重要使命——自大唐延請一位高僧回日本授戒,以澄清當時日本佛界「佛俗混亂、綱紀大墜」的狀況。

  彼時渡海難如登天,淼漫滄海,百無一至,然而「江淮之間,獨為化主」的揚州高僧鑒真,卻毫不猶疑地答應下來。他自743年始,六次東渡才成功抵日,曆時十有一年,其中一次還曾漂流到海南島,雙目因屢遭海風吹損而失明。

  鑒真抵日,除宣揚佛教、講授佛經、創建律宗外,還帶去一批能工巧匠,把盛唐高度發達的建築、雕刻、醫藥、語言、文學、書法、印刷技術等傳到日本,從而使日本進入天平文化繁榮時代。故此,鑒真被譽為日本文化的「大功勞者」。759年,鑒真率其弟子在日本古都奈良建成唐招提寺。

  日本人至今感激鑒真。2006年,學者上山大峻訪問中國時曾感慨地說:「哎呀,一提鑒真,日本人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感激啊。」

  日本普通民眾亦知感恩。2013年10月初,唐招提寺在其「禦影堂」舉行鑒真和尚坐像特別展示,以紀念鑒真圓寂1250周年,前往拜謁鑒真坐像的日本民眾絡繹不絕。

  半世紀前的1963年,在鑒真圓寂1200周年之際,中國著名建築學家、梁啟超之子梁思成受日本朋友囑咐,執筆寫下紀念鑒真的文章。「……我隨同父母到奈良遊覽,正遇上某佛寺在重建大殿。父母曾以一元的香資,讓我在那次修建中的一塊瓦上寫下了我的名字。……」

  梁思成,日本文化的又一位「恩人」。

  

【本期提要】中國的強大,以及東亞地區日趨嚴峻的形式,也許令安倍晉三這位「純種政治家」感到寢食難安了,靖國神社中陰魂不散的軍國主義只能帶來更多的狂躁,何不聽同胞一言,去那唐招提寺,淨化一下焦慮的心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