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章程破局高校行政化 利劍莫成一紙空文

  原標題:大學章程破局高校行政化

  大公網特約評論員 周琳

  中國大學教育的整體症狀,通病同源,難有例外,皆肇因於學術行政化,這讓大學無一例外地成為介於政府機構與國有企業間的怪物。日前,教育部核準了首批包括人大、上海外國語大學在內的六所高校章程,此舉不僅填補了建國以來高校無法可依、無章可循的空白,亦成為其去行政化的破局之步。

  章程對於普羅大眾而言稍顯陌生,它實則為一個國家高校現代化制度最基本的要素。中國近代高校章程起步不算晚,最早起源於清光緒年間的北洋大學,時任校長的美國人丁家立與洋務運動參與者盛宣懷草擬了《創辦北洋大學堂章程》,這不僅成為北洋大學堂創建的藍本,也為中國大學的創建設立了「規式」。

  而後,中國高校六十多年的章程建設磕磕絆絆,尤其是從1979年至今,全然演變為外行內行不分的局面。教改與經濟、政治的改革不同,學術行政化實行多年,因涉及政治國情,所以成為改革最大的絆腳石。其模式就是全國三十多所高校成為副部級單位,學府從此成為官府。   

  盡管我們一直提倡各種政策設定是「以人為本」,然而各類高校招生標準卻統一劃定成為了行政措施,任何「殊異」之才失去了存在、開展、琢玉成長的機會,所謂不拘一格降人才,卻在中國行政管理下劃定了一格又一格。

  此番6所高校的章程,內容、結構並不完全一樣,突出學校主體地位,落實高校辦學自主權,是各高校章程的共同點之一。外界所關心的各部門間的權利義務,以及與上級管理部門、其他社會單位的關係等都做了詳細界定。

  「教授治學」是近年來呼聲較高的一項改革,也是各高校探索去行政化的重要突破口。此次核定的高校章程中,華中師範大學明確將"教授治學"寫入其中,並進一步提高學術委員會的地位,其他高校也普遍就行政權力和學術權力進行了界定。 "

  章程既出,有不少人質疑這會否成為一紙空文。魯迅先生所言非虛,中國人的性情總喜調和、折中。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裏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所以即便章程出來,破除行政化,三中全會要求解決一考定終身,依然會有人說考試絕對必要,不然全亂套。又有意見說,放權給教授獨立招生,營私舞弊怎麼辦。然而今日教育的問題,遠甚於營私舞弊,遠甚於「亂套」,而是太森嚴、太沒商量、太無情,於是暗度人情、陰損規矩。日前,人大招生處主任涉嫌攜款潛逃就是最好的力證。

  誠然,大學章程只是去行政化的開始,最終的指向是促進辦學自主權的落實。這一方面需要教育部門的簡政放權,也需要學校有的制度支持。對於已經制定章程的各高校來說,如何保證章程不成為"掛在牆上的一紙空文,是擺在面前的一個課題。


延伸閱讀:

教育部首批核準6所高校章程 發言人回應蔡榮生被查

高校章程是教育本位的良性回歸

【本期提要】教育部近日首批核準了中國人民大學、東南大學等6所高校的章程,去行政化傾向明顯。這是教育部《高等學校章程制定暫行辦法》實施以來核準的第一批高校章程,標志着我國高校章程建設取得了實質性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