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的“限塑令”到底給公眾帶來了什麼?

  文| 徐孟楠 

  《關於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自2008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至今已過去9年時間,在這9年時間中“限塑令”給公眾帶來了什麼?

\

  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先知道這個限令到底限制了什麼。它規定了在超市、商場等地不提供免費塑料袋,限制了人們對於塑料袋的使用。從手段上來説,這個限令是成功的,的確大型超市和商場不再為消費者提供免費的塑料袋了,但是從實際效用上説,這個“限塑令”卻是失敗的。因為對於多數消費者來説,在自帶環保袋和購買塑料袋之間,他們更願意選擇後者,這就使得這條法規從一開始就顯得可有可無。

  即使對於政府來説,“限塑令”也並不是一個好的行令典範,9年過去的確大型商場看不見免費塑料袋的影子,但在一些農貿市場它們依然存在。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一方面是“限塑令”下達之後,執法以及監督的長期缺位,導致市場的反彈。另一方面,則是消費者自己選擇的結果。對於小攤業主來説,僅僅兩毛錢的塑料袋對於生意的影響是巨大的,在相同的條件下,消費者們顯然更願意去選擇不需要掏錢買塑料袋的商家。這也就造成了在某些環境下,“限塑令”施行困難。

\

  而對於那些大的商家來説,他們是歡迎“限塑令”的,自此他們不僅不用提供免費塑料袋,還可以通過賣塑料袋來小賺一筆,就像是得到了“政策扶持”一般。如此一來,“限塑令”變成了“賣塑令”,使得原本以環保為目的的法令不僅對限制塑料袋功效不大,還產生了畸變,成為了一些商人牟利的工具。

  同樣陷入尷尬境地的還有“禁菸令”。2014年國務院法制辦公佈了我國首部《公共場所控制吸菸條例(送審稿)》,意味着所有“帶頂兒”的場所都要禁菸。但是施行三年了,其效果卻也不容樂觀。其實一個“禁菸”,一個“限塑”,初衷都是好的,也的確是現在中國社會進步的體現,甚至民眾也大都對這兩個法令表示支持,但是結果還是雙雙淪為“雞肋”,這不僅僅是法規自己有所侷限的問題,比如“限塑令”對於人們使用塑料袋場景的預期存在不足,“禁菸令”也有着分區管理的種種問題,同樣也是相關部門監管不力的原因。

\

  法規帶有侷限性是正常的,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哪項法規是可以標榜自己絕對完美的,這也正是法律法規需要人民不斷完善不斷補充的原因,這個不斷完善的過程事實上也就是人類不斷文明進步的過程。監管問題則是一個大難題,再好的法律法規也是需要人來進行執行,猶記得“限塑令”施行伊始,人們還對其抱有敬畏,但之後主管單位的混亂、監管部門的懈怠、執法人員的缺失直接將一個法令變成了名存實亡的擺設。因無人作為而走向寂滅,這對於法律法規來説應該是最無奈的死法。

\

  當然,“限塑令”的這9年也並不是全無用處,總結經驗進行改進將是這9年實踐下來獲得的最好的禮物。9年時間,義務教育都已經完成了。之後的時間,對於政府來説,將是一個重新選擇的過程。如果認為“限塑”還必要,那等待它的將是不斷完善和細化;如果認為沒必要了,那對於以後再頒佈其他法令來説,“限塑令”的下場就將是前車之鑑。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