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政績觀孤芳自賞,宜添些綠色民意

一直以來,地方政府作為的好壞,地方官員的升遷榮辱,實質上大多係於體制之手,困步於封閉的上下授受,不乏與民意疏離,甚至相悖的情形。植根於民意的這份綠色褒獎,給出了迥異體制主流的評判,無疑是對他們遲來的彌補,也讓「美麗中國」有了紮實的注解。

  一直以來,地方政府作為的好壞,地方官員的升遷榮辱,實質上大多係於體制之手,困步於封閉的上下授受,不乏與民意疏離,甚至相悖的情形。「SEE-TNC生態獎」無形間擊中了中國傳統的地方政績評判的弊病。

  7家縣級政府,主動將自己綠色政績的評判權,交給毫不相幹的民間組織,這是第五屆「SEE-TNC生態獎」上令人意外的環節。

  「SEE-TNC生態獎」是中國首個由民間環保團體設立的生態環保公益獎項,雖最初由企業家群體發起,但曆經幾年的完善後,可以說,近乎代表了中國民間環保NGO群體的集體態度和好惡。

  過去數年,這個獎從來只屬於草根、民間的環保力量,即便如經濟學家吳敬璉所言:「環境作為公共產品,首先的責任人其實是政府」,主辦方亦從未越官方雷池半步。

  而2013年增設「綠色治理者」獎項,首次將地方政府的環境作為納入評判體係,本意是為了呼應「官民互動,給綠中國」的年度主題,卻無形間擊中了中國傳統的地方政績評判的弊病。

  這一獎項重點審核了當地2013年有無重大環境損害或污染事故,上訪事件中環境因素的比例,以及政府有無着力推動民間環保組織發展。

  一直以來,地方政府作為的好壞,地方官員的升遷榮辱,實質上大多係於體制之手,困步於封閉的上下授受,不乏與民意疏離,甚至相悖的情形。即便民意關注有加的環保議題,也難有體制之外的評判手段。

  那些以「××模範城市」,「××示範區」,或「××先進單位」等命名的稱號、獎項,無不烙有顯著的行政印記,缺乏與民意的真正互動,難免陷入自娛自樂或塗脂抹粉的怪圈。民眾不以為然,地方政府孤芳自賞,是稱號之後的常態。

  而以「綠色治理獎」的名目,將民意的陽光投射進閉塞的政績評比土壤,往小說,是確保獎項公信力和信服度的技術手段,往大說,是賦予地方政府作為真正的合法性,所謂政績應為民所謀,亦應為民所評判。往根子上說,這才是政府理應具有的公益性的本原。

  此次遴選中,最終五家地方政府落選,浙江安吉和內蒙古和林格爾兩縣,成為NGO眼中的勝出者。饒有意味的是,前者十余年前就確立了生態立縣的宗旨,但在與傳統GDP政績觀的比拚中「承受重大犧牲」,而後者則飽嚐沙患之苦,不得已以種樹來清償粗放發展之後的自然欠債,亦無暇顧及經濟成績單。

  植根於民意的這份綠色褒獎,給出了迥異體制主流的評判,無疑是對他們遲來的彌補,也讓「美麗中國」有了紮實的注解。

  最關鍵的意義恐怕還是,漫長的評選過程,集納了來自媒體、學界和NGO的嚴苛評判標準,而所有候選政府出具的綠色成績單(申報材料),均要在公開平台上透明展示,接受民意的指摘,容不下欺瞞與虛飾。

  也正基於此點,第一次的評選,並未出現應者如縷的盛況,最終只有寥寥七家敢於走上前台。

  但相信,遲早也會基於此點,民意的陽光才能真正擦亮地方政府的良心招牌。

  (作者為南方周末記者)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