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惡城管是「權力尚在籠子外」的縮影

文身形滾圓的延安城管如旱地拔蔥一般,高高躍起,用雙腳踩跺着倒地者的頭。加上必要的輿論監督,我們才可以指望權力是善的,而不是延安城管傳遞出來那種赤裸裸的邪惡。

  身形滾圓的延安城管如旱地拔蔥一般,高高躍起,用雙腳踩跺着倒地者的頭。倒地者,延安當地的一個商戶,納稅人。

  上演在延安街頭的這一幕,看呆了無數國人,網絡的輿論場中回蕩着人們真實的憤怒。

  公眾對這名惡城管的評價並非感情用事。和平年代,並非你死我活的戰場,只是執法者與市民之間的並不複雜的糾紛,強勢者卻秀出虎狼般的殘暴,只能令人們懷疑,在他人性的養成過程中,一定是太缺少文明陽光的照拂,太缺乏人之為人的開化教育。我們的先賢早就知道,人是危險的,「異於禽獸者幾稀」,正是文明,馴化、規範了人類的獸性,讓人們以規則而不是爪牙相處,以此總算將人類與虎狼區別開來。惡城管的惡行,首先是文明之恥,更是教育的失敗。

  進而,我們也應追問:我們的權力制衡現狀是不是給這種人性惡提供了恣肆的土壤?我們的制度環境是否充當了惡城管施暴的興奮劑?

  答案是肯定的。習近平總書記履新後曾提出,要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言下之意,今日中國,一些權力還在籠子之外奔突。延安惡城管殘暴踩跺市民頭顱,正是一幀權力在籠子之外肆虐的最新標準照。

  就城市管理而言,本來許多職能部門都承擔了相應的責任,比如衛生清潔由衛生部門管理,攤販由工商部門管理,規劃由城建負責,但這些職能部門將審批之類的職能運用得風生水起,抓在手裏牢牢不放,卻將那些帶有公共服務性質的累活、麻煩活丟在一邊,於是極具中國特色的城應機構營運而生,而且很快,城管就體現出中國權力機構的特色:該管的沒有管好,不該管的卻格外上心,有利則管,無利則應付了事。在一些地方,城管充當了地方政府拆遷的衝鋒隊,專幹「髒活」。筆者所在的北京某區,小區裏有很多外地農民以蹬三輪載客為業,此地城管定期出動,罰款了事,而罰款數額拿捏得頗具藝術性,即不能到讓業者感到無利可圖從而罷手的地步。

  中國城管的角色,也令國際上許多媒體都看不明白。有的猜中國城管就是警察,有的認為城管就是專查小攤小販證照的。城管這種曖昧、駁雜的角色定位,從各地城管那五花八門但卻有模有樣的制服着裝中也能看出一斑。

  身上那層疑似司法機構的光環,使得相當多素質低下的城管有了口含天憲的感覺,而城管面對的管理對象多為底層平民,於是從來就缺乏對民眾發自內心的敬畏感的權力就愈加恣肆、狂放起來。這就是中國近年來城管屢屢成為社會矛盾焦點的原因所在。

  要消除惡城管,首先要對城市管理思維與體制進行反省。世界上商業高度繁華的城市很多,卻都沒有像中國這樣頻頻發生城市管理上的惡性事件,個中道理,並不難索解。城市是民眾生存之所,如何服務民眾生存的需要,而不是把城市管得井井有條卻毫無生機、民眾沒有謀生之道,並不需要太多的智慧,只要擺正權力的位置,使權力真正是服務型而不是單向的管治型,就能扭轉城管之惡。朝向服務型政府的改革,委實已經刻不容緩。

  此外,應對官員、公務員展開全國性的教育,這個教育已有着當然的迫切性。教育活動的內容,應該大張旗鼓地告訴官員及公務員:你們的工資,不是樹上長的,也不是任何組織與機構給的,而是每一個中國大地上的勞動者創造的,是他們在供養你們,所以,不該給他們以冷臉,更不該對他們拳腳相加。最好還應該在中央電視台黃金時段播出,它是公共電視台,尤應發揮它本就具有的強大的教育潛能。民眾供養官員,這不是什麼秘密,早就不該諱言了,而是應該月月講天天講的。這樣的理念入腦之後,才能喚起官員與公務員正當的是非感,培養其敬畏感。加上必要的輿論監督,我們才可以指望權力是善的,而不是延安城管傳遞出來那種赤裸裸的邪惡。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