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習奧會讓朝鮮的空間越來越小

「習奧莊園會晤」在全球焦點注視中落幕了,根據多方的綜合報道,雙方在會晤中談及朝核問題時,「就朝鮮應該實現無核化、不會接受朝鮮為核擁有國、為實現無核化加強對話與合作達成了一致意見」。

  中美對於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決心堅定

  「習奧莊園會晤」在全球焦點注視中落幕了,根據多方的綜合報道,雙方在會晤中談及朝核問題時,「就朝鮮應該實現無核化、不會接受朝鮮為核擁有國、為實現無核化加強對話與合作達成了一致意見」。

  正如會前中美兩國所說明的,和大多數人所預料的,這次會晤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在中美兩個大國的高層間,建立起更直接的管控衝突、交流意見的渠道,也是為了讓兩國領導人更加熟悉和了解對方個人的性格、行為及思維方式,從而提升雙方的互信關係。相比之下,能否在個別事項上取得具體成果,反而不在此次會晤的主要考慮之內。在這種不刻意追求即時成果的背景下,中美兩國此次對於朝鮮核問題的共同表態,就尤其顯得份量十足。

  眾所周知,朝鮮今年上半年,在國內經濟等問題未有明顯好轉,而國際壓力不斷增強的情況下,卻連續推出了包括第三次核試驗在內的一連串強硬措施,如果從理性的角度分析,顯然是一種放出「勝負手」的決斷。

  有種分析認為,從曆史上看,美國對於非盟國擁核,大約會有一個十年左右的政策軟化期,從開始時的堅決反對,到逐漸接受事實,修改紅線與擁核國相處。例如中國1964年首爆原子彈成功時還與美國處於完全對立的狀態,到1972年就實現了尼克鬆訪華;而印度1998年核試驗成功,也在8年後兩國簽署了《美印核合作協議》,並在2008年得到兩國議會批準生效,標志美國已經完全承認印度的實際核地位。由於美國在全球事實的主導地位,它的接受或默認與否,又基本上左右了國際社會實際的態度。

  而從2006年朝鮮首次核試驗算起,至今也已經有六年多了,如果以上規律確實存在,那麼朝核問題就正在進入政策是否會發生關鍵期。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不過從邏輯上推演,朝鮮抱着「曙光就在眼前」的希望而采取行動的概率相當高。

  不過此次中美元首會晤再次清晰、明確,而且直截了當的表示了,絕不接受朝鮮擁核合法化永久化的態度,除非發生不可預測的極小概率事件,至少在未來數年習奧兩位領導人任內,中美在朝鮮核問題的這一基本立場顯然決不可能有任何後退,而且還會進一步加強兩國間的相關合作。朝鮮不僅不可能「以拖待變」,而且未來在中美兩國間,利用兩國矛盾遊走其中的空間也會越來越小。

  壓力帶來緩和,但難帶來誠意

  朝核問題成為習奧會上直接達成具體共識的少數事項之一,主要還要「歸功於」朝鮮自己,筆者曾在之前的有關分析時就曾提到,朝鮮這些年來,看似成功利用了各國政策關注重點的不同,以及其它的矛盾,為自己爭取到了發展核武的時間,和相當數量的「交換棄核」的援助。但卻因此,無論在作為對手的美韓眼中,還是在作為朋友的中國面前,又或是其它中立第三方的觀察裏,都嚴重喪失了國家承諾和保證的信譽。這種代價看似無形,實際上卻最難挽回和補救。

  過度消耗外界信任和善意的結果,就是中美罕見的在地區安全問題上達成了相當一致的意見。根據美國《紐約時報》9日援引參加會議的美國官員稱,中方「不同尋常地」具體論述了如何通過其在經濟和能源上的影響力,要求朝鮮回到原先的承諾上來。這位官員還稱,中方明確表示,在金正恩改變其行為之前,不會與其進行直接接觸。當然,目前上述消息尚未得到證實。

  雖然美國媒體,即使是《紐約時報》這樣的主流嚴肅媒體,在涉及中國的報道中誇張、歪曲或誤導事實的情況一直屢見不鮮,但此次報道的相關內容,與前不久金正恩特使崔龍海訪華,兩國對行程報道口徑的截然不同,以及與中朝傳統互訪活動的差異相對照,在相當程度上能夠相互印證。由此,大至可以推測,中國對朝鮮確實采取了較為嚴肅和坦率的態度。

  從朝鮮近日的一些動態看,它似乎也感受了這種壓力,態度有所軟化。本月上旬更少見的主動提出舉行進行朝韓南北對話,恢複雙方熱線聯係,討論開城工業園區等正常化等議題。半島局勢從一兩月前的高度緊張中,得到了明顯的緩和,這點無論如何都是值得歡迎和鼓勵的。尤其是開城工業園區如果能恢複正常運作,將是自2009年朝鮮正式宣布退出六方會談以來,總是螺旋式下降的半島關係極其難得的一次恢複性反彈。

  然而,由於朝鮮和其它各方間的信任基礎已經被嚴重損耗,以至於很多原本並不重要的細節,也會令人意想不到的成為談判的絆腳石。這次原定12日的朝韓政府間會談,就在即將舉行的前一天晚上,卻因為雙方無法就代表團團長的級別問題達成妥協,而不得不臨時取消。從目前了解的細節來看,朝韓的心態都是怕被對方「占了便宜」,卻又想占便宜,從而斤斤計較,互不讓步。這對於要取得突破,就要擅長「為對方制造可下台階」的半島對話協商來說,實在不是很好的預兆。

  而如果連這種改善氣氛的外圍談判都遲遲難以取得進展的話,在半島和朝核的核心問題上,在近期內取得明顯進展的可能性就更加微乎其微了。

  未提恢複六方會談

  中方在這次中美元首會晤後,對於朝核問題的表態,還有個細節值得留意。此次中方在闡述立場時,只提到希望各方盡快恢複對話,但卻沒有提到恢複六方會談,這與以往的口徑有所不同。

  當然,這可能僅僅是因為考慮到,目前恢複六方會談的時機還不成熟,可先以其它形式進行對話交流,但也不能完全排除一種可能,那就是以為,六方會談機制已經不再能最好的應對半島局勢和朝核問題。

  從實際情況觀察,六方會談的參與者過多,各國間的雙邊問題也時常被卷入談判,比如日本一直就企圖把綁架人質問題塞入議程,讓本來就很複雜的朝核與半島安全問題更平添額外糾纏。另外,六方會談的目標極大,但真正參與談判的一線人員的層級卻並不很高,對於重要問題的任何一點變化都必須反複請示,效率只能說差強人意。

  而且現在已可以看出,解決朝核問題只可能由高層的政治決心予以推動,這更不是偏重於技術性和程序性的六方會談能夠承擔得起的。如果參考現代比較成功的重大國際問題談判的經驗,由高級別人士在隱密的小範圍內直接對談,先制定出大致的框架後,再交由六方會談等公開機制制定詳細的技術路線圖,可能會更加有效。

  朝鮮棄核將是長期的神經戰

  自從將擁核寫入憲法後,朝鮮已經把核問題的籌碼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從它的立場看,這樣做也是將自己置於一個很難再做出重大讓步的位置上。由此也可以理解,為什麼外界施壓了如此巨大的壓力,但至今沒有觀察到朝鮮的基本立場有任何鬆動的跡象。

  而對於美韓日和中國來說,在堅持無核化上同樣沒有多少可以退讓妥協的空間。前者已將朝鮮不成熟的核裝置視為最大現實威脅不消說,中國也因此面臨着周邊多國多地區可能連鎖核武化的重大安全挑戰。無論朝鮮有什麼想法,在曆史上又有多麼密切的聯係,也都不可能任其損害我們的根本利益。

  從半島局勢和朝核問題曆史上看,談判不是沒有取得過突破,事實上,曾有過多次的實質性突破,但每次都在不久後又回到原點,甚至更加惡化。客觀的說,其中朝鮮要負的責任是最大的。它過往的記錄已很難讓人再相信,它僅以口頭做出的保證。從這個角度說,不得不承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多隆尼提出的,「如果想和朝鮮協商,朝鮮有必要首先拿出真正的無核化措施等」,有着很難辯駁的理由。畢竟,只有確保談判的成果不再會被某方隨意逆轉,重新進行談判才有實際的意義。在朝鮮已經公開越過核門檻的情況下,再僅為了談判而談判,除了朝鮮能借此贏得更多的時間之外,對於其它各方都已毫無意義,

  而坦率地說,從目前看,唯一能迫使朝鮮認真進行談判並遵守承諾的辦法,只有進一步施加經濟壓力,減少甚至切斷援助。但這與中國通常的外交理念和立場明顯不同,對於中國來說,同樣需要一個適應和學習的過程。在此同時,中國也不能像美日那樣毫無顧忌的揮舞制裁大棒,而需要盡可能避免在朝鮮造成人道主義傷害。把握其中分寸的難度可想而知,更麻煩的,朝鮮恐怕也很清楚這些,在它的「強硬牌」基本用盡,效力也逐漸減弱後,未來堅持擁核,抗拒壓力的主要手段,恐怕將會更多的轉向利用外界。

  綜合這些理由可以再次推斷,雖然中美在朝核問題的立場上取得了一致,而且都開始采取了比較強硬的行動向朝鮮施壓,但在短期內,朝鮮鬆口乃至采取實際棄核行動的可能性仍然很小。只有在壓力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後,轉機才可能出現。所以,同時保持耐心和壓力,將會是推動朝核問題向永久解決方向發展,必須具備的條件。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