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拚爹」不如自己「成為爹」

今年應屆大學生創下曆史新高——699萬,相當多畢業生面臨着畢業即失業的窘境。人在囧途的畢業生們出路並不多:一部分暫避風頭,決定考研或出國,但鑒於研究生畢業找差事也難,更多畢業生便雲集北上廣深,號稱尋夢,實際拚命。

圖說:拚爹最難就業年

  教育部連年盲目擴招終於結出惡果。 

  今年應屆大學生創下曆史新高——699萬,相當多畢業生面臨着畢業即失業的窘境。史稱「最難就業難」。

  人在囧途的畢業生們出路並不多:一部分暫避風頭,決定考研或出國,但鑒於研究生畢業找差事也難,更多畢業生便雲集北上廣深,號稱尋夢,實際拚命。

  媒體報道,有些同學選擇去加拿大、美國等地區工作,與留在北京相比,出國工作相對還要容易一些。

  估計部分人會理解成這是大國崛起的一個標志,紐約據說是世界之都,一個特點是想找份差事不易。現在北京取代了人家的地位,你不油然而生自豪感嗎?

  這樣想很愛國,但也有些意淫的味道。畢竟咱們號稱是全世界最大的發展國家,人均GDP位列全球百名上下,發展還不平衡,而且令奧巴馬寢食難安的一件事就是失業率居高不下,竟然還能吸納中國莘莘學子跨國就業,不禁令人拍案稱奇。

  北京就業之難由來已久。在中國城市化發展極端不平衡,加上地區差距等因素,占盡機會優勢的北上廣深自然備受畢業生們青睞,在遷徙自由、自主擇業的今天,畢業生甘願忍受北京高房價、高壓力、高PM2.5之痛,在此打拚,優勝劣汰,無可厚非。

  然而,和紐約不同的是,畢業生在北京就業遭遇到是首先是一道有中國特色的門檻——戶籍。近兩年來,北京市對於應屆畢業生的落戶指標正在逐步縮減,相關企業能拿到的畢業生落戶指標也越來越少。盡管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工作的通知指出,用人單位不得對求職者設置性別、民族等條件,招聘高校畢業生,不得以畢業院校、年齡、戶籍等作為限制性要求,不得將畢業證書發放與高校畢業生簽約掛鉤。但在僧多粥少的局面下,一些備受青睞的體制內事業單位則利用戶籍設置了一道天塹。

  還有一個有中國特色的門檻是拚爹。有人戲謔道:能力、文憑算神馬?以爹為核心的關係才是硬道理。男生這點不如女生,只能拚親爹,女生有時還可以拚幹爹。在集中了政治核心資源的北京,爹往往是權力的化身。一個主管招聘的央企高管曾發出一聲歎息:手裏的條子比應聘簡曆還多,誰都有來頭,誰都惹不起。

  處在劇烈轉型期的中國,由於體制改革的滯後,加上西方金融危機爆發以來,政府主導經濟的色彩濃重,國進民退趨勢明顯,重回體制內成為大學生的一個最優選擇——高燒不退的公務員報考熱便是有力佐證。但相較於國考,其余福利待遇優渥的央企和事業單位並沒有采取完全公開招聘的模式,即使招聘由於制度設計的缺陷,加上缺乏社會監督,往往為拚爹拚關係大開方便之門。

  平心而論,中國大學生的入學率遠低於美國等發達國家,就業難本質上是結構性的。一方面是用人單位想招收的人才中國高校無力培養,不是觀念落伍就是專業設置不合理;另一方面是有些落後地區急缺人才總是沒人去,而北上廣深又過度集中存在就業難。

  中國教育本身的問題備受詬病已久,短期難有徹底扭轉可能。但更關鍵的一個問題是:急需人才的民企本身在發展中就缺少國民待遇,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又遭遇高稅負、融資難、轉型難、升級難等問題,對畢業生而言,它們爭取戶口的能力也遠遠落後於體制內單位。另外,中央一再呼籲畢業生們到西部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比如新西蘭(新疆、西藏、蘭州),但在目前階層固化、利益集團肆虐的今天,可否考慮官二代、富二代現行?否則,在信息如此公開透明的年代,想必寒門子弟去這些落後地區紮根,也有些逼上梁山的味道。

  在中國那麼多地方,那麼多地區急需人才之際,出現如此巨大的就業難題,本質上當依賴於深化改革,構建一個符合市場經濟大發展的外部法治環境,使每一個大學生都能公平實現自己的中國夢。也就是說,就業難是表象,就業不公是本質。

  有人評論說,本屆政府是從自我革命開始的,精兵簡政,推動依法行政成為主基調。李克強總理甚至宣布本屆政府公務員人數不增量,這無疑是有利於未來經濟健康快速發展,實現公平就業的積極信號。

  在改革開放35年的曆程中,95%就業機會都出現在中小公司,其中不少最初的創業者或就業者都成為了今日市場經濟大潮中的風雲人物。

  因此,出國和留京都不是當下大學畢業生的最佳出路。

  風物長宜放眼量。改變世界的前提是改變自己——爹不行不可怕,可怕的是放棄了奮鬥的勇氣和希望,也就放棄了成為爹本人的可能——玩命混進體制內苟活總有一天會痛感浪費青春。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