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顧駿:高考改革不妨從點滴做起

今天,在全國考生及其家長和老師,乃至全社會的期待中,一年一度的高考開始了。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越來越多的學生事實上放棄了高考:今年預計有912萬人參加高考,但另有大約100萬高中畢業生放棄高考。

  今天,在全國考生及其家長和老師,乃至全社會的期待中,一年一度的高考開始了。一時間,從政府到學校到家庭到企業,全部進入「備戰」狀態:為考生服務的賓館、出租車被預訂一空;警車為接送考生的大巴開道,限行規則為接送考生的私家車「破例」,校門口安檢升級……更不用說發生在考生家裏的一幕幕全家總動員的景象了。

  在中國大地上,好像再沒有任何一個單獨事件如高考這樣,能引發全民的關注和激動。所有這一切據說只是因為一個信念:「高考是最公平的」。

  確實,高考以其「同一張考卷」的形式,表現出對所有階層一視同仁的態度,不管多麼貧寒或者多麼權勢顯赫,至少在那幾天裏,所有考生需要回答同一係列的問題,一時之間好像所有社會差異都消失於無形。

  為了這個平等,高考和中國教育作出了巨大犧牲,學生和國家也作出了巨大犧牲。作為教學評估手段,高考本來具有許多功能,現在都放棄了,只剩下篩選一項功能;個人接受12年的教育並不是只為了獲得一塊大學的敲門磚,而是期待通過教育獲得整體的發展,可現在一切都被指望「進了大學以後再說」,但人的可塑性允許如此推遲嗎?國家指望教育培養出更有創造力的人才,但年輕人為追求平等,只能無奈地接受「應試教育」的模式,成為「考試機器」。

  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越來越多的學生事實上放棄了高考:今年預計有912萬人參加高考,但另有大約100萬高中畢業生放棄高考。近年來棄考人數幾乎以每年接近10萬人的速度增加,而且棄考學生表現出明顯的兩極分化:

  一方面,在像北京、上海這樣發展程度較高、富裕家庭較多的城市,不少學生高中畢業之後選擇出國留學,總體上其人數每年以超過20%的速度增長。另一方面,內陸又有許多學生,或者因自認考不上大學,或者因考上以後經濟上承受不起,或者因考上後畢業時也未必就能找到好工作而放棄高考。

  如此悖謬甚至詭異局面的出現給國人以極其深刻的刺激,被寄予維護社會公平之厚望的高考,已顯現出公平功能的衰退。既如此,這是否意味着,高考真到了可以改革,也非改不可的時候了?

  其實真正的高考改革已經開始。最近教育部發文,正式將高等職業教育的入學考試和高考分離。這樣,高職不再成為高考落榜者的安慰劑。願意選擇學一門手藝,走另外一條職業道路的高中生,可提前作準備,沒必要再陪以進大學為目標的同學做沒完沒了的習題。用專家的話來說,這份文件是提供給學生和家長的一幅「人才成長的路線圖」。

  如果留心周邊,可以發現,近年來各種私立學校,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不斷湧現,而且往往采取中外合資等方式,引進名校資源,確立了一個高起點。這些學校有一個顯著的共同點是「質優價貴」。這預示着未來有支付能力的家庭和學生,可直接選擇私立學校,少了這部分學生的競爭,家境不足以支撐高學費的學生或許可以減輕些壓力。

  如此走向,不會破壞高考的公平,因為公平僅僅相對公共資源而言,卻能大大拓展高考改革乃至教育改革的空間:考試途徑多軌制加上社會流動渠道多軌制,將極大地緩解千軍萬馬擠高考獨木橋的現象,而一旦高考指揮棒不再具有那麼強大的魔力之時,教育就可放手改革,不用再被大學入學率牽着鼻子走,教育主管部門和學校多年準備卻一直得不到實現的教改舉措,有望逐步推出,中國的教育或許就此揭開新一頁。讓我們期待。

  如果上述改革算是願景,距離還太遠,那麼眼下政府和社會各界可以立即做很多切實幫助到考生的事情,比如說考場周邊的工地應暫停施工以為考生創造安寧的考試環境,在居民小區避免制造可能幹擾考生正常休息的噪聲,交警部門應隨時待命幫助有需要的考生抵達考場,等等。改革願景很重要,但不妨先從點滴改進做起。

  (作者係上海大學社會學係教授)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