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郭宇寬:中國科學院為何要辦大學

中國科學院悄然中真辦了一所中國科學院大學,校長是正部級,也是目前為止中國級別最高的大學校長。前段時間有一個新聞值得注意,一位搞生物的教授,施一公,沒評上中科院院士,在美國卻評上了科學院院士。

  最近有個外地的朋友向我谘詢,他的孩子高考想考到北京來,問我中國科學院大學怎麼樣,我聽了非常吃驚。印象中在合肥有個中國科技大學,真不知道還有個中國科學院大學。

  上網查了查,中國科學院悄然中真辦了一所中國科學院大學,校長是正部級,也是目前為止中國級別最高的大學校長。

  前段時間有一個新聞值得注意,一位搞生物的教授,施一公,沒評上中科院院士,在美國卻評上了科學院院士。以學術水平而言,在中國評不上科學院院士的人到美國卻能評上,我覺得是中國的體制問題。科學院本來應該是科學家相互認同的平台,並不是很龐雜的辦事機構,美國科學院院士在各自獨立的研究機構工作,不用把這些人全部集中到華盛頓,建幾棟大樓把院士們養在裏面。中國的體制就變成了衙門,要顯示其巍峨,所以就在各個地方建很多辦公樓,向中央編制辦要編制,有了編制就有經費,有了經費就可以辦很多事,更加證明其存在的必要。

  中國科學院大學現在已經開始招本科生,讓我覺得科學院現在幹的事情好像不是他們應該做的本分。中國科學院本來的初衷,是要代表中國科學的最高水平,但是,慢慢地卻把這些人拉到北京來,建幾棟大樓把他們都放到眼皮底下上班。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口號聽上去有道理,所以以重視科技的名義,中國科學院的經費和編制近年來都非常充裕,機構也越來越龐大。研究科學最好的方法不一定是坐在辦公樓裏,傳統的大學裏面有教授、博士生、研究生這樣的研究梯隊,是社會化的科研生態係統。但是科學院已經把這麼多人招來了,而且編制還在不斷增加,這些人放在這兒不利於研究能量的發揮,同時,在這種體制下,很多人閑着沒事幹,人浮於事,怎麼證明自己存在的必要呢?那就是辦一所大學,證明自己存在的理由,未來還可以辦校辦企業,實現科學技術轉化為生產力。

  培養基礎人才的大學本科教育,本來已經有了這麼多大學可以承擔,中國科學院一出手辦一個正部級的大學,在我看來,除了破壞中國高校之間自由競爭的制度,沒有任何存在的優勢。除了中國科學院有培養人才的能力,很多中央部委裏面也有很多人才,如果要培養軍事人才,就建一所中央軍委大學?培養外交人才,在外交學院之外再建一個外交部大學?中國美協培養美術家人才,就在美院之外再辦個中國美術家協會大學?

  如果真是為了中國科學技術的研究、傳播、轉化能夠有所提升,更好的方法是把中國科學院衙門性、大樓性的功能取消,還原科學家共同體的本意,讓那些效率不高的科研院所,或被高校兼並,或放手讓他們獨立運營,增加學術競爭,減少科學院作為一個衙門對中國科研資源的占有,而不是再辦一所正部級的大學。

  這個大學未來非常值得我們關注,很可能會成為一個笑話。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