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東方早報:城管制度需要係統性改革

6月3日起,一個「延安城管暴力執法」的視頻在網絡熱傳。原來,5月31日下午,陝西延安市城管監察支隊鳳凰大隊稽查一中隊對市區旅遊景點周邊流動商販進行例行檢查。但這十多年來,城管制度一直被視為權宜之計,其法律依據、人員編制、財政保障、執法規範等制度化建設,都沒有跟上時代。

  6月3日起,一個「延安城管暴力執法」的視頻在網絡熱傳。視頻內容是,數名身着制服的城管人員對一市民拳腳相加,側踢、飛踹等招式頻出,甚至在該市民已倒地的情況下,一城管仍跳起來,一只腳重重踏在該市民頭上。如此「踹頭式執法」在視頻裏至少出現了兩次。

  原來,5月31日下午,陝西延安市城管監察支隊鳳凰大隊稽查一中隊對市區旅遊景點周邊流動商販進行例行檢查。巡查至楊家嶺附近時,發現一自行車行違章將數輛自行車擺放在人行道上維修和經營,決定暫扣該車行違章擺放的車輛,遂引發糾紛。視頻中頭部遭踩踏的市民係自行車行老板劉國峰,目前他仍在醫院接受治療。

  上述視頻在網上流傳開來之後,輿論嘩然,人民日報等中央媒體也第一時間在各自的官方微博上轉發了這一視頻。6月4日延安市城管局就視頻內容解釋稱:踩踏市民的男子為「無正式編制人員」,另一個躺在地上、疑似耍無賴的黃衣女子也是「臨時工」。「臨時工」這一在一些責任事故中被用濫的借口再次祭出,引起輿論新一輪口誅筆伐,認為這是延安城管「金蟬脫殼」、回避責任。

  面對重重質疑,延安市政府6月5日下午作出通報稱,延安市城管局已將現場參與執法的6名協管員解聘,對延安市城管監察支隊數名負責人以及一名城管隊員進行了黨紀政紀處分;延安市公安局對2名涉嫌違法的現場執法人員給予了刑事和行政拘留。

  不具備資質的「臨時工」上街「執法」,收繳自行車不依法開具文書,本來已是行政違法;對已經倒地的當事人施以可能造成更大傷害的「踹頭」之舉,則逾越了任何執法應有的正當性。類似的城管暴力執法以及相關亂象,近年來在全國各地均並不鮮見。如在最近,5月25日,安徽省淮北市濉溪縣,一名高三學生因拍攝城管粗暴執法而遭城管圍毆,其後這名同學因完全沒有心情以及被打傷而放棄參加今年的高考;5月30日上午,遼寧撫順市高灣經濟開發區,十多名疑似綜合執法的男子群毆一名65歲的老人,有市民對現場進行拍攝,也被打斷手指。更有甚者,有的城管甚至「不懼」警力:6月3日下午,在廣州天河區一人行道上,十幾名城管與五六名巡邏輔警發生爭執,雙方各自站隊,都有人手持手機向對方拍照。

  類似涉及城管的負面消息,甚至已多到失去新聞性的嚴重程度。對城管執法的如此亂象,不能再頭痛醫頭、敷衍了事,唯有對城管進行係統改革,才能加以徹底解決。

  1990年代中期之後,伴隨着中國的快速城市化,城市治理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無證擺攤、違章建築等問題頻出;工商、衛生、環保等部門各自執法,效率低下,形成了所謂「七八個大蓋帽,管不住一頂破草帽」的局面,「綜合執法」正是在此背景下誕生的。1997年,北京宣武區成立了城管監察大隊,我國第一支城管隊伍就此誕生,之後城管隊在各地紛紛建立。

  但這十多年來,城管制度一直被視為權宜之計,其法律依據、人員編制、財政保障、執法規範等制度化建設,都沒有跟上時代。《行政處罰法》裏模糊的「相對集中行政處罰權」,是目前城管執法唯一的、單薄的法律依據。城管在現行體制內既缺乏財政保障,又缺乏編制保障,因此城管執法人員來源魚龍混雜,甚至直接使用「臨時工」街頭執法,導致暴力事件頻出,這又進一步妖魔化了城管。而且城管本身編制隸屬混亂,往往市區、街道都有城管隊伍,管理權重疊,讓執法對象莫衷一是。如不徹底理順城管機制,對積弊日深的城管制度重新洗牌,城管暴力執法以及暴力傷害城管的悲劇就還會重演。

  打人事件曝光之後,延安市城市管理局的官方網站首頁,突然顯示「網站正在建設中」。這完全是鴕鳥式的回避問題的做法。事實上,城管執法的問題一直在那裏,多年來一直處在輿論的漩渦中,根本不容回避。

  唯有徹底規範城管執法,實施立法、編制、招錄、監督渠道等全方面改革,才能終結目前混亂的城管機制,才能徹底告別目前這種低質量的城市管理局面。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