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房清江:治理「臨時工」執法應完善制度壁壘

「合同工」、「臨時工」執法現象今後有望在廣東杜絕。「合同工」、「臨時工」執法現象帶有相當的普遍性,本身就值得思考。除了這些原因之外,也不排除有些地方使用「合同工」、「臨時工」是用來「背黑鍋」。

  「合同工」、「臨時工」執法現象今後有望在廣東杜絕。《廣東省法治政府建設指標體係(試行)》6月1日起施行,要求依法確定行政執法資格,落實行政執法主體合法性審查和行政執法人員資格管理制度,加強行政執法隊伍管理,杜絕合同工、臨時工等無執法資格人員上崗執法(6月5日《人民日報》)。

  「合同工」、「臨時工」執法現象帶有相當的普遍性,本身就值得思考。究其緣由有幾個方面:

  一是從法規地位上講,具體執法行為人,是執法主體機關委托的關係,也就是說誰來執法,代行的是具體機關的權限。然而,誰有資格來執法,執法人員資格與執法主體之間有沒有排他性,目前的規定比較模糊。這就給「合同工」、「臨時工」執法留出了法規的缺漏。

  二是從授權的程序來看,行政執法人員確實實行了資格管理,但是資格管理的授權由省級人民政府來執行,人員身份如何申報與核定,在操作層面上存在諸多環節,不排除一些部門和機關在「有人可用比受制於身份好」的思維主導下,模糊人員身份,申報和獲取執法資格。

  三是從現實的角度來看,行政執法部門由公務員構成,在許多地方公務員在龐大的行政執法中,一方面是人員偏少,另一方面受隊伍的年齡結構、人事制度等制約,不得不通過突破身份界限,選擇相對年輕的群體來執行具體的執法行為。比如,很多的基層公安部門,承擔外圍龐雜的執法任務的都是協警,一者因為警察隊伍老化,二者因為城市壯大後對警務力量的需求增大,與之相對應則是隊伍代謝的滯後,有的地方編制與人事權在省一級公安部門。

  當然,除了這些原因之外,也不排除有些地方使用「合同工」、「臨時工」是用來「背黑鍋」。

  根治「合同工」、「臨時工」執法現象這一現象,既要從法治的角度,厘清行政執法主體與具體執法人員資格之間的關係,確立不具資格執法人員執法無效的準則,並納入到行政訴訟法與行政監察法,對具體行政執法的制約設計中去。同時,要大力推進政府機構改革,推進人事制度改革,解決人浮於事,挑肥揀瘦的問題,防止把行政執法當成工作負擔,推給不恰當的人員。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