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以生命的名義 全面排查安全「頑疾」

吉林德惠市寶源豐禽業公司「6·3」特別重大燃燒事故,目前造成119人遇難,70人受傷。吉林德惠「6·3」火災事故,給所有勞動密集型企業和其他類型企業、單位、人員密集場所、各類公共場所都敲響了一記警鍾。

  吉林德惠市寶源豐禽業公司「6·3」特別重大燃燒事故,目前造成119人遇難,70人受傷。黨中央、國務院對此事高度重視,國務院已成立特別調查組展開調查。最高人民檢察院已派員趕赴事故現場,與當地檢察機關查處事故可能存在的失職瀆職犯罪。

  對德惠火災事故原因的調查仍在進行中。初步可以肯定的是,寶源豐公司使用的液氨出現泄露,發生爆炸並引發大火,由於事發車間的門被反鎖,工人疏散不及並發生擁擠踩踏,造成特別慘重的人員傷亡。據報道,寶源豐公司為了「方便管理」,在上班時間將大部分車間門關閉,以防止工人隨意走動「擾亂工作秩序」。因「封閉式管理」導致消防通道及安全疏散通道嚴重不暢,當是造成這次火災遇難人數巨大的重要原因。

  「封閉式管理」是我國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的普遍做法。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各地屢屢因「封閉式管理」堵塞安全門、「逃生門」釀成安全責任事故。然而,這種嚴重違反安全生產管理制度,同時涉嫌侵犯員工人身權利的管理模式,至今在許多地方仍然被大量采用。每一次安全責任事故發生後,盡管有關地方和部門采取緊急措施,迅速開展安全生產專項治理,排查、整治有關領域、行業和人員密集場所的安全隱患,但這些工作大多停留於一時一地,死難者以生命為代價換來的慘痛教訓,並沒有引起有關地方、部門和單位的足夠重視和警醒。

  這裏面既有勞動密集型企業安全生產意識淡漠,一味壓縮生產管理成本,心存僥幸沿用「封閉式管理」的原因;也有安監、消防、勞動監察等職能部門履職不力,對企業安全生產監管不嚴,導致企業生產相關環節隱患重重,長期「帶病」生產、違法生產的原因。並且不排除個別監管人員拿了企業的好處,在監管履職中睜只眼閉只眼,甚至充當問題企業的「保護傘」。

  為此,對德惠「6·3」特別重大燃燒事故的調查處理,重點應當放在兩個方面。一是調查寶源豐公司作為安全生產責任主體,其法人代表、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和作業工人等相關人員,分別應對事故承擔什麼責任,並據此給予相應的法律追究。二是調查當地政府和有關職能部門作為安全生產監管主體,在針對寶源豐公司的監管履職中,是否存在違紀違法和失職瀆職的犯罪行為,是否存在收受賄賂、權力參股等權錢交易腐敗。如果查實確有上述行為,必須依法依規嚴厲究責,對涉及刑事犯罪的必須課以刑責。

  此外,不少勞動密集型企業都像寶源豐公司那樣,采取了「封閉式管理」模式,大多數普通職工只能無條件地被動接受。這從一個側面表明,勞動密集型企業治理結構存在重大缺陷。顯而易見,只有企業職工作為利益相關者參與管理,才能對企業安全生產管理形成有力的監督制約,企業執行安全生產管理制度才不容易打折扣,職工的勞動條件和生命財產安全才有堅實保障。必須補上職工參與安全生產管理這塊「短板」,勞動密集型企業才可望形成均衡、安全的治理結構。

  吉林德惠「6·3」火災事故,給所有勞動密集型企業和其他類型企業、單位、人員密集場所、各類公共場所都敲響了一記警鍾。目前,各地已進入火災和其他安全責任事故的高發季節,安全生產的責任和壓力空前加大。各級政府、職能部門應以德惠「6·3」火災為警示,組織礦山、道路交通、建築施工、商貿領域行業以及商場、學校、娛樂場所等單位開展安全生產檢查,排查容易引發火災、礦難、交通事故、建築物垮塌、人員擁擠踩踏等各類事故的安全隱患,大力強化督察監管和問責處理,形成全方位、多層次治理安全生產的常態機制和長效機制。

  每起事故都必須查明原因和真相,依法嚴厲究責懲處,必須認真汲取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沉重教訓,痛定思痛,舉一反三,完善責任主體、監管主體、參與主體相互制約協調的安全生產治理機制,把安全責任事故發生率和損失降到最低。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