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唐志軍:中國大學怪狀之亂象橫生的論文發表市場

  近年來,我陸續寫了一些經濟學學術論文和隨筆,在投送到一些期刊和報紙,期待發表時,卻遇到了許多讓我哭笑不得和憤慨慨萬千的亂象。為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論文發表市場之亂象,以便匡正學術正義和促進學術進步,我將在這裏列舉中國論文發表市場的多種亂象。

  亂象一:導師充當學霸

  我的許多讀博士的朋友告訴我,即便其導師對於論文創作毫無貢獻,但在投稿時,他們的導師也常常會要求掛名第一作者;更有甚者,如果學生不願意掛導師為第一作者,則不僅會受到其導師的千般詰難,甚至使其不能順利畢業。另外,一些刊物也會以導師署名第一作者、學生為第二作者為條件來發表論文。

  然而,與國內的情況相左的是,國外的導師一般不要求在學生的論文上掛名,更不要求掛名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而且,國外期刊對於作者的排名要求是按其姓氏開頭的字母進行排列,而無特別的第一作者第二作者的要求,只要是論文作者,就視其貢獻是同等的,而非國內的認為第一作者做出了主要貢獻,第二作者的貢獻是次要的。

  亂象二:期刊「勢利眼病」嚴重

  這裏的「勢利眼病」是指一些文章質量明明一般,某些期刊卻因為其作者是博導/教授或名校之徒而發表了;而另一些文章的水平明明較高,卻因為其作者只是講師或其他低職稱或非名校出身,卻不能發表。在與多名教授的交談中,我獲知目前國內的刊物「勢利眼病」流行――只認作者是不是「名人」而不認文章的質量。一些文章雖然水準一般,但因為對方是名校教師就發表了;而一些文章水平確實不錯,但因為作者是一所二、三流大學的教師,且不是博導或教授,所以某些編輯根本連看都不看就把他們的文章「槍斃」了。

  亂象三:文章要限制字數

  近期,我寫了一篇關於中國轉型方面的文章,是從一個較新的角度切入的。為透徹闡明觀點,我進行了較詳細的論證,並引用了較多的數據資料,因而文章篇幅較長,達到了27000多字。完稿後,聽取了許多專家的建議並進行了多次修改。而後投到了《xx》雜志。《xx》雜志在進過盲審後認為該文具有一定的原創性思想並切合了中國的改革進程,同意采用。但要求我將文章字數刪減到12000。從27000字刪減到12000字,其難度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文章的一些精彩之處、引用的數據資料都必須大大刪減,文章的價值也受到較大削弱。在與編輯討價還價、說明理由後,編輯答應保留14000――15000字。可即便如此,我還是深感可惜和惘然。

  與此相對照的是,在我閱讀國外的文獻時,發現大名鼎鼎的《American Economic Review》、《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等眾多的刊物經常發表一些長達50甚至70頁以上的論文,多數論文也在20多頁!我們知道,一篇具有較大原創性的文章,沒有相當長的篇幅是不可能論述透清晰、透徹的。尤其是嚴格按照現代學術文章的格式進行寫作的經濟、金融類論文,在完整地進行文獻綜述、模型建立、進行實證、提出進一步研究的方向和加入參考文獻後,往往都長達20頁以上。區區的12000字何以能夠?而國內的有些刊物更加苛刻,要求的字數僅在8000甚至是6000以下!如果按此要求,科斯的偉大的《企業的性質》、《社會成本問題》,張五常的《公司的合約性質》、斯蒂格裏茨的《不完備信息市場中的信貸配給》等開創性文章無論如何是不能在國內的這些期刊發表了,因為這些論文字數都在25000以上!

  亂象四:大肆收受版面費

  在我的Email郵箱中,經常會收到一些所謂的「核心經濟類期刊」的約稿email,郵件內容大致相同,為:「《xx》雜志是由中國xx主辦的國家級核心期刊……國內外公開發行,中國期刊網全文收錄……本刊融政策性、權威性、指導性、實用性為一體,並緊盯理論前沿,傳播國內外經濟動態和信息……歡迎您的投稿!」帶着疑惑,某一天,我花一個小時胡亂拚湊了一篇文章分別投到這些所謂的「核心期刊」以檢驗其水準。投稿後的第三天,就收到了上述各家期刊的回複,說:「您的稿件已通過我刊的審閱,我刊將在近期安排發表……但我們需要收取一定的版面費,請您將文章字數壓縮到6000以下,並於近期將xxx元的版面費寄到我刊xx先生/女士收。」看着回複,我頓感窒息和眩暈!胡編亂湊的一篇文章居然被采用了!而且只用了三天的審稿時間!居然還是「核心期刊」!為進一步了解這些所謂的「核心期刊」,我專門到圖書館查閱了這些「核心期刊」裏面刊載的文章,很多都是用鼠標加鍵盤拚湊、剪貼、複制的垃圾!沒一點創新,而且很多文章邏輯不通!

  與此相對照的是,國內一些公認的高水平、但不收報名費的經濟類期刊,卻多年未進入核心期刊和cssci期刊行列。這些期刊包括《經濟學(季刊)》、《新政治經濟學評論》、《制度經濟學研究》、《產業經濟評論》等等。

  亂象五:匿名審稿制名不副實

  從投稿中,我了解到國內大多數期刊未推行匿名審稿制。某些刊物的編輯根本不是專業人士,但卻充當了審稿人角色,而且,一般的,國內的很多期刊為節約成本,一個編輯會承擔幾個方面的論文的審稿,既要還要審信息經濟學類、新制度經濟學類、還要審計量經濟學、企業理論、宏觀經濟學類、甚至是金融類、管理類的論文,其審稿的水平可想而知。

  另外,即便一些刊物進行所謂的匿名審稿,其審稿程序也不規範。我曾擔任過兩個比較知名的經濟內刊物的匿名審稿人。在審稿中,我斃了兩篇文章,因為那兩篇文章毫無原創性可言。但後來卻發現,那兩篇文章居然都發表了!所以,我把那兩個刊物罵了一通,然後辭了匿名審稿人這一職務。真搞不懂,既然搞了匿名審稿人制度,為什麼不尊重審稿人的意見?

  亂象六:只重模型而不重思想

  翻開目前的國內所謂的最有份量、級別最高的經濟、金融、管理類期刊,就可以發現裏面充斥的都是含有數量模型、回歸計量範式的論文。我曾花較大力氣和較長時間來研讀這些論文,發現其中多篇論文思想平淡無奇、邏輯混亂、因果不分、內容空泛、偏離真實世界。我曾經撰寫過幾篇得到了國內多個經濟學家肯定的、純文字的、但富有思想的文章,把這些文章投到某些刊物時,最終卻被退回。理由是:沒有用數理模型來表達這些思想。

  我並非是否認實證建模之重要,相反,我認為數量模型、計量回歸對於進行經濟研究非常重要,而且自己也經常使用。我的觀點是,論文論文,論以成文,首要在其「論」。也就是論文最重要的是它所體現出來的學術思想。數據圖表之流皆為文之皮毛,甚或皮毛外的裝飾物,只有文章的思想軌跡、分析方法,那種創新,才是內在的血肉精華。而數計模型的應用只是為了更好的表達論文的思想。而我國目前的狀況是:模型用的過濫過火,多數文章只為模型而模型,只為計量而計量!

  亂象七:代寫代發論文流行

  前段時間,我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要我給他代寫幾篇論文用於發表,報酬優厚。礙於面子,我未當面拒絕他,只對他說工作和學習忙,而且水平低,可能幫不了他。雖然,搪塞過去了,但心中淒淒然,對我國的論文發表市場的混亂和道德缺失而痛心疾首。一個朋友曾對我說,他買了一篇論文,「買回來的論文看都看不懂。但我把論文交到指定發表的雜志社時,編輯只是望了一眼,就說:『不錯不錯,等着發表吧』。後來真的發表了,我把原件和複印件交到人事部門時,他們也沒問一句……就這樣,我糊裏糊塗地評上了中級職稱。」另外,據我了解,一些高校的領導,自己基本不做文章,其文章基本上由青年教師或其學生代做。

  亂象八:關係稿泛濫成災

  據我調查,基本上,國內的大多數期刊,關係稿占據了半壁江山。即便是一些頂級期刊,或冠上「匿名審稿」的期刊,其關係稿也不在少數。前面所說的,我曾給兩個「匿名審稿」的知名期刊審稿,並把其中的兩篇文章斃了,但最終這兩篇文章還是發表了。我後來查了一下,發現,那兩篇文章的作者都是那兩個期刊所在學校的教師!試想,這不是關係稿嗎?

  亂象九:政治掛帥

  按理說,政治是政治,學術是學術。政治不能隨便侵擾學術的領地,更不能侵蝕學術的純潔性。然而,國內的大多數社科期刊,都奉行政治掛帥,政治正確成了檢驗文章水準的第一標準。在此標準下,許多原創性的、代表學術發展前沿的文章被毫不留情地斃掉;而許多毫無學術水平,卻大叫各種口號的文章卻成了頭版頭條!

  中國的論文發表市場的諸多「亂象」深刻地反映了我國學術論文市場制度設計的不合理、不完善以及運行中的不規範、不潔淨。期待我國的論文發表市場能夠盡快的健全、完善起來,能真正抑制學術腐敗、杜絕諸多阻礙學術市場良性發展的不合理因素,還廣大學人一片潔淨的、高效的、真正體現學術水準的領地。否則,中國永遠出不了原創性的、大師級的、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專家學者;中國的學術純潔和文化繁榮也將是南柯一夢!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