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傅達林:公務員聘任制須完善程序細節

  應着眼於聘任制的程序設計予以立法完善,以公開化機制擠壓暗箱操作的可能空間,確保公務員聘任制的公平屬性。

  北京市將首次以聘任制面向全國公開招聘6名公務員,擔任市科委、交通委和經開區管委會三部門的高級主管職位,年薪不低於20萬元,引起關注。

  從目前看,聘任制主要還是立足行政體係自身需要。無論是公務員法當初的立法設計,還是實踐中各地的謹慎試行,聘任制作為公務員選任的一種輔助性方式,重在滿足現代社會對政府公共服務提出的新需求,以彈性的合同管理取代剛性的身份保障,通過績效評估確保公務員能力水平因應時代需要。但是對於社會而言,聘任制更廣泛的意義在於,它破除了傳統公務員的「終身制」,給體制外的人以進入公務員階層的平等機會。這種蘊含其中的公平性訴求,乃是社會對聘任制的希冀所在。

  近年來,公務員招聘環節事故頻發,尤其是權力的暗箱操作,導致「蘿卜招聘」層出不窮。與當初實行公務員考試改革一樣,聘任制也旨在打通社會人力資源與國家公務員階層之間的障礙,防止公務員階層固化為狹隘的利益集團。但是,同樣值得警惕的是,在這種良好的目的之下,聘任制會不會也像以往一樣曝出「蘿卜招聘」之類的事?會不會也淪為某些人的又一次「盛宴」?

  事實證明,任何改革都可能因觸動利益而發生變質的危險。要確保聘任制的公平屬性,防範權力幹擾人才向公務員階層流動,關鍵是在程序上引入民主化機制。以往被曝的「蘿卜招聘」,因基本處於某些機構內部封閉化運作,外部民主監督的缺失,使得選任的公開性平等性嚴重不足。據了解,北京此次招聘分為報名、資格審查、考試測評、考察、體檢、公示、審批、辦理聘任等環節。應當說設計這些嚴密而繁瑣的環節,正是為了保障聘任的公平公正,但理論上並不能排除蘊含一定權力操控空間的可能。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裏,程序上的極細微疏漏,都可能在實踐中傷及聘任制的公平內核。

  因此,在各地實踐的基礎上,應着眼於聘任制的程序設計予以立法完善,不僅進一步明確聘任的崗位範圍、福利待遇、爭議仲裁、司法救濟等,更要從規制權力、彰顯民主的角度,就聘任程序、辭退機制等作出更加完善的規定,以公開化機制擠壓暗箱操作的可能空間,確保聘任制的公平屬性。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